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5月0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资管新规“豁免”下的ABS变局: “非标转标”利器秒变新蓝海?

本报记者 黄斌 北京报道

ABS变局

    “银行间、交易所之外的类ABS受限、非标遭到监管围堵,标准化的ABS成为银行非标转标利器。同时,资管新规对ABS在期限错配、净值化、多层嵌套等方面的豁免,利好ABS投资。”

    

    年发行量从不足300亿到将近1.5万亿,中国的资产证券化(ABS)市场只用了5年时间。

    随着4月27日《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下称“资管新规”)落地,中国债市有望迎来ABS的星辰大海。

    根据资管新规第三条,银行、信托、证券等七类金融机构的各类“代客理财”产品被列为资产管理产品,并纳入严格的监管之中;但对ABS,资管新规则进行豁免,“依据金融管理部门颁布规则开展的资产证券化业务,不适用本意见。”

    “一来是ABS业务所需用到的专项资产支持计划与传统资管产品不同,是一种事务管理类、偏投行类的资管计划;二来是监管层有意鼓励ABS业务的发展。”5月3日,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而资管新规拓宽了非标的界定范围,并对非标资金池和期限错配做了禁止,在豁免之列的ABS成为非标转标、打破非标限制的一大途径,“ABS市场将成为金融机构的新蓝海。”

    在中国金融业加速开放背景下,监管部门此举似乎还有更深意图。一位监管部门人士近期对记者表示,推动市场参与者走出舒适区,挑战更具技术含量的结构化金融业务,而非满足于普通债券的发行,更有利于提升从业者的整体水平。

    零售类ABS崛起之路

    2016年以来,随着中国经济向消费驱动型增长模式的转变,房贷、车贷、个人消费贷等零售债权类ABS已成为市场主流产品。银行间市场上,汽车金融ABS,信用卡分期、消费信贷ABS增速迅猛;交易所市场上,由蚂蚁小贷ABS为代表的小贷ABS引领风潮。

    据穆迪统计,2012-2017年间,居民债务和居民消费债务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0.2%和24.7%,而零售类ABS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163.9%。

    截至2017年底,以个人住房抵押贷款、汽车贷款、信用卡债务和消费贷款为基础资产的证券化总量,分别占证券化市场年度发行量和年末总存量的29.2%和26.7%,而2012年上述比例分别为10.7%和12.0%。

    北京某券商ABS研究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18年银行间市场零售类ABS产品发行还将保持较快增长,因为银行本身有发行的需求而且利差够厚;交易所小贷ABS发行量,则可能因为监管部门限制小贷公司杠杆,跟去年相比,出现一定程度的萎缩或增速明显放缓,但整体依旧非常看好零售类ABS的发展。因为中国经济向消费转型的方向没有变。”

    实际上,ABS在中国的崛起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2005年,银监会一纸《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管理办法》,开启了国内证券化业务的征程。2006-2008年间,总发行数量约20单,规模700余亿元。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ABS被监管部门叫停;直至2012年银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扩大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有关事项的通知》,方才重启。

    从监管角度来分类,目前国内标准化ABS体系包括央行主管的银行间信贷ABS、ABN(资产支持票据)、证监会主管的交易所ABS以及保监会主管的保交所ABS。其中,信贷ABS和交易所ABS,起步较早且监管层推进力度大,目前是市场的绝对领跑者。

    2014年11月,银监会和交易所分别推出资产证券化发行备案制,市场开始提速;2015年,全市场ABS发行量接近6000亿元,同比增长约80%;及至2017年,年发行量已升至近1.5万亿元。

    ABS市场将成新蓝海

    中金公司固收团队3月份市场调研时发现,银行发行信贷ABS的动力持续增强,原因是“受表外资产回表带来资本金压力、信贷需求较强额度紧缺等因素的影响”,已有不小规模的信贷ABS产品进入推介中。结构上来看,大型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产品相对较多,中小银行的产品相对较少。

    该团队总结称,资本金和信贷额度的双重诉求将支撑银行较强的发行动力,2018年将是信贷ABS资产高供给年。

    “可能因为机构改革调整,有些政策、措施还没捋顺,目前发行量上还没有看出进一步快速增长的趋势。如果未来监管部门出台一些配套措施,提高发行效率,势头就会出现,”北京某国有大行投行部人士对记者表示,在MPA考核、资管新规等约束下,商业银行表内额度告急,ABS在下半年供需两旺的局面将逐步显现。

    “基础资产分散度高、同质性强信用风险小的资产,今年发行规模会比较大。例如个人住房抵押贷款的RMBS和车贷资产证券化产品。”5月3日,北京一位评级业人士对记者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由于房贷利率普遍较低,商业银行此前发行RMBS动力不足,如今已有明显改观。2017年,RMBS总发行量超过1700亿元,2018年前4个月,发行量已超过1300亿元。

    “今年发的一笔,基础资产加权利率4.9%左右,发行时优先档加权后也差不多这个数;发RMBS基本上保本,有时候甚至赔点钱,但需要腾挪出贷款额度给其他高收益资产获得补偿,还可以维护客户。”5月3日,上海某股份行投行部人士解释发行RMBS的动力。

    李奇霖认为,从供给端看,在资管新规下,原来一些实体企业的融资方式比如“非标”等,开始受到限制,“但是一些项目不能中途停下,该有的融资需求仍在,就需要寻找新的途径进行融资”;从需求端来看,ABS具有高收益、低流动性和低风险的特点,可以作为某些机构配置的重要资产,虽然监管对银行自营投资ABS有较多限制,但是银行理财、保险、公募基金和券商等,将选择ABS来替代部分非标产品作为投资组合中的高收益产品。

    对发行方而言,实体有需求就需金融机构帮忙实现,非标产品由于受

    到资管新规关于杠杆、投向、嵌套等方面的限制,设计灵活度不如受到“豁免”的ABS产品,发行人有动力通过资产证券化来“非标转标”。

    “银行间、交易所之外的类ABS受限、非标遭到监管围堵,标准化的ABS成为银行非标转标利器。同时,资管新规对ABS在期限错配、净值化、多层嵌套等方面的豁免,利好ABS投资。”前述国有大行投行部人士对记者说。

    审批效率待提高

    资管新规将为市场带来一片ABS新蓝海,而资管新规以外的监管文件,则在推动ABS朝着规范的方向发展。

    2018年1月13日银监会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明确规定“理财产品直接投资信贷资产,直接或间接对接本行信贷资产收益权”属于违规开展理财业务,这意味着,银行理财无法投资本行信贷ABS劣后级。

    “监管部门约束灰色地带的业务,确实会对原有的ABS带来一些影响,但同时也指明了正道,对ABS的健康发展是好事,只不过机构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前述北京国有大行ABS业务人士表示,将资管新规和此前监管部门的一系列监管文件综合来看,“对ABS市场的发展利好远远大于利空。”

    北京一位熟悉银行间ABS业务的评级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资管新规对非标做出清晰界定,此前大量中小银行通过银登中心开展的“非非标”(类ABS为主)业务,很可能难以为继,将驱使更多银行到银行间市场发行标准化ABS产品。

    据该人士观察,目前银行间信贷ABS的门槛较高,产品发行实行央行、银保监会双重审核,审批额度及资产要求亦较为严格,“大行发行问题不大,小行不确定性很强”;且审批流程较长,效率较低,抑制了部分银行的发行需求。

    “ABS本质上是银行给自己加杠杆,突破资本金限制,所以在金融行业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央行、银保监会都比较审慎。”上述评级人士补充。

    监管审批效率之外,市场人士还反映,由于银行大量基础资产收益率偏低,在现阶段债券市场利率较高的环境下,“利率倒挂”也影响了银行的发行意愿。同时,受限于监管部门“银行理财不能投资本行劣后级产品”的新规,亦增加了基础资产集中度较高的ABS产品次级档证券的销售难度。

    对这些问题,中金公司固收分析团队认为,随着市场的规范化发展,尤其是央行、银保监会对于发行标准的进一步明确和细化,信贷ABS的审批效率将会逐步提高;针对利率倒挂的问题,不少银行“通过拉长封包期的形式来增厚资产池内的超额利差”的方案,相对更容易被接受;而次级销售问题,目前市场上已出现部分具备足够风险承担能力的市场化投资者,如“私募基金、私行及自营等账户”,已经具备一定的承接能力。

    (编辑:马春园,邮箱macy@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