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6月0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拖延回复或遭现场核查 监管层直言频发问询函初衷

王丹

    本报记者 王丹 上海报道

    6月6日晚间,一系列CDR细则出炉,这是中国资本市场“向外”迈进的重要一步。但与此同时,“对内”的监管行动也并没有放松。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至目前,沪市上市公司2017年年报审核工作已基本结束,正在总结梳理阶段,对于发现的风险事项和违规线索,上交所监管部门表示,将随后提请现场检查。

    来自上交所公司监管部门的数据显示,今年年报审核问询函共发出接近200余封,且全部公开,提请相关部门关注和核查的上市公司有70多家,其中有30多家是需要核查的,有20多家可能提请纪律处分。

    年报淘沙挑出问题公司

    “自去年底开始的年报审核工作,持续了半年多时间,现已基本告一段落,后端总结正在进行。”日前,上交所公司监管部门有关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上月下旬,上交所曾对外发布了沪市上市公司2017年年报整体分析报告。

    报告显示,截至4月30日,有统计的1419家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双双增长,其中营收合计27.97万亿元,同比增长14.46%;净利润合计约2.62万亿元,同比增长18.55%,两项增长率均为近三年来的新高。

    上述负责人进一步解释说,还应关注两个“质量指标”:一个是实体类公司去年实现净利润超过1万亿元,同比增长39.8%;另一个是扣非后净利润,合计0.9万亿元,同比增长49.27%。“这都是沪市非常向好的表现。”他说。

    但另一方面,整体质量的提升依然不能掩盖个别存在的问题。

    例如,在已披露年报的1419家沪市上市公司中还有74家亏损,118家下滑50%以上;有些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显现“后遗症”;个别上市公司内外部治理混乱等。

    该负责人介绍,今年年报审核的重点就落在提质量和防风险上。在审核中,监管人员发现,有些重组的公司业绩承诺难以完成,前期高估值导致的高商誉面临巨额减值风险。

    还有一些公司长期不专注主业,基本丧失了持续经营能力,即使有的财务报表显示业绩正常,但深入分析后可见,其现金流持续为负、长期债务金额巨大、后续持续经营存疑。

    此外,通过关联交易非关联化虚增销售收入、利用会计处理和职业判断空间肆意调节利润、滥用资产置换等并购重组手段粉饰财务报表,以及错误理解和使用会计准则,滥用会计准则,严重扭曲上市公司经营状况和财务质量,误导投资者的行为依然存在。

    “我们就想通过年报审核,发问询函,一方面让好公司把优势披露得更有效,让投资者更容易理解;另一方面,让有些运作不规范、存在潜在问题的公司的风险因素暴露出来,让整个市场认知它,投资者认知它,形成市场压力。从而,促进市场良性发展,投资者关注价值,上市公司聚焦主业。”上述负责人进一步指出。

    审核问询升级

    “今年的年报审核非常严,2017年还没结束,中介机构就被广泛约谈,对于有风险和问题的公司,中介机构慎之又慎,不敢轻易挥笔给出标准意见。”一位受访的会计师人士向记者表示。

    统计显示,在沪市上市公司2017年财报中,有6家公司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10家被出具“保留意见”,19家公司内控审计报告被出具“否定意见”,都较上一年度有所增加。

    上市公司方面对于趋严的年报审核也感触颇深。截至目前,上交所发出年报监管问询函近200余份,合计4000多个问题。

    较为典型的,如今年4月,某房地产公司收到的年报审核问询函共18个问题,涉及公司产业新城业务、房地产开发业务、融资及资金情况等三大方面。多家上市公司接到了二次问询、三次问询。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5日初步统计,沪深两市约有百家公司未就年报问询按期回复。

    上交所公司监管部门有关负责人对此表示,对于不及时回复问询的公司,他们将继续一追到底,不排除提请有关部门进一步现场核查。

    他亦“认同”今年的年报审核力度升级。据其介绍,一个重要表现是下手比较早,去年三季度就开始筹划,经过多次讨论形成总体工作方案和目标。

    在具体行动上,以行业小组为审核主体,每个行业每家公司的年报都落实到人,同时由专门的年报工作小组,全面把控,提供技术支持和必要服务。

    在审核方式上,与前几年不同,全面关注公司业绩、生产经营、重要临时公告进展、内外部治理、股价走势、新闻舆情等,将财务信息与非财务信息相互印证。

    上交所一位行业监管人员向记者讲述道,年报审核工作任务重、时间紧、要求高。“有的年报披露很晚,但第二天上午就要形成简报,发函的及时性也要保证,所以经常熬夜到凌晨。此外,高风险公司大多会选择在期限的最后一两天才提交年报,为了审慎稳妥,大家只有放弃五一假期。”他说。

    “年报审核发函问询不是处分或惩戒,却是打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最后一公里的有效手段。”前述公司监管部门负责人称,目前,境内市场还是中小投资者占据绝对主流,他们缺乏专业知识和风险意识,那么,问询函即可看作是一种提醒和教授。

    今年年报审核问询函的问题较往年更具针对性和专业性,问题的深度和广度也有较大拓展,他解释说,是因为今年审核小组内部已将行业、会计、法律融为一体,综合分析更容易发现问题。(编辑:郑世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