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3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中国版马拉松联盟试水 大满贯梦想本土化落地

陈红霞

    本报记者 陈红霞 武汉报道

    2小时15分钟39秒,这是2018武汉马拉松(一下简称“2018汉马”)中国籍选手冠军李子成的新记录。

    而这一成绩也打破前两届武汉马拉松全程项目被外籍特邀选手垄断的局面,并基本锁定本赛季竞技组男子冠军。

    至此,相继转战北京、广州、重庆、武汉四地后,2017-2018赛季中国马拉松大满贯四大成员赛事收官,并将于本年度九月在北京马拉松迎来终极一役。

    对比其他大满贯赛事,汉马至今才举办3次,“尽管如此,大满贯在汉马举办期间,进行了联盟运行机制的探索”,4月27日,中国大满贯赛事组织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中国马拉松大满贯官方实名注册认证会员已超过三万人。

    精准数据价值的挖掘

    2017年7月21日,北京马拉松与北京环奥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注:即中国马拉松大满贯的运营公司,以下简称“环奥公司”)签约授牌,北马成为首家签约中国马拉松大满贯的成员赛事。

    这场示范性签约为中国马拉松大满贯项目“破冰”迈出了实质性一步。

    环奥公司后续又与广州、重庆、武汉三地目标赛事成员,联合举行发布会并正式签约,国内大满贯联盟初具雏形。而汉马也成为中国大满贯中最年轻的成员,让业界感到意外。

    在整个大满贯体系中,从最初过于主观的择赛标准,再到上海国际马拉松的遗憾缺席,让这个原本瞄准“东西南北中”均衡发展大格局的新生联盟备受质疑。

    尽管如此,联盟依然成型。而在在中国马拉松的新型角逐中,要搭建新联盟的基础,除了拉拢诸多高水平的成员单位入伙之外,还需要足够量的消费者参与并为此付费,头批种子级消费者的培育至关重要。

    要挣钱,先砸钱,似乎成为当下语境中,快速催熟新市场的最简单的成功方式。

    根据本报记者了解,从零开始的中国马拉松大满贯也以高额奖金池打响了联盟第一枪。在大满贯的机制中,在每个赛季为中国籍专业运动员和大众跑者设立 260万元奖金及实物激励,创国内马拉松项目奖金之最,并下设竞技组、大众组两大组别,奖金将兼顾专业选手及跑步爱好者。

    对于跑者而言,物质激励并不是选择一个赛事的唯一目的,荣誉感和体验感等感性因素也是其做出决策的重要原因。

    创立之初,中国马拉松大满贯就逐步建立并完善选手会员服务体系及奖金积分系统。通过开放式会员注册吸引了大量用户,在数据逐步积累并丰富过程中,环奥公司将对数据进行更加精细化的管理,依照各成员赛事完赛成绩、成员赛事完赛数量、注册用户活跃度等多重指标进行综合测评,实行分级化管理。

    来自湖北宜昌的跑者王洪涛不算是一个资深跑者,但先后参加过重马、北马、广马和汉马的跑者,在赛事的秩序和参赛体验上,大满贯赛事的吸引力不小,“最年轻的汉马能让人能有这种体验,很意外”,王洪涛说,一场赛事的互动,需要赛道设置的丰富及群众的互动,而在汉马,从前半段的人文到后半段的自然景观,再结合一路上热情观众的呐喊和行之有效的秩序,这些赛事能给人带来流连忘返的感觉。

    赛事间的互动

    2018年武汉马拉松博览会现场,中国大满贯官方举办多场品牌宣讲会,并邀请会员库中的优秀精英跑者李子成、何引丽分享他们的跑马经验,更让跑者关注的是,在汉马的“主场”,大满贯对外赠送2018北京马拉松参赛名额和精美大满贯纪念产品,斩获了不少新鲜粉丝。

    在2018汉马现场,李子成胳膊上戴的一条大满贯专属臂带,吸引了不少人关注,而这正是大满贯赛事间互动的另一个契合点。

    上述大满贯方表示,中国马拉松大满贯设置的目的,除希望能够吸引更多大众跑者加入外,也志在鼓励进入专业竞技序列的跑者,为其提供职业化、专业化发展可能性。

    目前,通过高额的物质奖励和完善的会员荣誉系统的激励下,中国大满贯的第一赛季中涌现了越来越多高水平的中国籍选手。

    体制外四大高手李子成、管油胜、邱旺东、牟振华,怡宝梦之队的游培泉、周其祥、李鹏、狄鋆,越野高手贾俄仁加,都是中国马拉松大满贯四站成员赛事的重要看点。除了与会员库中精英跑者紧密联系,围绕其特色安排媒体采访和商业策划,为未来跑者经纪的盈利模式进行探索。

    “我们希望做到的是通过大满贯将国内原本互不联系、彼此独立的诸多单体马拉松赛事,串联在一起,形成一个中国超级品牌,让成员赛事变得更加国际化、更具商业价值,将马拉松产业发展推到一个新的高度。” 上述大满贯方表示。

    (编辑:李新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