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7月1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申请豁免BE实验遭拒 白云山两药品未通过一致性评价

朱萍;柳旭

    本报记者 朱萍 实习生 柳旭 北京报道

    7月17日,白云山医药集团发布公告称,其分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制药总厂”)产品头孢氨苄胶囊和头孢拉定胶囊未通过药品一致性评价。

    此前,白云山相关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白云山之所以未做BE试验(生物等效性研究,药物活性成分从制剂释放吸收进入全身循环的过程)就进行药品一致性评价,是因为之前有法规允许BE实验豁免。不过,在5月31日国家发布的BE实验豁免名单中,并没有白云山上述两个药品。

    在上述公告中,白云山指出,本次未通过一致性评价,对上述产品的销售不造成影响,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无重大影响,目前已安排相关研发工作,准备开展BE试验,重新提交一致性评价申请。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申请一致性评价的时候除了不适合人体做实验等特殊情况外,必须做BE实验,没有企业能拿到“尚方宝剑”。“我国正处于药品洗牌整顿调整的重要时期,国家对BE豁免和一致性评价的要求必须严格,对医生和患者负责,也有利于我国药品得到国际消费者认可,走向世界。各医药公司也应该严格要求自身,不可抱有侥幸心理。”

    两个药品未通过

    白云山上述两个仿制药对应的原研药分别由日本盐野义公司、百时美施贵宝公司研制。

    其中,头孢氨苄是由日本盐野义公司研制的第一代头孢菌素,用于治疗中耳炎、链球菌性咽炎、骨与关节感染、肺炎和尿路感染等细菌性感染;头孢拉定是百时美施贵宝公司研制的第一代头孢菌素,用于治疗敏感细菌所致的急性咽炎、扁桃体炎、中耳炎、支气管炎、肺炎等感染。

    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是指对已经批准上市的仿制药,按与原研药品质量和疗效一致的原则,分期分批进行质量一致性评价,仿制药需要在质量和药效上达到和原研药一致的水平。BE试验即生物等效性试验,可用于评价仿制药和原研药对疾病患者的效果或者安全程度是否相同或相似。

    7月12日上午,白云山董秘办公室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已确认头孢氨苄胶囊和头孢拉定胶囊未通过一致性评价,但是由于这两种药产量很少,只占销售额一小部分,所以对公司影响不大。

    7月17日,白云山公告称,头孢氨苄胶囊于1990年4月获得国内上市批准,2017年销售收入人民币810.41万元,占公司2017年度营业收入的0.04%;头孢拉定胶囊于1992年获得国内上市批准,2017年销售收入人民币918.16万元,占公司2017年度营业收入的0.04%。

    根据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审评报告,此次白云山制药总厂头孢氨苄胶囊和头孢拉定胶囊提交的豁免人体生物等效性一致性的评价申请未获通过,主要原因系上述审评中心认为白云山制药总厂提供的资料尚不能充分支持头孢氨苄胶囊和头孢拉定胶囊为 BCS 1 类(即具有高溶解性、高渗透性),因此不批准上述产品基于BCS 1类豁免人体生物等效性研究。

    根据丁香园Insight数据库信息,目前已经提交头孢氨苄胶囊补充申请的企业有5家,有7家企业备案人体生物等效性研究试验,目前尚无企业通过一致性评价。而目前已经提交头孢拉定胶囊补充申请的企业仅白云山药业,有2家企业备案人体生物等效性研究试验,分别是扬子江药业和山东新华制药。

    一致性评价无“尚方宝剑”

    事实上,上述白云山公告来得比较晚。

    在6 月 25 日,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对此发布公示;7月11日,根据Insight数据库信息,白云山制药总厂的头孢氨苄胶囊和头孢拉定胶囊经过审评后,已确认未通过一致性评价。且此两种药品没有临床启动信息,还未进行BE试验。

    白云山相关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白云山之所以未做BE试验就进行一致性评价,是因为之前有法规允许BE豁免。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指出,所有药品都必须做BE试验才可能通过一致性评价,只有符合《人体生物等效性试验豁免指导原则》的品种,以及不适合开展人体内研究的品种,食药监总局可能会豁免,或者企业提出豁免申请,交由食药监总局进行论证和决定。

    关于BE豁免,2017年9月20日原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审评中心表示,将在认真研究的基础上分期分批公布BE豁免目录,企业可向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发公文申请BE豁免,也可在申请一致性评价时在附加申请事项中注明豁免,并在申报资料中提交豁免的科学依据。

    5月31日傍晚,原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审评中心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办公室确定了289目录中可豁免或简化人体生物等效性(BE)的48个试验品种。相较于2017年11月11日发布的征求意见稿,这次的正式稿减少了10个品种,其中并没有白云山的上述两个药品。

    “从公布豁免名单到国家药监局不通过白云山上述两个药的一致性评价,有较长的时间,但白云山并没有主动撤回,可能是存在一定的侥幸心理,但这一轮一致性评价与之前的完全不同,国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做,而且也出台了相应的落地措施,企业是必须做的。”上述业内资深人士表示。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郭云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一致性评价是必须要做的,企业不能抱以任何侥幸心理。“要真正做到医药产业的高质量发展,需要做到两个方面,包括产业升级换代,把我们数量多的4376家制药企业进行有效的兼并重组,做大做强;第二个,我们要从仿制大国做成一个仿制、创新并举的制药强国。”

    (编辑: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