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5月2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市公司信用债3倍速扩容 结构化债券“接力”在望

李维

    本报记者 李维 北京报道

    “去杠杆”的宏观背景下,上市公司仍然在通过债券工具延续债务扩张。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截至5月28日,我国上市公司(含海外)2018年内发行信用债(含公司债、企业债、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四大类型)规模较去年同期增长达3.5倍。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上市公司属于信用债中较为优质的发行人,因此其融资需求也成为当前信用风险提升下,债券承销人士优先围猎的项目;而银行信贷供给能力的下降以及非标融资业务受限,进一步促使债券发行成为上市公司的重要融资通道。

    但从行业维度审视,仍然有不少行业的负债率出现了大幅下降;有分析人士指出,未来不抬高负债率的可交换债、可转债等结构化融资方式有望进一步扩大,并给上市公司的财务带来积极影响。

    券商积极揽项目

    上市公司在债券端的融资正在提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发现,截至5月28日,上市公司2018年以来发行信用债规模合计达4305.70亿元,逼近上一年全年规模,并较上一年同期的973.91亿元同比增长342.10%。

    “信用债的扩容是全局的,上市公司债券发行的倍增其实也受益于信用债一级市场的整体回暖,”汇金系一家券商固收分析师表示,“从2016年开始信用债发行规模出现调整,而今年的信用债大概率会超过2016年和2017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统计数据发现,截至5月28日,2018年以来交易所及银行间市场信用债发行合计达2.42万亿,较2017年同期的1.60万亿增长51.25%,增幅不及上市公司部分的六分之一。

    有业内人士指出,上市公司信用债增速明显快于市场的原因,与当下信用风险悄升,上市公司发债项目受到承销商欢迎有关。

    “地方债管控让部分城投债的发行受到限制,而许多民营非上市发行人的风险又很大,”华中一家券商固定收益部项目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除了大中国企,上市公司是比较受欢迎的债承项目,也会有不少券商在市场中积极收揽这类业务。”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除债券融资外,更有部分民营资本集团利用自有资金长期为上市公司开展信用贷业务。

    “我们这两年一直做上市公司的信用贷款,大部分上市公司基本面要比非上市公司更好,所以风险也更可控。”总部位于北京的某资本集团业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与此同时,近年来IPO的常态化导致上市公司数量的增加,同样也助涨了统计口径下的上市公司信用债规模。统计显示,2017年至今新股发行数量达492家。

    “IPO常态化让上市公司数量增加了,而企业的上市本身也会对信用债的发行提供更多市场信用度,”前述项目经理表示,“银行间和交易所的障碍也在打破,现在也能看到越来越多上市公司在银行间市场发行短融中票,这也丰富了上市公司信用债的发行维度。”

    结构化融资之机

    对于发债的增长,亦有观点认为与今年上市公司增发融资的降温“跷跷板”因素有关,而债务融资恰好是股权融资不足的“替补”。

    在2017年初再融资新规(《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的落地下,增发融资规模的确在今年出现了进一步缩水。Wind数据显示,截至5月28日沪深114家A股公司增发合计募资总额2925.25亿元,同比2017年缩水达19.64%。

    不过有分析人士指出,股权融资减速与债券融资增加并不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

    “增发通常都有并购重组、生产扩建等明确的募投投向,而债券融资则更多是为了补充日常生产经营的流动资金,严格来讲两者并不存在替代与被替代关系,所以不能简单理解成定增减少导致发债的增加,”前述固收项目经理表示,“发债规模增多还是和市场环境改善,以及上市公司信用质量上升有关。”

    在其看来,发债增加反而与直接融资对间接融资的“置换”有关。

    “有些企业之前依靠银行资金融资,但现在银行表外融资受限,信用出现收缩,这部分需求是有可能被债券所替代的。”前述固收项目经理指出。

    此外,今年上市公司及股东发行的可转债、可交换债券等结构化债券也被市场所重点关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2018年内可转债、可交换债合计规模已达638.60亿元。

    其中可交换债增长较为明显——统计显示,截至5月28日可交换债发行只数已达18只,合计规模431.60亿元,同比增长84.89%;而与去年发行火热,总规模达947.39亿元的可转债相比,今年以来可转债的发行则有所放缓仅为287.54亿元。

    “转债多为公募债,需要报发行部上会审核,但考虑到今年CDR等因素,所以IPO和可转债的发行节奏明显都慢了下来,”前述固收项目经理表示,“相比之下,EB(可交换债)的市场容量仍然在快速增长。”

    不过在其看来,该类结构化债券未来仍然是上市公司及股东融资扩容的重要通道。

    “目前国内市场的结构化债券发展不是很充分,许多股债结合的融资工具还通过场外非标准化的股权质押等方式开展,但未来随着这部分市场投资者、制度环境的日益成熟,未来将成为上市公司(及股东)的重要融资方式,”前述固收项目经理表示,“对买方而言,结构化融资包含了换股等权益,在信用风险不断突出的当下,也能够有效对风险构成缓释。”(作者微信:lw8346860 编辑:包芳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