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3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中日经贸合作重回高位 近五成在华日企计划扩大投资

李果

本报记者 李果 日本东京、石川报道

编者按

    在今年3月举行的全国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用“小阳春”来形容目前的中日关系。一系列现象表明,在经历了2012年以来的低谷后,中日两国关系从2017年开始逐步升温。

    4月16日,作为两国政府间经济领域最高级别交流机制,中日经济高层对话时隔8年在东京举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东京与日本外相会晤时表示,两国正站在新的起点上,希望开启双边合作的新未来,推动两国关系向前发展。

    一系列数据也佐证了中日两国关系回暖趋势。除两国将在5月进行高级别政府官员对话外,经济方面,2017年双边贸易总额达3029.9亿美元,时隔两年重上三千亿美元大关。同时,随着“中国制造2025”的提出,日本社会也普遍认为这将对日本高科技企业在华的发展有促进作用,更多的日资企业准备扩大在华投资力度。

    中日民间交往也在深化。如日本计划在今年引进更多的中国影片,以向日本国民介绍多元化的中国文化,而日本也视中国为其重要的海外市场,希望通过互联网等多种新媒体方式推广日本文化产业。

    受日本外务省之邀,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期赴日就日本与中国经贸关系、中日文化交流等多方面话题展开采访报道。

    日本著名中国问题专家、东京大学法学政治学研究科教授高原明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中日合作新窗口已经开启,环保能源、农业等领域的合作将是中日双方在经济方面的一个新的课题。(李果)

    

    几场小雨过后,3月的日本开始转暖,这个国家最负盛名的“樱花季”已经到来。

    转暖的除了气候,还有日本与中国的关系。2018年作为《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的第40周年,两国已经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多领域展开了积极合作。

    经济数据是两国关系的晴雨表。来自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的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日本对华投资额同比上升5.1%,不仅结束了2013年以来的连续负增长趋势,同时32亿美元的投资额也是2015年以来最高的一年。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日本对华贸易交往也出现新的趋势。石川县日中友好协会会长安宅弥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华出口型日资企业正在减少,而内销型日资企业不断增加。日资企业的这一变化,与中国经济模式从投资主导型转向消费主导型的改革目标趋同。消费领域将吸引更多的日资企业扩大在华投资。”

    日本经济产业省文化产业局辅佐官大江朋久称,“借着两国关系转暖的春风,我们也会将更多的日本内容产业介绍到中国。展望未来,中国依然是日本重要的海外海市场。”

    双边贸易重回三千亿美元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是由日本政府出资设立,致力于促进贸易和投资的政府机构,其长年坚持对在华8000余家日本企业进行跟踪调查。目前,该机构已经在中国内地的7座城市设立分支机构,以进一步推动中日两国的经贸交往。

    “经济数据是国与国之间关系的晴雨表,在经历2012年以来的低谷后,中日两国经贸正在回暖。”日本贸易振兴机构中国及北亚洲课长箱崎大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根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统计,2017年日本对华投资额同比上升5.1%,不仅结束了2013年以来的连续负增长趋势,同时32亿美元的投资额也是2015年以来最高的一年。

    2017年,在华的日本企业中,盈利的企业较2016年上涨5.9个百分点至70.3%。同时,在华的日本企业中,有48.3%的企业表示将在未来两年中扩大投资,而在2015-2016年,持有这一态度的日资企业分别为38.1%和40.1%。

    “一系列证据表明中日经贸关系持续回暖,中国依然是日本重要的海外市场。”箱崎大说。

    统计显示,2015年,日本成为首个对华投资额累计突破1000亿美元的国家,稳居中国第一大外资来源国。

    目前中国仍是日本第一大贸易伙伴,而日本则是中国第二大贸易对象国。2017年,双边贸易总额达3029.9亿美元,同比增长10.9%,时隔两年重上三千亿美元大关。

    而在对来华投资的日本企业类型进行分析后,箱崎大称,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日在经贸方面的交往已经出现新的趋势。

    第一是随着中国中小微企业的迅速发展壮大,压缩了日本中小型企业在华发展空间,因此近几年新增对华投资的日本企业中,大部分都为大型企业,而其中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比例为6:4。

    “尽管目前来华投资的日本企业仍集中于制造业,但日本贸易振兴机构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第三产业将迎来新一轮增长空间,”箱崎大说,“特别是有能力提供高质量服务的日本企业,将有机会在中国开拓新的市场。”

    第二是随着“中国制造2025”的提出,中国的制造业正在转型升级,中国需要更多具备高科技性质的外资企业。因此箱崎大认为,日本的自动化的企业 ,如机器人、新能源汽车等有更多向中国投资的机会,同时如半导体、机床设备等近几年的对华出口规模都有增长。

    但中国内地用工成本的逐步提高,也使得日本企业感受到了压力。来自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统计显示,2010年开始,用工成本的提高始终是制约日本企业增加在华投资的主要阻碍因素。

    对此,箱崎大表示,确实发生了有日本企业向其他国家转移投资的情况,“但随着中国国内市场的崛起,那些生产产品主要销售对象为中国的日本企业,仍具备很强的竞争力”。

    另一方面,现在中国开了很多通向欧洲的铁路班列,曾经有中国内地政府希望通过空铁联运或海铁联运的方式,吸引日本产品通过中欧班列运送至欧洲。

    “这是一个很好的设想,”箱崎大说,“但日本很多都是高附加值的产品,更倾向于航空运输方式,因此我所知目前日本企业还没有这类计划,但我们会密切关注中国的中欧班列发展情况。”

    日本力推文化产业输出

    就日本对外贸易的构成看,除了工业产业输出外,另一个重要的输出,是文化产业的输出。

    日本经济产业省文化产业局辅佐官大江朋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尽管每年日本有着非常优质的动漫及其他音像制品推出,但日本经济面临的一个问题是,从2010年至2016年,日本内容产业的国内市场的规模一直在12亿兆日元左右徘徊。

    “这是由于日本人口数量限制了国内市场规模,不会如中国发生大的爆发,所以日本更加注重海外市场。”大江朋久说。

    数据显示,与日本国内市场规模增速的徘徊不前不同,2014年文化产业的世界市场规模是67.7兆日元,预计2020年将达84.9兆日元。

    目前,通过输出游戏、电影、动画、音乐和漫画等文化产业,日本占世界市场的规模为2.5%的左右。而随着互联网和新媒体的普及,大江朋久认为,未来日本文化产业很有希望提高在世界市场中的份额。

    在2012年,日本推出了“酷”(coolJapan)战略,希望通过此战略,将包括衣食住行等多方面的日本文化推广到国外去。

    “在中国,日本的动漫和游戏产业有着大量的用户群体,”大江朋久说,“尽管日本文化产业在中国的收益远不及工业产业,但这却代表了一种趋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日本本国市场饱和的情况下,日本政府希望通过财政资金支持的方式,每年以60亿日元支持日本的内容产业向海外拓展。

    除内容产业外,旅游业也随着中日关系的回暖而急速升温。数据显示,2017年双方人员往来首次突破1000万人次,其中中国大陆访日游客创下735.6万人次的新纪录,在人数和消费金额上均稳居访日外国游客首位。中国游客的持续增长,使得很多日本商店不仅可以使用中国的移动支付功能,也配备了中文导购。

    更多的日本城市也希望吸引中国游客。“我们希望借助北京即将召开冬奥会,中国发展冰雪运动的契机,吸引更多的中国游客到北海道来。”北海道知事高桥春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来日本旅游的外国游客中,有10%的游客会选择来北海道旅游,而中国游客数量占到其中一半。

    石川县密切与江苏合作

    不仅是日本官方注意到了中日经贸合作的变化,作为中日交往的重要推动力量,日中友好协会对此情况也有直观的认识。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石川县日中友好协会会长安宅弥吉先后来了33次中国。“在日本,只要缴纳6000日元的年费,每个人都可以加入日中友好协会,”安宅弥吉说,“我们会不定期组织会员去中国考察,并促进两国经贸和文化交往。”

    安宅弥吉回忆,40年前,石川县的小松机械在江苏开设了第一家海外工厂,由此也推动了石川县和江苏省的多个城市缔结为友好关系,其友谊一直延续至今。

    “最初去中国开设合资工厂时,大部分成品都会再次出口回到日本,”安宅弥吉说,“当时的情况是,中国消费能力不足,日本产品在中国市场空间不大,因此日本主要看中的是中国低成本劳动力,而中国则可以通过这些合作工厂提高地方的就业率。”

    “而现在的情况和以往则大有不同,随着中国用工成本提高,消费能力增强,日本来中国的投资企业数量减少,而且产品主要在中国国内市场销售,”安宅弥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国进步很快,日本的商品在中国的销售量在减少,因为很多中国产品工艺都可以达到日本的水平。”

    安宅弥吉还说到另一个现象:原来很多赴日学习的中国研修生,主要关注日本的制造业,而现在关注点是环保、社会管理、医疗等方面,“这表明中国经济和社会正在转型”。

    目前,总人口110万人的石川县内,共有13个日中友好协会。“逐渐增多的日中友好协会数量,表明了中国经济和文化对日本辐射能力增强。”安宅弥吉认为,从经济角度讲,现在石川县有94个企业都在江苏省展开合作,通过经济方面的交往,包括生产、销售等,为日本开拓海外业务的市场提供了新途径。

    而对于中国而言,也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学习日本先进技术和经验。“在苏州有日本投资的一家工厂,为中国的高铁提供零部件。而这家工厂的总经理,就是当年第一批到石川县来的中国研修人员。”安宅弥吉说。

    北陆新干线于2015年开通后,从东京到石川县县府所在地金沢市的时长为3个半小时。金沢市原来是一个以金矿开采而闻名的城市,至今仍以传统的金箔制作工艺来吸引游客。

    3月24日,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金沢时,这里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东亚文化之都”活动。

    2014年,根据中日韩文化部长会议达成的共识,每年将在中日韩国内各城市举办“东亚文化之都”活动,而金沢市是2018年该活动的日本举办地。

    “在日本,金沢和京都一样,都是有丰富历史故事的城市,”安宅弥吉说,“日本国家旅游局有计划吸引更多的中国游客来到这座城市。”

    尽管无论经贸交往或是文化交往,中日之间正在回暖,但安宅弥吉仍有担忧:“日本年轻一代对中国的关注度在下降,我们要通过日中友好协会的力量,提高日中学校之间的交流活动的机会,以增强两国年轻一代对彼此国家的认识,毕竟无论两国关系如何,中日之间的民间交往从未中断。”(编辑:吴红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