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2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中国患者海外求医:麻省总医院就医DIY“指南”

卢杉

    本报记者 卢杉 波士顿报道

    假如一名中国癌症或重症病患者想要到美国排名前五的医院治病,他/她需要怎么做?

    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患者可以选择海外医疗中介机构,如近年来势头强劲的盛诺一家、厚朴方舟、美家海外医疗等,以及针对各式专科如医美、辅助生殖的服务机构。

    海外就医的障碍来源于高昂费用、对专业医疗知识的匮乏、语言障碍、不熟悉的异国环境、签证、行程规划等问题,这也是海外医疗中介兴起主要原因之一。

    但中介费同样高昂,患者如果想省掉这笔数万甚至十数万元费用,自行规划海外就医行程,应该做哪些工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4月中旬走访了位于美国波士顿的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简称MGH),体验了一次完整的就医流程。

    中国患者DIY

    要去美国就医,第一步是挑选适合的医院。

    患者可参考《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每年发布的美国最佳综合医院排名以及各专科医院排名。

    此次记者走访的麻省总医院成立于1811年,官方介绍其为全美最大的研究型医院,也是哈佛医学院最大的教学医院,医生几乎都担任大学教授,同时也培养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在上述最佳医院榜单中常年排名前五位。

    麻省总医院提供的治疗几乎包含所有科室。医院下属五个多学科护理中心,在治疗癌症、消化系统疾病、心脏疾病、血管疾病和器官移植方面创新较多。每年投入超过7.5亿美元的年度研究预算,开展全美最大的全院规模的医疗科研计划,参与者来自20多个临床科室和中心,为患者提供最新的治疗手段和临床试验。

    波士顿汇聚了大量产学研资源并拥有良好互动,麻省总医院及其下属儿童医院,哈佛大学、麻省理工以及其他高等院校使医疗和科研资源高度集聚,为最前沿的转化医学和临床治疗提供了保证。

    在选定医院后,第二步,致电或邮件向医院的国际患者中心进行咨询和预约。随着国际患者数量的逐年增长,诸如麻省总医院、梅奥诊所、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等都设立了专门为国际患者服务的部门。

    而国际患者也可以不通过该中心,与本地人一样直接到医院注册、预约医生,“但如果你直接飞抵波士顿,走进这家繁忙的大医院,未必能立刻找到有空的、合适的医生,可能还面临语言、专业、保险等问题。”麻省总医院国际市场经理Maretta Y Sliverman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介绍,国际患者中心会要求患者提供英文病历及相关信息,安排专科医师根据患者病历给出诊断或建议治疗方案,以及相关的费用情况表。

    “我们没有与医疗中介机构签约合作,但欢迎从各个渠道来到医院的病人。我们在中国也开通了微博,目前大多数病人还是通过网站预约。”MGH国际及专科医疗服务部运营经理Elizabeth Folan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很多年前就有世界各地的病人到MGH求医,“国际患者的要求与本地患者有诸多不同,比如患者致电某一科室咨询就医流程,对方很可能不清楚具体事宜,于是十年前我们成立了国际患者中心。”

    目前每年有成千上万的国际患者来到麻省总医院,大部分是癌症、神经系统、心血管以及各种疑难杂症,“中国患者每年也有好几百人,多集中在肺癌、乳腺癌等病种。”

    第三步,确定了就诊时间后,患者来到麻省总医院,国际患者中心会安排一位协调员帮助其登记注册。患者先到全科诊室进行初步信息收集及检查,全科医生根据情况再将其转到相应的专科医生或癌症中心,进入下一步预约和治疗流程。

    “这个协调员会全程跟随患者。美国患者一般都有对自己情况很熟悉的家庭医生,可以帮忙安排转诊和预约医生。”MGH国际及专科医疗服务部业务分析师Serena Huang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但国际患者没有这个条件,协调员可以担任这一职务,“包括与医生的沟通、治疗方案的确定,以及费用等问题。”

    除此之外,国际患者中心也为患者提供其他增值服务,包括翻译,机场接机、地面或空中救护运送,为患者及家属安排长期和短期住宿等。

    出于因人而异的病患情况以及隐私等原因,MGH方面并未对记者出示治疗费用等数据,“由于麻省总医院优异的医护资源和每年的巨大投入,患者的治疗费用是非常高的。”Maretta表示,在出发前往医院前,患者就会收到医院发出的医疗预估费用,最终价格根据实际服务而定,或高或低。

    对于有保险的患者来说,由于各国保险政策不同,出发前需要明确具体承保范围,且保险公司或政府一般不会承保临床试验方案的费用。自费患者则需要在接受治疗前5个工作日,支付所有自选或预约医疗服务,首次到访国际患者中心时还需缴付挂号费和自费款项。

    “对于自费患者,我们会有一些折扣。”Serena表示,“另外,患者无需担心过度医疗,美国的付费系统是分开的,多做检查和开药对医生没有好处。”

    不要延误病情

    清楚了就医流程,并不意味着患者就能很容易做出选择。

    海外就医市场攀升,缘于中国与发达国家在诊断、治疗、药品之间的差距。目前海外医疗的模式和渠道愈发多元,诸多海外机构也不断与国内医疗机构合作,患者的选择更加丰富,但信息庞杂的背后,决策也更加困难。

    胡润百富发布的《2017中国高净值人群健康指数白皮书》显示,美国以先进的医疗技术和设备成为中国高净值人群海外医疗的首选国家,赴美医疗项目最多的是心血管和神经科,日本和瑞士则以医美见长;渠道方面,超过五成的人选择“海外医疗服务机构”。

    美国癌症的五年存活率远高于我国。根据《2018年美国癌症年度报告》显示,预计美国2018年将有174万新增癌症患者,比2017年多4万多人。男性最高发前三是前列腺癌、肺癌和结直肠癌,发病率在显著下降;女性高发前三的是乳腺癌、肺癌和结直肠癌。

    总体来说,美国癌症死亡率已经连续第27年下降,每年平均下降1.5%,整体下降26%,挽救了240万人的生命。肺癌、乳腺癌、前列腺癌、结直肠癌这4大癌种死亡率分别大幅下降39%-52%不等。过去30年中,美国癌症5年生存率整体提升20%。男女发病率最高的前列腺癌和乳腺癌,整体存活率都很高。乳腺癌5年生存率90%,前列腺癌更是超过98%,越来越多癌症成为慢性病。

    而据中国国家癌症中心最新数据显示,我国癌症分别约占全球恶性肿瘤新发病例与死亡病例的21.8%和27%。全国恶性肿瘤发病第1位的是肺癌,每年新发病例约78.1万;其次为胃癌、结直肠癌和肝癌和女性乳腺癌;男性和女性发病第1位分别为肺癌和乳腺癌,每年新发病例约52.1万和27.9万。

    巨大的市场也吸引着更多的资金和从业者进入。美国市场咨询公司Transparency Market Research发布的研究报告预测,2019年全球医疗旅游市场规模将由100亿美元升至300亿美元,从2013年至2019年,全球医疗旅游业将保持17.9%的复合年均增长率。

    除了传统跨境就医,目前海外医疗的新模式之一是海外医疗机构与本土医疗机构合作。2017年4月,嘉会医疗与麻省总医院在上海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启动包含上海嘉会国际医院整体规划、运营管理、临床研究在内的长期战略合作。2018年2月,恒大健康集团宣布与美国布莱根和妇女医院(BWH)共建的博鳌恒大国际医院正式开业等。

    同时,中国的政策也在加速推进国际医疗资源落地。

    今年3月,海南博鳌超级医院开业,允许使用未在国内上市的新药,这是自2013年国务院就同意设立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加持“国九条”优惠政策后又一开放举措;4月8日,国务院发布正式向海南省下放部分进口医疗器械审批权的政策。

    然而看似眼花缭乱的选择背后,患者依旧面临医技水平、治疗费用、医患沟通等问题,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乳腺肿瘤内科主任Dr. Leif W. Ellisen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给出的建议是:“不论患者在哪里治疗,最重要的是不能拖延,以免延误了最佳治疗时间,那时再好的医院也束手无策。”

    (编辑:陆宇,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lushan@21jingji.com,luyu@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