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3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米花之味》: 中国西南边陲的影像散文

柳莺

    

    柳莺

    2015年,鹏飞凭借长片处女作《地下香》入围威尼斯电影节,彼时他的影片还带着华语艺术片一说起底层生活就多少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无论是地下室廉租房逼仄的氛围,还是陷入巨大困境的男女主人公,都市最悲惨的一面展现在观众面前,虽然犀利直白,却缺少生活应有的温度和小人物身上的动人一面。不过勤奋者如鹏飞,懂得在拍摄之外努力寻找诗意,并将其化为影像的表达方式。短短两年,鹏飞带着新作《米花之味》再度亮相威尼斯,并在不久前于内地大银幕公映。这一次,他带来了华语电影中少见的灵动轻盈。

    《米花之味》的起点依旧扎根现实,鹏飞把视线从熙攘的北京街道转到了更具乡野氛围的云南傣族自治区,透过外出打工后归乡的母亲视角,审视中国乡村在发展进程中传统与现代相遇的瞬间。难能可贵的是,在这部试图无比贴近现实的作品中,导演并没有因循华语写实主义电影所热衷采取的苦大仇深的方式,而是用一对母女从生疏到亲密的过程,将情感从家庭延展到社会,并用举重若轻的手法,讲述长久以来萦绕中国农村的留守儿童问题。

    《米花之味》是一部具有极强人文关怀的影像散文,充满着孩童式的雀跃。影片起始,山野空镜头伴随着带有民俗色彩的配乐跃然银幕,蔚蓝纯净的蓝天映照着山间色彩明快的农作物,勾勒出一派轻松的氛围。紧接着,是一个孩童可爱脸庞的近景,通过“正反打”镜头,观众才发现这是一位在公路边兜售鸡蛋的小女孩。她可怜地央求车中的女主人公买她的鸡蛋,身为母亲的女主人公也欣然接受。然而,她的归乡之路却并非一路坦途:面对日益陌生的女儿,她一边责怪着自己父亲无度的宠爱,一边面对孩童的顽劣不知所措。而她的女儿,则用同样陌生的眼光审视着自己的母亲——现代生活方式对农村社会的侵袭,让这个尚在初中的孩子开始懵懵懂懂地了解外面的世界,却又对乡野本身所蕴含的活力百般不舍。她想亲近自己的母亲,却又不知该如何迈出艰难的第一步。

    鹏飞巧妙地用极具日常感的场景,捕捉到了农村社会所蕴含的矛盾所在,中国西南边陲傣家风俗又为影片增加了很大的可看性。值得一提的是,在《米花之味》中,极具特色的民俗舞蹈、礼仪和信仰并没有被征用为简单的符号,而是和人们习以为常的手机文化、西式婚礼等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一种鲜明而有趣的反差。导演亦并未用一种粗暴的二元对立手法来表现现代文明与传统习俗的冲突,从而如大部分现实主义作品一样控诉少数民族地区一去不复返的“纯洁时代”。相反,在他眼里,汽车、电灯、手机的到来为农村地区带来了经济的振兴,现代科技也早已毫无困难地融入当地人的生活之中,使得边陲地带不再与外界隔绝。至于发展的浪潮是否有百利而无一害,导演则通过轻松幽默的方式提出了自己的思考。《米花之味》极佳地展现了电影对社会空间的延展,当一望无际的田野和山丘呈现在银幕之上,观众仿佛堕入世外桃源。而当主人公们深陷无力的情感之时,现实的困境又营造出极为触动人心的现实描摹,观众也得以在现实和幻想空间中平缓自由地穿梭。

    这是导演鹏飞第二次与女演员英泽合作。在《地下香》中,这对初出茅庐的组合尚有稚嫩生涩之处,经过几年的磨合,两人的默契显然在《米花之味》中得到了展现。参与剧本撰写的英泽告别城市,在和她本人生长环境千差万别的农村中塑造了一个更为真实可信的角色。虽然在形象上,她仍旧和云南傣族人有细微的差别,模仿当地人对话的口音也略令人出戏,但年轻妈妈将心事隐藏于心中的细腻性格却是无比的可信。女性视角的极佳呈现,让电影中母女二人的互动轻松而动人。在一场女儿沉迷网游深夜不归的戏中,英泽甚至没有让母亲在网吧大发雷霆,而是在默默确认女儿无恙后,买了一包烟,回到车里蜷缩一宿,等待第二天清晨女儿自行发现母亲隐藏在心底深处的担心。如此轻盈的笔触在电影中屡见不鲜,这是鹏飞和英泽在编剧过程中的匠心所在。正是如此不“狗血”的桥段,辅以精致的声音设计和摄影,构筑了今年华语电影序列中最不容错过的作品。(编辑 董明洁 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