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3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老龄化下的日本养老院: 机器人护理经济账

李果

    本报记者 李果 日本东京报道

    “请大家跟随我一起锻炼身体,抬左脚,右脚。”在东京中央区的特别养老院Sliver Wing 里,40多位老年人每日上午都会进行一场统一的健身操。然而,向老人们发出动作指令的并非养老院内的工作人员,而是由软银公司(Soft Bank)研发的机器人Pepper。

    “与人相比,机器人更加能吸引老年人的注意力,从而激发他们做运动的兴趣。”Sliver Wing设施长関口由佳利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日本老龄化的现象日益突出,让机器人参与养老院的部分护理工作,在日本已经成为新的趋势。”

    日本将进入“超级老龄化”

    “在日本,有一个流行的词语叫‘孤独死’,”関口由佳利说,“日本马上进入超级老龄化的时代,现在老年人走失的很多。因此对于日本社会而言,最重要的课题是看护老人,防止老年人一个人在家出现‘孤独死’的现象。而机器能不能帮助我们解决部分问题,我们一直在进行试验。”

    関口由佳利所说的“超级老龄化”时代,是指日本人口已经连续7年出现下降趋势——根据日本总务省最新人口调查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0月1日,日本总人口为1.27亿,较上年减少22.7万人。同时,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数量达到3515万,占总人口的27.7%。与此相对,15岁以下人口数量仅有1559万,仅占总人口的12.3%,刷新最低纪录。

    如果维持这一趋势,未来日本老龄化的趋势将更加严重。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统计资料,2010年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口为3000万,到2025年老龄人口将增加到3500万,这意味着2025年日本人口老龄化比例将超过三分之一。

    “如果日本老龄化趋势加剧,那么老年人的看护问题将变得非常严重。”関口由佳利说。这样的变化如果从数据上反映将更加直接——1990年时每一位65岁以上老人由5.1个20岁至64岁的劳动人口供养,2010年减少到2.6人,2025年将减少到1.8人,2060年将减少到1.2个劳动力供养一位老人。

    而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观察,在日本,老龄化并非仅仅是一组数据,或是养老院的代名词,而是现实可见的社会现象。如作为老龄化社会,日本年轻劳动力缺乏,日常东京出租车最常见的是中老年司机。而在缺乏年轻劳动力的背景下,由于日本政府一直未开放海外劳工市场的窗口,使得一些非重体力活动的工种也开始向中老年群里开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得知,目前已经有日本研究团队呼吁将“老龄化”的定义从65岁延后至75岁,以释放更大范围的中老年劳动力进入市场。

    在此背景下,从2010年开始,东京地区的部分养老院开始引入机器人,帮助工作人员照顾老人。

    服务型机器人进入养老院

    “我们的养老院不仅有大型的机器人Pepper,也有一些可放置于桌面,供老年人缓解孤独的小型机器人,”関口由佳利说,“比如海豹机器人Paro,它能最大限度地模仿真实的宠物和人互动,当老人对它说话或抚摸它的身体时,Paro会作出不同的反馈,如摇头、趴下、扭动或者眨眼。”

    “Paro能改善老年痴呆症患者的行为和心理状况,减少精神药物的使用。”设计者Takanori Shibata说。

    在Sliver Wing 养老院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了更多的服务型机器人,被用于老人看护工作。

    如松下公司制造的智能化病床可以在老人卧床的情况下,将其中一半的床位转换成一辆轮椅,实现老人更方便的移动;而Cyberdyne公司研发的人体肌肉充气装备,会对佩戴者身上的生物电信号会做出反应,可在护工弯腰或做抬起动作时提供支撑和帮助。

    而安装在老人床头的红外感应器,老人的任何姿态的变化,如起身、侧翻等都将被监测并实时传送至终端服务器,而电脑将自动判断老人该动作的含义,并及时向护工通报。

    而在老人的床垫下,还铺设了睡眠检测仪,可以实时监测老人在床上的心率、意识状态(睡眠还是清醒状态),这样将大大缓解工作人员的负担。

    “但不要期望机器人能完全取代人类去看护老年人,机器人不能从老年人的一个眼神或细微动作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但我们能。”関口由佳利说。

    进一步讲,养老院引入机器人是为了对护理工作有所辅助帮助。如对于年轻人来说,对老年人进行看护是很繁重的工作,所以选择进入养老院的年轻人很少,引入机器人的一个目的是,为了让年轻人觉得在这里工作并不会很繁琐,相反机器人代替了很多人工的劳动力。

    养老机器人规模化难题

    机器人在日本养老院中的运用,其实可以看成整个日本社会养老体系的一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日本建立了包括养老保险、劳动保险、医疗保险、介护保险在内的社会保障体系。而为了可以负担老人进入养老院的政府开支,日本从2000年起实施“介护保险制度”,强制规定国民从40岁开始缴纳介护保险,该保险缴纳至65岁后便可以根据身体状况,向政府申请入住类似Sliver Wing养老院。

    同时,日本还鼓励企业建立私立或公益性养老院和护理机构,并实施土地、税收和政府金融机构给予的长期低息贷款等优惠政策。

    在东京中央区,公立养老院和私立养老院的比例是7:3。“私立养老院是日本庞大的养老体系的一个补充,东京也有政府修建养老院交给民间组织来运营的情况,类似政府出资购买社会服务的方式。”関口由佳利说。

    如Sliver Wing养老院,一个月的护理费用在40万日元左右(人民币约2万-3万元)。而根据日本的养老保险支付体系,其中约30万日元可由介护保险承担,个人仅承担很少部分。

    関口由佳利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日本对于老年人的介护保险等级分5级,只有3以上的等级才可以入住此类养老院。

    一般流程是当地政府派出认定调查员,对老人的健康状况进行调查,并申请相应的养老保险等级。

    関口由佳利介绍,东京全自费入住此类型养老院的费用是每月100万,半自费仅40万,如果自费无力承担,还可以申请国家补贴。

    通过运用机器人参与护理工作虽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未来日本养老机器人发展规模仍面临很多难题。

    尽管统计显示,到2020年日本养老机器人的规模将会扩张至543亿日元,但仍远低于工业和服务机器人的销售额。其中一大原因是价格——很少有家庭能买得起机器人。

    如佩戴于护工背部,提高腰部支撑的“人体充气肌肉装备”,每件价格为60万-80万日元;而为辅助老人行走的机器装备,售价则达到300万日元。

    因此目前,大量的养老机器人仅出现于政府补贴的养老院中。以Sliver Wing养老院为例,每年引入机器人的费用和维护费用大约在是200-300万日元。但这部分费用并非完全由医院承担,政府将承担其中的七成比例,医院则承担另外的三成费用。

    东京理工大学的教授小林宏是日本知名的服务型机器人设计专家,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与工业机器人相比,日本服务型机器人的运用程度仍较低,在整个日本机器人领域,服务业机器人只占其中10%,“服务机器人除需求范围少外,维修费用很高是阻碍市场化推广的另一个原因”。

    但小林宏认为,尽管服务型机器人大规模进入日本家庭的时间还不确定,但在此领域的探索却提供给了老龄化逐渐严重的日本社会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同时,小林宏认为,“中国的老龄化进程比日本要晚二十年左右,因此在日本实践中证明有效的方式,可以被借鉴于中国使用”。(编辑 吴红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