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6月2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专利保护期如何“保鲜”?解码中国专利奖“广东现象”

李振

本报记者 李振 深圳、佛山报道

导读

    在中国专利奖“广东现象”背后,是广东知识产权体系日臻完善的直接反映。但不可忽视的是,粤东西北地区在专利工作上有很大提升空间。

    

    作为中国知识产权领域政府最高奖,中国专利奖曾被称为专利界的“奥斯卡”,广东专利也一度因在数量上雄居前三甲而被形容为“广东现象”。

    据统计,从第八届到第十九届中国专利奖评选中,专利大省广东累计获得56项中国专利金奖、770项中国专利优秀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广东2013-2017年中国专利奖名录梳理后发现,广东五年间获得中国专利及外观设计金奖的数量高达29个,占全国比重约为25%。

    在中国专利奖“广东现象”背后,是广东知识产权体系日臻完善的直接反映。但不可忽视的是,当前广东金奖所在城市集中在深圳、广州、佛山与珠海等珠三角城市,粤东西北地区在专利工作上有很大提升空间。

    “在某种程度上讲,专利金奖也在侧面体现了地方科技政策引导的方向及科技创新技术的发展趋势。”广东省华南知识产权文化促进中心理事长、广东省知识经济发展促进会会长顾奇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从趋势看,未来包括通讯、电子、生物医药将成为广东拥有发明专利最多的战略性新兴产业。

    深圳“独大”

    从2013-2017年中国专利及外观设计金奖广东获奖情况看,广东在全国25项(其中专利金奖20项、外观设计金奖5项)获奖项目中,仅2013年获得5项金奖,之后长期保持6项金奖。

    “广东获得金奖数量位居全国前列是专利综合实力的真实反映,这与广东作为全国知识产权大省的地位是相符合的。”顾奇志如是评价。

    长期以来,广东知识产权被全国视为典型。广东有效发明专利量连续8年居全国首位,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超过了18.96件,远超国家2020年发展目标,且知识产权综合发展指数和运用、保护指数均居全国第一。

    但顾奇志也发现,在斐然成绩面前,广东也存在发展不均衡的现象。广东近五年来金奖专利大部分集中在深圳、广州、佛山与珠海等珠三角城市,粤东西北地区在近五年中仅获得一项金奖专利。

    他认为,上述不均衡真实反映出了广东各地的科技创新水平。珠三角城市产业发展较粤东西北地区早,部分产业和企业率先完成了转型升级,在科技创新方面具有优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观察到,在广东近五年获得的29个金奖中,深圳占据了21个,被受访专家称之为“独大”。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葛素华对此分析称,深圳是一个创新能力很强的城市,创新文化与氛围都浓厚,集聚了一大批前沿科技企业和创新人才。

    “深圳改革开放最早,很多公司在形成国际大公司过程中都需要与其他国际大公司竞争,他们需要通过不断地提高自身技术研发能力来提高市场竞争力,所以形成了重视知识产权的文化。”她说。

    华为、中兴与腾讯作为深圳国际大公司的代表,恰恰是广东获专利金奖的大户。其中,华为5年间获奖4次,中兴与腾讯均为3次。

    与时间赛跑

    顾奇志多年前判断的趋势已经“浮出水面”。

    从金奖专利获奖企业看,战略性新兴企业正在逐步取代广东传统的制造业企业,成为专利金奖的获奖大户。“通讯、电子、生物医药是广东拥有发明专利最多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获奖项目大多数来自这些领域。”他说。

    在专利金奖名录中,通讯行业的华为、中兴,无人机行业的大疆,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比亚迪,生物医药行业的迈瑞生物、微芯生物在5年间轮番上榜,而家电、玩具等传统制造业企业逐渐消失在榜单之上。

    顾奇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中国专利奖设立的初衷是为了鼓励中国企业通过技术创新和设计创新推动社会进步,在某种程度上讲,专利金奖也在侧面体现了地方科技政策引导的方向及科技创新技术的发展趋势。

    《广东省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提出,广东要重点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生物产业、高端装备与新材料产业、绿色低碳产业、数字创意产业等产业。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即便是政府大力支持的战略性新兴企业也遇到了“烦恼”。

    诞生于2001年的深圳微芯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微芯生物”),由资深留美归国团队创立。其公司发明的西达本胺是全球首个亚型选择性组蛋白去乙酰化酶口服抑制剂,是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一个进行全球同步开发的化学原创新药,第十九届中国专利金奖。

    据微芯生物执行副总裁宁志强博士介绍,新药研发具有周期长、投入高、风险高等特点,因此对于新药专利的保护将直接关系到企业的“生死存亡”。

    微芯生物法务助理总监阳义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现行的发明专利保护期限为20年,但西达本胺是2003年申请的化合物专利,直到2014年底才获批上市,专利保护的实际销售年限不足8年,相比于其他行业如通讯、电子行业等而言,实际的专利保护期限很短。

    “如果能根据药品行业的实际情况,参照规范市场国家的做法,尽快落实药品专利补偿期制度,将大大提高创新药企业的研发积极性。”他说。

    身处互联网行业的腾讯则体会更为深刻。虽然其“用于手机的图形用户界面”(手机红包)的设计获得了第十九届中国外观设计金奖,但获奖背后仍要与时间赛跑。

    腾讯知识产权部总经理徐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互联网行业具有技术发展快、更新迭代频繁、产品生命周期短的特点,但现行专利授权周期一般为三年以上,甚至更长。

    实际上,专利保护制度是变化的。早些年,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一度在广东省专利申请量中唱主角。来自佛山、中山的家电与汕头的玩具都形成了相当的产业。

    澄海玩具产业规模居全国第一,年产值超400亿元。但玩具产品“保鲜期”一般只有半年,为了解决在短时间内,玩具产品的市场生命周期相对较短与专利申请周期较长的矛盾,国家知识产权局在汕头设立快维中心,简化审查程序。企业通过快维中心申请专利,授权时间比正常渠道快10倍以上,取得专利证书的时间比普通申请快4至5倍。

    而广东省目前已在各地建立了灯饰、家电、家具、皮革皮具、五金刀剪、玩具、餐具炊具7个国家级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

    “从趋势看,未来通讯、电子、生物医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一定会迎来适配的知识产权政策。”顾奇志坚信,“这一天或许不会太遥远。”

    (编辑:周上祺,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lizhen@21jingji.com,zhousq1@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