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6月2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美团点评蛰伏八年冲刺香港IPO 餐饮外卖业务能否构筑护城河?

陶力;秦元舜

    本报记者 陶力  实习生 秦元舜 上海报道

    无论外界传闻的600亿美元估值,是实至名归,还是市场泡沫,美团点评的IPO之路,都已经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

    6月25日,美团点评披露了其向港交所递交的招股说明书。联席保荐人为高盛、摩根士丹利与美银美林,华兴资本为独家财务顾问。招股书披露,2017年,美团点评实现收入339.28亿元,年内亏损189.88亿元,经调整EBITDA为亏损26.92亿元。2016年,美团点评实现收入129.88亿元,年内亏损57.95亿元,经调整EBITDA为亏损49.98亿元。

    截至目前,该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兴持股11.4386%,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穆荣均持股2.5141%,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持股0.7264%。腾讯为第一大股东,持股20.1363%,红杉资本持股11.4368%。其他投资者持股53.7478%。

    “之所以美团点评选择在港股上市。其中很大的原因是港股的‘同股不同权’,解决了管理人持股较少的科技公司上市的后顾之忧。”老虎证券TMT行业分析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港股新政的原因外,港股市场优秀的个股更少,像美团这样名气大的公司更容易成为稀缺标的。而投资者主要来自大中华区,对公司的了解程度更佳,都是美团上市港股的原因。

    据悉,美团或于8月30日通过港交所的聆讯,并于9月26日正式上市。

    外卖成核心

    招股书披露,美团点评主要收入来源为三个部分:餐饮外卖、到店酒旅和新业务。其中,餐饮外卖收入占比从2015年的4.3%增长至2016年的40.8%,2017年则进一步增长至62%,首次超过到店酒旅的占比。

    除了外卖、单车等重点业务外,美团的业务已经涵盖了酒店、旅游、票务、短租、美业、家政、共享充电宝、生鲜电商等各个方面。而这些领域,依旧聚集着携程、滴滴出行、ofo、口碑、盒马鲜生等强劲对手。

    对外卖业务的充分信心,显然是王兴敢于在不断亏损的状况下依旧多线作战的原因。他曾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透露,2015年公司已经做到过盈亏平衡,如果当时上市,就不会做外卖这个业务了,做了也不一定有现在这么好。他认为,公司的很多业务还处于发展阶段,未来还会有更大的空间。

    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的《2017中国网民网络外卖服务调查报告》显示,在主要的第三方外卖订餐平台中,美团外卖以79.9%的用户渗透率位列行业第一。而在最常使用方面,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是用户最经常使用的平台,其中用户对美团外卖的选择高于其他两个平台,达到53.9%。

    不过,即使在占据优势的外卖领域,美团点评也面临来自阿里巴巴旗下饿了么的竞争。目前,饿了么已经纳入阿里巴巴新零售体系,与淘鲜达、盒马等均展开了合作,试图借此降低骑手的成本,以提高运营效率。

    在此背景下,美团点评的运营成本也在不断增加。招股书透露,美团点评的销售成本由2016年的70亿元增至2017年的217亿元,增幅达到208.1%。餐饮外卖成本由2016年的57亿元增至2017年的193亿元,增幅达238.8%。骑手成本亦由2016年的51亿元增至2017年的183亿元。

    因此,借由上市募集更多的资金,是美团点评想走的路。尽管没有透露募集的资金量,但是该公司表示,将有约35%资金用于升级技术并提升研发能力;约35%用于开发新服务及产品;约20%用于有选择地进行收购或投资;约10%用作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

    艾媒咨询集团CEO张毅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外卖业务的核心实质是外卖小哥的劳动。而外卖小哥的劳动属于人力资源。目前社会的人力成本较高,这也会影响到美团外卖的盈利状况。

    盈利的悖论

    王兴的野心并未止步于餐饮和外卖,他希望做吃喝玩乐全覆盖的平台,甚至不想错过共享出行领域。

    2018年4月,美团以35%股权、65%的现金(27亿美元)收购摩拜单车,高调入局共享单车领域。“接摩拜是要很大决心的,单车是比外卖、网约车更累更重的业务,而且看不到清晰的盈利模式。”王兴在收购摩拜时对媒体表示。

    招股书显示,美团点评收购的摩拜单车已产生亏损。而在共享单车方面,美团点评还要持续投入,能否盈利仍然是个未知数。

    试水网约车,挑战滴滴的地位则是王兴的又一次冒险。2018年,美团预计在上海、成都、厦门、温州、北京、南京、郑州等地开展网约车服务。此前在上海,美团打车每单补贴成本高达40元,针对司机端推出了优惠券、收入保底等诸多补贴政策。

    “在网约车战场上,美团颇有几分以卵击石的味道。”张毅认为,网约车市场格局基本已经稳定,滴滴等头部企业已经拥有大批核心用户与签约的专车司机,且市场格局趋于平稳,美团想要单纯依靠补贴逆袭有很大难度,也要消耗海量的资金。

    据悉,今年美团网约车司机的成本已经达到2.93亿元。尽管美团点评的亏损已经有所收窄,但是如何保持投入和盈利的平衡,打破二者的博弈,也在考验着投资人士的信心。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0月腾讯领投40亿美元后,美团的估值为300亿美元。随后收购摩拜的过程中,换股的估值为390亿美元。有媒体报道称,美团冲击IPO的估值将高达600亿美元。与不断提高的融资与估值相对应的,是美团全面铺开的各条战线,都在源源不断的消耗着资本。

    前述证券分析师认为,对于投资者而言,网约车、共享单车领域的亏损并不重要。他们也没有预期美团可以在这些方面盈利。投资者更关注GMV和美团主营的外卖业务。外卖业务走势影响着投资人的信心。

    (编辑:包芳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