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7月1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宇信科技“三进宫”终过会 中概股回归再露曙光

饶守春

    文/21世纪资本研究院研究员 饶守春

    历经暂缓表决、取消审核经历后,北京宇信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宇信科技”)终于获得中国证监会青睐。

    7月17日,宇信科技迎来年内的第三次上会,相比于前两次的“苦涩”,公司通过发审委审核,拿到通往A股的“门票”。

    于A股上市之前,宇信科技曾于2004-2006年在美股市场上市,后出于估值方面的考虑,于2012年在境外退市并在2015年拆除了红筹架构,最终于2016年11月向中国证监会报送A股首发上市招股说明书。

    接近宇信科技的中介机构人士表示,公司A股上市之路一波三折的背后,多少有些许“意外”的成分,其中既有政策的不明朗,也有公司自身业务涉及敏感行业的问题,“在公司成功过会并上市后,将充分利用A股市场发展、做大做强自身业务”。

    一波三折A股上市路

    对宇信科技来说,公司在A股的上市过程可算作真正的一波三折。

    宇信科技的前身,由成立于2006年10月的北京宇信易诚科技有限公司整体变更而来,此后在2015年6月完成股改,并最终在2016年11月向中国证监会申请A股上市。

    招股说明书显示,宇信科技IPO的保荐机构为中金公司,上市地为深交所,拟发行4001万股,募集资金4.73亿元,用于包括基于大数据技术和互联网思维的智慧银行建设等四个项目。

    不过,在宇信科技向A股报送招股说明书后,一度连续遭遇两次挫折。

    2018年1月24日,排队一年有余的宇信科技终于迎来发审会审核,但意外的是在该次发审会中,公司遭到暂缓表决的结果,这也使公司上市时间首度往后延迟。

    四个月后的5月8日,宇信科技迎来第二次IPO上会。然而幸运女神再次没有站在公司这边,与前一次相比,公司这次在上会前夕被取消审核,公开披露的原因为“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

    7月17日,一位接近宇信科技的中介机构人士对21世纪资本研究院表示,公司第一次被暂缓表决的具体原因,主要仍在于中概股回归政策的不明确。

    “不同于现在‘独角兽’企业的回归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当时外界对私有化企业在A股的上市一直存在疑虑,政策的不明确也导致当时宇信科技被暂缓表决。”上述人士说。

    资料显示,宇信科技前身曾通过协议控制方式搭建红筹架构,于2004年至2006年间先后于美国场外柜台交易系统(OTCBB)、纳斯达克(NASDAQ)市场上市。至2012年时,宇信科技宣布私有化退市,并在2015年拆除了红筹架构。

    对于从美股退市,上述人士表示,退市时中概股频繁遭遇做空危机,且企业估值始终处于低位,加之公司业务一直位于国内,因此选择回归A股也随之水到渠成。

    值得注意的是,宇信科技在招股说明书乃至反馈意见披露的保荐工作报告中,均未对公司红筹架构的历史沿革进行完整梳理,具体原因则是“前述事项距今时间较久,公司无法提供全部事实证明文件”。

    不过,北京一大型券商投行人士表示,发审委对首发企业的历史沿革的审核正在逐渐弱化,而更强调公司业务的成长性,将更多审核重点转向持续盈利能力和规范性问题。

    但宇信科技业绩成长性方面,外界似乎仍有理由对此持疑。2014年-2016年,宇信科技虽然净利润从4493万元升至1.73亿元,但2017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却亏损1589万元。

    对此宇信科技方面解释,去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的原因,是公司业务受季节性影响,上半年收入较少,但相关费用正常发生。

    聚焦五方面问题

    正如上文提及,宇信科技在去年上半年出现业绩亏损的情况,在7月17日的发审会中,发审委也将核心问题之一聚焦于其业绩的稳定性与持续性上。

    根据证监会7月17日晚间披露的有关公告显示,发审委首先发问的即是宇信科技业绩问题,希望公司说明营业利润增长超过营业收入,但经营性活动现金流净额与同期净利润不匹配,2017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远低于同期净利润的合理性,并要求公司结合报告期内收入结构变化,说明综合毛利率持续上升的原因。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4年至2016年,宇信科技主营业务产品毛利率分别为27.89%、34.09%和36.91%,整体呈上升趋势。2017年1-6月,该项数据则为34.82%。

    宇信科技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远低于同期净利润的原因,则或许与公司近年来税收优惠和政府补助占据业绩较大比重有关。

    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宇信科技享受的税收优惠和政府补助,占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的比例高达128.01% 、98.12% 、41.63% 、59.61%。

    发审委关注的另一问题,是宇信科技子公司珠海宇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珠海宇诚信”)涉及的房地产业务。

    据悉,珠海宇诚信于2016年5月曾获得房地产开发企业资质,主营业务为位于珠海横琴的自用研发基地相关的房地产开发业务。

    正因此,发审委希望宇信科技能够说明珠海宇诚信的成立情况,同时希望公司说明珠海宇诚信在宇信大厦建成后的安排、小股东的退出机制,以及如何保障宇信大厦项目完工后,珠海宇诚信将不再从事房地产业务,相关措施的披露情况。

    实际上,珠海宇诚信整体业绩并不突出。截至去年上半年底,珠海宇诚信总资产3.77亿元,净资产8982.37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亏损316.71万元。

    上文提及的北京投行人士表示,在当前的审核环境下,对于房地产等敏感行业,一旦企业有涉及往往会被否决,但如果涉及业务比例小,对企业整体影响不大,也会有讨论的空间。

    接近宇信科技的中介机构人士则表示,公司第二次上会却“临门取消”审核的原因是需要补充部分材料,而材料之一便是与珠海宇诚信的房地产业务有关。 (编辑:罗诺,联系微信:robin_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