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2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原油飙涨 再通胀交易潮起

陈植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油价助推全球再通胀

    4月26日,伦敦布伦特、纽约WTI原油期货价格每桶分别升至74.71美元和68.64美元,均创下2014年11月以来的高点。同日下午,国家发改委发布消息调涨国内汽、柴油价格,每吨分别提高255元和245元,迎来年内最大幅度上调。

    这轮地缘政治风险引发的油价上涨让产油国、对冲基金、油企,都赚得盆满钵满。在26日发布一季度财报的油企也纷纷亮出骄人的业绩,壳牌同比增长高达67%,中石化则成功减亏54亿。国际对冲基金跟风买涨热情也居高不下,同时推动着再通胀交易卷土重来。持续上涨的油价总是会带来产油国的储蓄盈余,这些石油美元的入场将会带来资金信贷投资活跃,进而带动需求新一轮增长与通胀压力上升。随着油价飙涨导致美国通胀率持续上涨,美联储很可能转而提速加息步伐,截至4月26日19时,美元指数已经创下今年以来的最高点。(林虹)

    

导读

    持续上涨的油价总是会带来产油国的储蓄盈余,这些石油美元的入场将会带来资金信贷投资活跃,进而带动需求新一轮增长与通胀压力上升。

    

    截至4月26日20时,美国NYMEX原油期货徘徊在68.66美元/桶,离一周前创下的年内高点69.56美元/桶仅有一步之遥;英国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徘徊在74.91美元/桶,不断逼近周二创下的年内高点75.46。

    眼看着全球两大原油期货价格双双再度回到70美元区间,有着“新债王”之称的美国对冲基金DoubleLine Capital创始人Jeffrey Gundlach也开始怦然心动。

    在近日举行的对冲基金行业盛会——Sohn年度投资论坛上,Gundlach坦言自己正在做多SPDR S&P石油与天然气勘探与生产(XOP)ETF,因为他相信在下一轮经济周期中,以原油为主的大宗商品价格将回归上涨轨迹。

    “其实,近期看涨油价的对冲基金不在少数。”4月26日,盛宝银行(Saxo Bank)大宗商品策略师Ole Hansen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随着美国空袭叙利亚引发输欧原油管道损坏风险,加之伊朗核协议生死未卜导致市场担心伊朗原油出口量骤降,近期地缘政治风险事件正“主导”油价持续攀升,令越来越多对冲基金渴望通过买涨油价获取巨额回报。

    本周,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Alexander Novak)认为,尽管这个价格从供需基本面而言不够合理,但4月份油价仍可能触及80美元/桶。

    此番言论则令对冲基金买涨热情进一步高涨。

    “事实上,油价飙涨正在推动再通胀交易卷土重来。”Ole Hansen直言。这背后,是产油国、对冲基金、投资银行围绕油价打着各自的算盘。但这也令越来越多机构担心——油价持续飙涨令全球经济正遭遇衰退隐患,令全球央行货币政策收紧步伐再添变数。

    对冲基金开启跟风炒作潮

    令美国对冲基金Sprott US Holding首席投资官Rick Rule没想到的是,这轮油价上涨潮涌,竟然发生在特朗普指责OPEC人为操纵油价之后。

    “原以为油价会应声下跌,但没想到过去两周油价却一反常态持续飙涨。”4月26日他向记者直言。究其原因,尽管原油供需基本面没有发生巨大变化,但地缘政治风险事件迭起令原油风险溢价持续飙涨——先是美国空袭叙利亚引发输欧原油管道损坏风险,紧接着伊朗核协议生死未卜导致市场担心伊朗原油出口量骤降,本周也门胡塞武装组织向沙特重要的原油运输港口发射两枚导弹,再度令金融市场担心未来一段时间沙特原油出口量骤降。

    “从没见过如此多的地缘政治风险事件在同一时期接连爆发。”4月26日Rick Rule向记者指出,这令原油的地缘政治风险溢价从原先的7-8美元直接跳涨至15-20美元,直接激发全球油价过去两周持续大涨。

    油价的飙涨,很快吸引大量对冲基金开启跟风炒作潮。

    据CFT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4月17日的当周,以对冲基金为主的资产管理机构较前一周增加1475.5万桶原油净多头头寸,令整个原油净多头头寸规模上涨至年内高点4.3亿桶。

    推动油价上涨的不仅是对冲基金,原先一直以空头形象出现的原油生产贸易商也突然“加入”多头阵营。

    CFTC数据显示,4月17日当周原油生产贸易商分别增加了2153.1万桶原油多头头寸与2179.8万桶原油空头头寸,多空基本平衡。

    “这种状况不同寻常。通常当对冲基金大举增加原油期货多头头寸且油价飙涨时,原油生产贸易商会选择逢高建立大量净沽空头寸锁定价差收益。”Ole Hansen直言。

    在过去两周油价快速上涨期间,市场传闻沙特正积极联系其他OPEC产油国,在6月初举行的OPEC会议上延续当前限产协议,以此打破部分投资机构对油价突破60美元令OPEC产油国结束限产协议的猜测。

    这无形间激发对冲基金更大的买涨热情。比如Jeffrey Gundlach表示自己还在寻找更具升值潜力的能源类股票,希望从油价上涨中获得更高的回报。

    “这或许也是特朗普指责OPEC人为操纵油价的原因之一。但目前而言,在众多地缘政治风险事件迭起的压力下,他的言论很难成功压制油价涨势。”Rick Rule认为,即便4月25日美国最新数据显示——截至4月20日当周的API原油库存意外增加109.9万桶(至4.291亿桶),也难以阻止油价在短暂回调后又重回涨势。

    他表示,对冲基金之所以要助推油价突破80美元/桶,实质有着自己的算盘——随着去年底以来美元大幅下跌,这些对冲基金纷纷买入看涨油价突破80美元/桶、存续期限3-6个月的原油看涨期权,如今他们趁着这些题材“拼命”拉涨油价,目的就是让这些期权成功行权,获取更可观的套利回报。

    再通胀交易活跃

    值得注意的是,油价飙涨正推动再通胀交易卷土重来。

    所谓再通胀交易,主要是全球投资机构趁着通胀预期重新升温,大举买涨欧美股市、房地产、大宗商品、债券等金融资产,引发全球资产价格进一步上涨。

    4月20日,摩根大通宏观分析师Nikolaos Panigirtzoglou发布最新报告指出,此次再通胀交易的最大幕后推手,将是“钱袋”日益宽裕的产油国。

    据摩根大通统计,2016年油价处于最低点27美元时期,全球产油国的石油相关收入一度跌至约8000亿美元,导致各个产油国不得不“缩衣减食”减轻财政赤字负担,没有闲置资金投资全球金融资产,因此过去两年他们至少削减了约1600亿美元的全球股票投资,以及800亿美元的全球债券投资额。

    如今油价迅速重回70美元上方,这些产油国随着石油出口收入骤增,又开始变得“阔绰”起来,纷纷在全球金融市场四处买入各类金融资产“保值增值”。

    高盛大宗商品研究部门主管Jeffrey Currie4月26日对此直言,过去十五年资本市场运作经验表明,持续上涨的油价总是会带来产油国的储蓄盈余,这些石油美元的入场将会带来资金信贷投资活跃,进而带动需求新一轮增长与通胀压力上升。

    “这令对冲基金不愁找不到买家抛售自己手里高估的全球股票与房地产。”Rick Rule4月26日分析说。

    在他看来,这也吸引不少对冲基金纷纷押注美元上涨。究其原因,随着油价飙涨导致美国通胀率持续上涨,美联储很可能转而提速加息步伐,导致美元利差优势在短期内进一步扩大。

    受此影响,截至4月26日19时,美元指数反弹至91.12附近,创下今年以来的最高点。

    但不少金融机构对此持反对态度——当油价持续徘徊在70美元上方,将对美国经济增长构成负面压力,若油价触及80-100美元/桶,美国经济或将因高通胀面临衰退风险。

    “特朗普之所以指责OPEC人为操纵油价,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不想看到高油价对美国经济增长构成负面冲击。”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大宗商品策略主管Bart Melek4月26日表示。

    德银分析师Alan Ruskin则发布最新报告表示,油价飙涨在抬高市场通胀预期同时,正悄然对美国国债收益率构成新冲击,进而影响更多资产类别的估值。具体而言,若美国国债实际收益率与通胀保值债券收益率(TIPS)保持正相关性,那么全球油价再上涨5美元,TIPS债券收益率还得再上涨10个基点,进一步推升10年期美债收益率稳定在3%上方。

    “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保持在3%以上,则意味着美国股市将遭遇新的下跌压力。若美国金融市场因此出现泡沫破裂迹象,美联储是否鉴于通胀率上涨预期而提速加息步伐,存在着较大不确定性。”他指出,这势必影响其他国家央行跟进收紧货币政策的步伐。(编辑:林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