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5月0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另类整形者: “微微一笑很困难”的面瘫人群

卢杉

    本报记者 卢杉  上海报道

    每年的5月8日为世界微笑日,是世界精神卫生组织设立的唯一一个以人类表情为由的节日。

    但有一部分人无法微笑。

    “一类患者一出生就有面部神经损伤,没有办法运动,无法做出微笑或其他表情。”约翰·霍普金斯医院面部整形和再造外科中心主任Patrick Byrne日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介绍,面瘫患者主要有三种类型,“第二种是肿瘤,不一定是癌症,当肿瘤影响或者压迫到神经,也没有办法运作。第三种是贝尔面瘫(Bell Palsy),是单侧面部神经最常见的急性疾病,也是最常见面瘫,就是突然脸一边就不能动了,小孩、老人各个年龄层都可能发生,目前发病原因还不是很清晰,通常我们认为是病毒造成的。”

    不同类型的病人需要不同的治疗方式,前两种类型的病人通常需要手术治疗。贝尔面瘫患者一侧或两侧的面部会失去控制面部肌肉的能力,造成表情扭曲且无法自控。

    “贝尔面瘫的治疗与其他类型差别很大,完全是不同的领域,某种程度上其实更难治疗,因为发病原因更复杂,有些患者的肌肉已经有了一定肌张力。”Patrick Byrne解释,治疗贝尔氏面瘫有很多不同的方法,但通常到最后不能治疗也要靠手术。”

    根据Patrick Byrne提供的数据,按照人口基数,平均每年10万人中会有50个贝尔面瘫新发患者,“全球的发病率比较均衡,病种也差别不大,根据中国的人口基数,应该大约有500万贝尔面瘫患者(不包括先天性和肿瘤造成的面瘫患者)。”

    相较于近年来火热的医美整形市场,面瘫患者是另一类整形者。由于手术治疗面瘫的技术难度大、起步较晚、患者教育缺乏,市场空白和需求依旧很大。

    学习微笑

    “先天性瘫痪给我带来最大的不便是身体机能的丧失。多年来,随着肌肉日渐萎缩,我的日常生活遇到了越来越多的麻烦。”Byrne医生的患者茱莉娅(Julia)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些麻烦包括整天咬到自己的腮肉或舌头,吃东西时更是如此;有语言障碍,进食困难,脸部和嘴角下垂;由于丧失眨眼功能,出现眼睛干涩、感染、刺痛等问题;无法自己刷牙,需要定期口腔保健;双耳内部持续抽痛,导致一系列睡眠问题。

    与Julia一样,很多患者求医多年。“这些最新的技术在美国开展也就是最近这些年,很多病人此前到处求医都没法治,在中国肯定也有很多没有得到及时治疗的病人。”Patrick表示,在具体的手术治疗上,还有手术的时机问题。

    对于第一类天生的面瘫,孩子一出生面部肌肉就没办法运作的,会有两个阶段的手术。一般第一阶段先要等到4岁,第二阶段是5岁。

    第二种由肿瘤引发的面瘫,比如长在颅内的听觉神经瘤,影响听觉神经和一系列的面部神经,Patrick说,“这是非常常见的一种情况,我们一年大概要做200例这样的肿瘤。患者做完手术后醒过来,一边脸完全不能动,有时候会以为是中风,因为会流口水、无法眨眼。这种时候要尽快采取手术,最好的时间是开始面瘫症状的两年之内。有时候肿瘤切除后也会影响面部神经,可以用其他一些神经,比如咀嚼神经,迁过来连上,效果比较好。”

    具体治疗手段多重,面瘫的神经连接手术涉及游离神经、游离皮瓣和游离肌肉;除了神经,还包括面部肌肉的移植。“我们可以将大腿内侧截取肌肉移植到脸上,切得尽量小并在里面植入多根神经。”Patrick表示一些前沿的研究方向和尝试还有对于其他神经的探索,用来帮助恢复面部的动作与知觉;以及在面部肿瘤手术之前,先将患者的咀嚼神经连上微笑功能的面部神经。“让患者学习如何微笑,也会有专门的训练。”其中包括左右同步、注意如何使用下巴、如何露齿等等。

    至于贝氏面瘫,时机不是很重要,Patrick表示,“因为大部分的功能是可以恢复的。”

    心理康复

    根据德勤医美市场报告,全球医美行业市场容量在2018年将达到约8000万例;手术类在2011年容量约为1340万例,预计2018年达到1850万例;非医疗美容市场2011年容量约为3080万例,预计2018年达到6160万例。预计面部市场2020年将达到36.28%的市场占有率。

    中国医疗美容市场在近年来也成长为热门领域,2015年市场规模达到74亿美元,2012-2015年的复合增长率为22.7%,预计2020年将达到206亿美元,约占全球市场的30%。而以ISAP2015年数据显示,中国医疗美容疗程的渗透率每千人1.7,远低于美国12.6、巴西11.6、韩国8.9。

    在“颜值经济”的带动下,中国的医美市场预期一年高过一年。但快速扩容的市场背后还存在着大量难题,一方面中国企业的主要利润仍集中于器械耗材等上游环节,另一方面,由于市场监管不成熟,医疗服务和机构在质量、技术存在差距,终端服务市场呈现小散乱格局。

    在面瘫治疗中,“神经当然是最关键的。面瘫以后,额部、眼、鼻子、嘴角的肌肉都会出现问题,越早把神经吻合好重新接上,就能帮助恢复正常肌肉的功能。”Patrick认为里面有很多艺术,包括取多大的肌肉、放置的位置、三维矢量,“但其实最难的是患者在心理学上的康复。”

    尤其是贝尔面瘫,在女性中比较常见,通常是不完全的面瘫。不完全面瘫通常看上去非常明显,往往导致患者失去了工作生活的动力和热情。

    Julia也认为自己更可怕的是出现心理上的问题,“社交焦虑,由于抽搐、肌肉痉挛,总有人问这问那,总有人盯着你看,出现情感及精神障碍。”

    Patrick同时解释了微笑与大脑之间的关系,一方面大脑控制微笑的产生,同时微笑反过来对大脑有一定的影响。“一项研究表明,如果用嘴咬住一支笔,肌肉上提类似微笑的表情。一分钟以后,大脑会感觉很开心。同样如果脸面肌瘫痪下垂,长时间会刺激大脑产生不开心的化学物质,久而久之引起消极情绪。面肌瘫痪的病人比正常人群得抑郁症的可能性高5倍。”

    (编辑:张伟贤,如有意见建议请联系:zhangwx@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