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5月0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一季度投资逻辑浮水: 青睐低市盈率细分龙头 养老金6组合相中13股

安丽芬;史一鸣

    本报记者 安丽芬  实 习 生 史一鸣 广州报道

    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在A股正在衔枚疾进。

    随着一季报收官,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组合的部分持股细节也随之浮水。Wind数据显示,截至一季末,6个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组合出现在了13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之中,一季末的持股总市值约9.4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今年一季度的13只养老金组合的“宠股”几乎是清一色的细分领域龙头股,而且市盈率比较低。值得注意的是,一季度创业板个股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暂无养老金组合身影。

    新进7股增持4股

    作为国家队的新生力量,养老金组合自去年年中首度亮相A股以来,便动作频频。

    Wind数据显示,2017年年报中,养老金组合出现在了12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而2018年一季报,则有13家上市公司成为养老金组合的“宠股”。

    其中,艾华集团(603989.SH)、百联股份(600827.SH)、银轮股份(002126.SZ)、大亚圣象(000910.SZ)等4只在2017年末的基础上被再增持。

    另外,金域医学(603882.SH)、法拉电子(600563.SH)、轻纺城(600790.SH)、歌华有线(600037.SH)、太极股份(002368.SZ)、永创智能(603901.SH)、世荣兆业(002016.SZ)等7只则属于养老金组合新进前十大流通股东,另外星网宇达(002829.SZ)、天地科技(600582.SH)的持股没有变化。

    “从养老金组合一季末的整体持仓看,比较偏好介于成长股和白马股两者之间的‘灰马股’。这些持股多是细分领域的龙头,没有白马股那么明显,但基本上估值在合理范围。”5月7日,北京某大型私募投资总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13只养老金“宠股”几乎都有着细分领域龙头的身份。比如金域医学是医学检测龙头、天地科技是煤炭机械龙头央企、法拉电子是国内薄膜电容龙头、太极股份是数字中国概念龙头股、歌华有线是数字电视龙头、大亚圣象是地板龙头、永创智能是智能包装设备龙头、百联股份是商业零售龙头等。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各养老金组合持股所处行业比较分散,所持13家上市公司分布在汽车、机械设备、商业贸易、电子等10个比较传统的行业中,市盈率普遍较低,而对于目前的人工智能、独角兽、芯片等热门概念的高市盈率股,养老金组合却鲜少涉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养老金组合一季末的持股静态市盈率有8家低于26倍,比如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一零零五组合持有的世荣兆业静态市盈率仅有13倍,另外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八零一组合持有的轻纺城仅有15.8倍。静态市盈率最高的为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八零二组合持有的金域医学,静态市盈率高达78倍,不过其作为医学检测龙头,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机构云集。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一季末13家养老金现身十大流通股东的股票中,无一来自曾有“三高”之称的创业板。

    而在2017年年报中,曾有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八零二组合出现在了永贵电器(300351.SZ)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不过由于别的股东持股数量增加,目前养老金组合已跌出了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

    有着10年养老金、养老保障理财产品等投资管理经验,现为凯石基金总经理助理的梁福涛指出,今年宏观“再平衡”,利率边际改善,鼓励创新发展,偏成长尤其是业绩可持续性强的成长股表现更好;长一点看,由于养老金长期属性,在各类养老金产品逐步完善的情况下,未来养老金投资管理会更加追求长期稳健收益,投资会更加偏好具有核心优势、增长持续性强的公司。

    投资取向三大影响因素

    虽然一季度养老金组合有13只“宠股”,与2017年年末大体相当,不过仍有一些个股跌出了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

    分情况来看,九阳股份(002242.SZ)、永贵电器、山东高速(600350.SH)、浙江交科(002061.SZ)、大豪科技(603025.SH)等,是因为其它股东持股数量增加,养老金组合被动跌出了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

    而从数据对比来看,伊力特(600197.SH)则是因为遭到减持,而跌出十大流通股东之位。

    “从养老金组合目前的持股来看,养老金组合的持仓偏稳健成长股,这也是适应当下市场风格转换的配置,同时有利于实现养老金保值增值的目标。”5月7日,上海某公募养老金研究人士表示,养老金管理人也存在收益压力,因此也要顺应市场风格的变化。

    该养老金研究人士进一步指出,A股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出现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组合主要由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评出的有资格的证券投资管理机构负责运作。这些机构的投资取向主要有三大影响因素,第一是跟具体负责的基金经理风格有关;第二是为适应市场变化,跟市场风格变化有关;第三是跟养老金的委托时间长短相关。虽然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本身是长期的,但委托给证券投资管理机构的时间长短是有分别的。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养老金作为长期投资者,被市场期待已久,不过目前入市规模仍然偏低。

    近日,人社部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截至今年3月底,北京、山西、上海等12个省(区、市)与社保基金理事会签署委托投资合同,合同总金额4750亿元,其中3066.5亿元资金已经到账并开始投资,到账投资的金额相比2017年末增加了整整335亿元。

    “养老金何时大规模入市、多少资金入市有其本身的节奏,而且比较复杂,不是短时间能定的。”上述研究人士认为。

    (编辑:巫燕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