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6月2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国务院常务会议: 运用定向降准等工具支持小微

张奇

    本报记者 张奇 北京报道

    6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多项措施。

    具体而言,包括增加再贷款、再贴现额度,下调利率;贷款利息免征增值税上限提高;减少融资附加费用;运用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将小微贷款纳入MLF抵押品范围等5项举措。

    分析人士称,本次较新的政策是提高小微企业贷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的上限,此举有助于降低银行融资成本。“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措施,需要货币政策支持,也需要财政政策配合。因此,本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在税收、担保等方面提出措施。”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称。

    今年以来小微企业持续受关注,4月末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力争到三季度末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有较明显降低。央行行长易纲也多次公开提及改善小微企业金融服务。

    “在信用收缩过程中,通常会认为受影响较大的是小微企业,但是小微本身又是就业的主力军。这样的情况下,对此重视是必要的。”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称。

    多措并举改善小微融资

    本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多项措施,据梳理,除在货币政策方面提出要求外,还在税收、担保方面做出安排。

    会议要求,从今年9月1日至2020年底,将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贷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单户授信额度上限,由1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国家融资担保基金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的担保金额占比不低于80%,其中支持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贷款及个体工商户、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的担保金额占比不低于50%。

    “要实现三季度末看到小微企业融资成本较为明显下降,一是利率能够下降,二是银行成本降低。现在货币政策不能显著放松,又不能让小微融资成本上升,所以就提出了‘免税’。”鲁政委称。

    会议还提出,禁止金融机构向小微企业贷款收取承诺费、资金管理费,减少融资附加费用。

    董希淼认为,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不仅要做好“加法”,还要做好“减法”。对持续亏损3年以上且不符合产业结构调整方向的“僵尸企业”,应坚决掐断对其金融供给,将从“僵尸企业”退出的资金用于服务具有成长性的小微企业,也有助于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

    “小微企业要积极增强自身‘体质’,聚焦主业,规范经营,注重诚信,建立完善财务会计制度,主动对接银行信贷审批标准。有关部门要加快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机制,打击逃废债和欺诈行为。”易纲6月14日在上海陆家嘴论坛表示。

    部署定向降准支持小微

    本次会议要求,支持银行开拓小微企业市场,运用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增强小微信贷供给能力,加快已签约债转股项目落地。鼓励未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的银行增设社区、小微支行。

    “运用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的表述颇受市场关注,也被部分人士解读为,央行将再次通过定向降准释放流动性。“定向降准这次是部署,并不是宣布了一次新的降准,真正开展还有一段时间。”鲁政委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多位分析人士认为,降准是未来大趋势,下一步央行可能继续采取降准替代MLF(中期借贷便利)的操作方式。“降准置换MLF是比较稳健的。如果只是降准释放资金,导致金融市场流动性宽松,与去杠杆、防风险不匹配。”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称。

    董希淼认为,在维持稳健中性总基调的基础上,货币政策边际放松。从1月份的普惠金融降准,到4月的定向降准再到6月以来的逆回购以及MLF操作,可以看出政策边际上有放松的趋势,这有利于应对外部的冲击,也有利于商业银行降低获得流动性的成本,增强为小微企业提供服务的意愿和能力。

    会议还提出,将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纳入中期借贷便利合格抵押品范围。

    “该政策此前就有提出,不过本次提得更为具体。” 鲁政委称。6月1日,央行宣布扩大中期借贷便利(MLF)担保品范围。新纳入MLF担保品范围的有三类:不低于AA级的小微企业、绿色和“三农”金融债券,AA+、AA级公司信用类债券,优质的小微企业贷款和绿色贷款。(编辑:张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