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7月1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环保督查“剩者为王”:化工业逾七成中报预增

董鹏

    本报记者 董鹏 成都报道

    在羸弱的A股行情下,化工股却成为牛股集中营。截至7月17日收盘,神马股份(600810.SH)年内涨幅为177.24%,同期建新股份(300107.SZ)则上涨了172.55%……

    二级市场强势的背后,在于化工行业较好的业绩表现,据wind数据统计,6月至今,共有141家化工股披露中报预告,其中72%的公司实现同比增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环保不断加码的背景下,多家化工行业公司出现停产整改,加上部分细分行业规模本就有限,产品价格相应大幅上涨,而环保过关的企业则充分享受到了其中红利,带动盈利能力快速提升。

    “一般而言,污染最严重的就是精细化工领域,比如各种中间体生产企业。停产带动中间体价格上涨的同时,还进一步向下游染料行业传导,如近期染料价格便涨至2015年的高点附近。”成都一位化工行业人士7月17日介绍称。

    同日,山东一位中间体生产企业人士也表示,环保检查导致原料供应受到限制,所以产品价格较上年同期上涨超过3倍,“今天就有人来公司进行环保检查,生产还在正常进行。”

    环保督查样本

    7月17日之前,年内A股的“涨幅王”的位置,曾经长期被建新股份所占据。

    股价如此强势,与公司大幅改善的业绩不无关系。建新股份业绩预告显示,1-6月公司净利润为2.75亿元至2.85亿元,而上年同期时这一数字为1980.62万元。

    建新股份主营产品为间氨基苯酚、间羟基和ODB-2,上述三项产品收入占公司总营收的74.95%。

    “在环保趋严长期化趋势下,建新股份的国内竞争对手康爱特、富康、珂玫琳遭到关停或停产,公司2017年以来基本保持了满负荷生产。”国海证券今年5月研报指出。

    需要指出的是,珂玫琳位于连云港化工产业园区,而该园区正是江苏环保督查问题最为严重的区域之一。

    按江苏省政府印发的《全省沿海化工园区(集中区)整治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对沿海地区南通、连云港、盐城三市辖区内所有化工园区及园区内所有化工生产企业进行整治。

    据前述化工行业人士介绍,中间体行业上市公司主要包括永太科技(002326.SZ)、联化科技(002250.SZ)、雅本化学(300261.SZ),仅有建新股份因地处河北,未因环保督查出现停产。

    供给端的收缩,直接点燃了终端价格。据国海证券数据,间氨基苯酚市场价从2017年的均价7.6万元/吨,上涨至2018年4月的20万元/吨以上,ODB-2则从2017年的均价11.3万元/吨上涨至一季度的35万元/吨以上。

    “去年7月份时,间氨基苯酚售价为7.5万元,现在报价在23万元至24万元之间,建新的价格更高一些,在25万元至26万元之间。”7月17日,山东一家间氨基苯酚生产企业人士向记者证实了上述市场价格。

    同日,江苏一位中间体类贸易商则表示,间羟基供应偏紧,不能保证一定能拿得到货。

    上述背景下,建新股份单季度盈利规模从几百万,迅速上升至亿元规模,弹性之大令人咋舌,同时二季度利润环比也继续维持41%的增速。

    行业影响不一

    相比于其他行业,化工产品种类众多,产业链也要更为复杂,当其中一个环节出现变动时,便会产生“牵一发动全身”的效果。

    “中间体、表面活性剂、农药行业污染最为严重,生产过程中污水排放量很高。”前述化工行业人士介绍称,仅就行业现状来看,这也是今年受影响最为明显的几个行业。

    以中间体的下游染料行业为例,近期价格已经涨至2015年高点附近。

    “2015年年中,华东市场分散染料黑ECT300%成交价曾涨至40至45元/公斤,随后便迎来一轮暴跌。”卓创资讯染料行业分析师张国梁7月17日表示,2017年底至今,国内染料企业经过两次调价后,目前市场报价已经重回40元/公斤以上。

    他指出,近两次调价便是受到了环保因素,以及成本提升两个层面的影响,“以活性染料为例,今年6月底时成本较2017年底时,成本提升了8%至9%左右。”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情况在今年化工行业表现尤为普遍,这对生产企业无疑是好事,不过关键在于公司能否享受到这个红利。

    主营农药及农药中间体的辉丰股份(002496.SZ),便未躲过环保督查。今年3月,其子公司华通化学因三氟氯菊酸项目与环评存在差异,被停产处理。

    6月12日,辉丰股份再次公告,收到灌南县环保局《关于对连云港华通化学有限公司关闭的告知书》,自接到告知书之日起七日内,立即采取措施自行关闭到位。

    对此公司发布了2018年中报业绩修正公告,从4月28日预计的同比下降0-30%,下调至同比下降30%-60%。

    染料行业的亚邦股份(603188.SH)与之类似,其位于连云港化工产业园区7家子公司、1家分公司,因配合环保自查自纠停产至今。

    “环保因素不是主要的,关键在于污染,并非所有被环保督查的地方都会出现停产,浙江情况就好很多,现阶段停产企业主要集中在苏北地区。”张国梁介绍。

    不过,尽管环保因素导致产品价格上涨,让不少上市公司中报业绩飙升。但环保对各个行业、企业的影响不尽相同,所引发的价格上涨未来能否持续也存较强不确定性。

    而当产品价格过高时,下游需求必然会受到抑制,这从2017年川西钛白粉价格暴涨,以及后续回落的案例便可看出。(编辑:巫燕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