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5月0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美元走强致新兴市场遭遇“股汇债三杀” 后续影响料有限

姚瑶

本报记者 姚瑶 上海报道

导读

    “美元如果短线维持反弹之势,那么新兴市场可能要面临资金的持续流出。目前的流出情况还是有限的,以新兴市场债市为例,并没有出现资金流完全逆转的情况。技术面看起来,美元短线仍然强势,需要继续观察美元的走势。”

    

    今年以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从2.4%不断上行测试3%的关键心理水平,美元指数更在一个月涨幅近4%。与此同时,新兴市场感到了资金外流的重重压力,更在近日遭到了“股汇债三杀”。

    美元快速大幅反弹之下,高收益货币包括土耳其里拉、俄罗斯卢布和巴西雷亚尔等货币4月以来下跌5%,阿根廷比索更是在5月3日下跌了8.5%。在过去一周多时间内,阿根廷央行连续加息三次,将基准利率从27.25%提升至40%,以稳定“一泻千里”的阿根廷比索。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过去两周的时间内,阿根廷央行累计出售48亿美元以支撑阿根廷比索,这引发了投资者的恐慌情绪——政府可能会推迟进行不受民众欢迎的财政改革,从而引发了阿根廷的汇债暴跌。

    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报告,美元近期的反弹已抹平了外汇市场利差交易策略今年以来的收益。

    阿根廷基准利率提高到40%

    “近日新兴市场出现资金显著流出的主因是美元,近10个交易日内美元反弹了3%左右,美元短时间内的大幅反弹,一下子突破了几个关键的技术性位置,比如说两百日的移动平均线,这对一些看指标来操作的基金会有较大的影响。” 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总监王昕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强势的美元还使投资者担心加重新兴市场美元债务者的偿债能力,因此债市也遭遇了资金的净流出。据追踪资金动向的EPFR Global公司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2日当周,新兴市场债券基金遭遇了近10亿美元的资金流出,为2月份以来首次,也是该资产类别16个月以来首次发生连续两周净流出。

    EPFR Global公司的数据还显示,3月份有40亿美元规模的资金流出了新兴市场债市,为2016年下半年以来单月最大流出。另外自2005年以来,流入新兴市场债市的累计资金规模在今年1月份达到了自2005年以来的峰值1945亿美元,而目前较该水平已缩水了60亿美元。

    相较债市和汇市,新兴市场股市受到的影响较小。EPFR Global公司的数据显示市场对新兴市场股票的需求还比较稳定,但MSCI全球新兴市场指数较其1月份峰值下跌了10%。

    据IIF5月3日发布的报告显示, 随着美元的强劲反弹,对新兴市场货币威胁较大,新兴市场本币主权债今年以来的跑赢幅度已大幅下降;另外,新兴市场抛售外储以对冲美元走强的效果可能也有限,一方面,在市场处于不确定时期时,官方的干预倾向于不规则和谨慎的,另一方面,新兴市场各国的外储充足性也各有不同。IIF认为,加息可能是更受重用的“防御武器”,比如阿根廷央行近日连续加息三次,将基准利率提高到40%。

    强势的美元还使投资者担心加重新兴市场外币债务者的偿债能力,据IIF指出,过去十年以来,土耳其、墨西哥和印尼的外币政府及公司债规模增长最快,而匈牙利、俄罗斯则大幅减小了对于外币债务的依赖。目前,阿根廷、土耳其、匈牙利和印尼拥有最高的外币债务水平。

    就新兴市场股市来看,IIF报告指出,从估值角度来看,新兴市场股票对于欧洲投资者更有吸引力,因为新兴市场比欧洲股市更便宜;而和今年经历了调整的美股相比,新兴市场股票的吸引力则进一步下降。

    “就股票来说,新兴市场最看好的是亚洲;债券来讲,信用评级较差和偿债能力较弱的市场,债券价格波动带来的压力就会比较大,最看好的是新兴市场的政府债包括本币和美元债券,比如马来西亚、印尼、印度和中国等,是新兴市场中经济较为稳定、信用评级较高的市场。就本币债券来说,尽管近期可能汇率风险上升,但收益更为突出,比如印度的卢比债券,可能会有5%-6%的息差收益,可以较好地对冲卢比和美元之间的汇率波动,即便目前美元反弹了3%,这部分息差还是可以覆盖汇率的波动,风险是可控的。” 王昕杰说。

    据IIF5月3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在美元反弹、加息和贸易摩擦升级的大环境中,从融资需求、外储充足性、资产估值、机构的质量以及贸易摩擦中的敞口多个维度评估,IIF认为乌克兰、阿根廷、南非和土耳其可能是市场偏好转变中最易受到影响的市场,而俄罗斯、捷克、哥伦比亚、巴西和菲律宾面临的风险较小。

    2013年“缩减恐慌”会否重演?

    那么此轮美元急剧反弹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未来新兴市场是否会重演2013年夏天的“缩减恐慌”呢?

    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5月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在截至5月1日的一周内,投机者持有的美元净空仓降至七周低点。

    年初以来,在稳健的经济数据和油价不断上涨之下,市场对于美国通胀预期随之走高,这也进一步加强市场对于美联储今年加息4次的看法,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不断上行,并于4月24日突破3%,为2014年以来的首次。美债收益率的不断走高,使得与欧、日收益率之间的溢价出现扩大,美元随之走强,美元指数在4月24日当周创出了2016年底以来的单周最高涨幅1.3%,更在5月1日突破了92。

    “一方面贸易摩擦的情况并没有显著的改善,另一方面外部市场也没有出现很多的利好消息,那么先前过低的美元就出现了一个反弹的局面。” 王昕杰说。

    欧元区方面近期的经济数据较为疲弱,未能对欧元形成支撑。

    “美元如果短线维持反弹之势,那么新兴市场可能要面临资金的持续流出。目前的流出情况还是有限的,以新兴市场债市为例,并没有出现资金流完全逆转的情况,截止到5月2日的两周时间内,新兴市场债市出现了约20亿美元的净流出,但减去这部分净流出,今年以来债市还是吸引了130亿美元的净流入,市场并未出现警示之兆。技术面看起来,美元短线仍然强势,需要继续观察美元的走势。” 王昕杰说。

    市场主流观点认为,眼下美元并不是进入了新一轮的走强,预计未来在美国债务赤字扩大和欧日货币政策等前景下,美元将继续走弱。目前的市场共识以及期货市场持仓情况预期,美元2019年会走弱。“虽然美元短线反弹,但中长期来看美元的弱势趋势并没有改变。” 王昕杰说。

    “资金的流动情况确实是会对资产的价格产生影响,但根本还是要从该国的信用评级和偿债能力角度出发,如果本身信用评级良好,短线出现了价格波动,那只是净值层面的一个波动。亚洲相较其他新兴市场的信用评级情况更好,宏观经济的表现也是亚洲强于拉美和欧洲,我们还是看好亚洲新兴市场国家,美元走强是一个风险,但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改变前述看法。” 王昕杰说。

    (编辑:赵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