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2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善林金融启示:清理线下理财骗局须合力

谢水旺

本报记者 谢水旺 上海报道

导读

    “清理线下理财公司工作由工商、金融办、公安等部门负责,缺乏有效协调机制,工商只能核查业务经营范围,金融办没有执法权,一般在机构负责人自首、投资者举报或发生兑付风险的情况下,公安机关才会介入。即使投资者举报,公安收集证据,也比较复杂。”中部某地金融办负责人坦言。

    

    4月,善林金融事件发生突然,上海警方定性“庞氏骗局”,涉案金额600余亿元。

    4月24日晚间,上海市公安局披露,4月9日,善林金融实际控制人周伯云向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自首,称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向社会不特定公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产生巨大资金缺口致使无法兑付投资人本息。

    公安机关随即开展调查。截至发稿时止,“善林金融”法定代表人周伯云、执行总裁田景升、“幸福钱庄”负责人陶剑勇等8人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已经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执行逮捕。

    4月26日,上海锦天城律所律师曾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更应该思考善林金融背后的线下理财公司模式。

    《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强调,资产管理业务是指银行、信托、证券、基金、期货、保险资产管理机构等金融机构接受投资者委托,对受托的投资者财产进行投资和管理的金融服务。“29号文”表示,资产管理业务作为金融业务,属于特许经营行业,须纳入金融监管。

    线下理财公司商业模式问题多多

    近年来,互联网金融兴起,但参与机构质量良莠不齐,鱼龙混杂,非法集资事件在全国范围内蔓延,部分涉及金额甚至高达百亿元,影响巨大。

    “本地区最为突出的问题,是个别机构打着金融创新的旗号,涉嫌搞非法集资。”广州市金融工作局局长邱亿通曾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坦言。

    比如上海,自2015年以来,陆续发生了大大、快鹿、中晋、善林金融等多起大案。

    事实上,曾峥认为:“虽然也有P2P平台跑路,但这几个平台实际上多是线下理财公司,资产项目和资金流向不透明,信息披露和适当性匹配制度欠缺,且投资者多为中老年人,涉及金额庞大,线下理财公司不能和P2P平台划上等号。”

    早在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等四部委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指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在互联网、固定电话、移动电话等电子渠道以外的物理场所只能进行信用信息采集、核实、贷后跟踪、抵质押管理等风险管理及网络借贷有关监管规定明确的部分必要经营环节。

    也就是说,P2P平台不能在线下门店等物理场所募集资金,理财业务回归线上。

    而线下理财公司则不同,比如善林金融,上海市公安局披露,自2013年10月起,犯罪嫌疑人周伯云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在全国开设1000余家线下门店,招聘员工并进行培训后,通过广告宣传、电话推销及群众口口相传等方式,以允诺年化收益5.4%至15%不等的高额利息为饵,向社会不特定公众销售所谓的“鑫月盈”、“鑫季丰”、“鑫年丰”、“政信通”等债权转让理财产品。

    “线下理财公司基本多是非法集资,不允许做。”中部某地金融办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峥表示,线下理财公司的商业模式存在很大问题,其真实的收益难以覆盖巨额的门店开支和人员成本,很容易偏向资金池。

    然而,恒昌财富、银谷财富、冠群驰骋、信和财富等机构亦曾运营线下理财业务,尽管部分公司人士称“已转型线上”,但业内人士称仍然无法完全摆脱线下。目前线下理财公司这么多,且相关的非法集资事件层出不穷,又是为何?

    “有客观因素,也有主观因素。客观因素是,清理线下理财公司工作由工商、金融办、公安等部门负责,缺乏有效协调机制,工商只能核查业务经营范围,金融办没有执法权,一般在机构负责人自首、投资者举报或发生兑付风险的情况下,公安机关才会介入,即使投资者举报,公安收集证据,也比较复杂。”上述中部某地金融办负责人坦言。

    其续称,主观因素则是,虽然每年金融办都有开展“打击非法集资宣传月”活动,且大家都签了不参与非法集资的承诺书,但在高收益面前,还是有人参与。在他看来,应以教育投资者,让其认清非法集资为主。

    监管剑指非持牌机构

    值得一提的是,善林金融不单纯只是线下理财公司,也有部分线上业务。

    经警方调查,“善林金融”采用传统的门店推销与互联网营销相结合的“线上”、“线下”交易模式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自2015年2月起,犯罪嫌疑人周伯云又在互联网上开设“善林财富”、“善林宝”、“幸福钱庄”、“广群金融”等线上理财平台,对外大肆销售非法理财产品,涉案金额600余亿元。

    “理财平台众多,风险很大。正常的公司一般重点布局一个平台。”华东一家互金公司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除了线下理财公司,线上理财也有诸多风险,特点有所不同。

    比如,今年1月,南京多个理财平台关停,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走访调查发现,小生优服、蛙宝网等理财平台的模式呈现新特点,比如部分平台没有资金投向;以短期高收益通过互联网(比如社交网络)宣传;投资者多为年轻人,包括白领,有人明知是骗局却抱有侥幸心态;有使用信用卡套现甚至贷款投资等高风险行为。

    而今年4月,监管下发了《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整治办函[2018]29号,简称“29号文”),有望解决互联网资管乱象。

    “29号文”强调,依托互联网公开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须取得中央金融监管部门颁发的资产管理业务牌照或资产管理产品代销牌照。

    “29号文”的作用开始发酵。比如,互联网理财平台“立马理财”宣布平台自4月23日起暂停新增理财业务。

    (编辑:闫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