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7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美俄领导人会晤:谁加分?谁减分?

刁大明

    刁大明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7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终于在第三地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实现了首次专门的一对一会晤。与外界密切关注的高热度相反的是,本次会晤几乎并未达成任何实质性成果。虽然美俄关系如今更像是一笔难以理清的糊涂账,但仅仅就本次会晤而言,到底谁更加分?又有哪些人或议题将因此而陷入更糟状况呢?从这个角度切入这次已经被反复解读的会晤,或许会有些不同的意味。

    谁加分?

    普京。虽然整个会晤更像是特朗普主动提出的,但如果没有普京的同意,会晤当然也无法如期举行。相比于特朗普在会晤之后遭遇的国内抨击,普京在俄罗斯国内却享有更为舒适的政治氛围、拥有着更为强大的民意支持。这就决定了普京通过此次会晤几乎毫无损失,反而会轻松加分的现实。首先,普京可以在俄罗斯家门口从容地会见这么一位令全世界都头疼的美国总统,本身就是一种强势风格的体现;其次,普京希望通过尽可能推进美俄关系的缓和来为俄罗斯创造更大经济社会发展空间,该目标虽然没有落地,但至少聊胜于无,因为任何一丝光明也都必须始于美俄的互动。甚至,普京有机会再次在全世界面前声明俄罗斯并未介入美国大选,还在第一时间得到了美国总统的直接背书。说白了,对于普京而言,其实没有什么投入或者太多期待,任何行动就都是赚到了的。

    米勒以及所谓“通俄门”调查。随着美国国会两院先后结束针对所谓“通俄门”的相关调查,并相继做出了“俄罗斯介入大选,但没有证据表明与特朗普及其团队有关”的结论之后,独立检察官米勒的调查其实已很不情愿地进入了“鸡肋时间”。越来越多的声音认为米勒的调查太具党争意味,应该要在2018年中期选举之前尽快收场,从而避免扭曲民意选择。共和党主导的国会两院所做出的调查结果可谓苦口婆心:既要维持对俄罗斯负面立场,又要想尽办法尽可能帮助特朗普解套儿。不过,特朗普明显对这种模棱两可的解决方案不买账、不领情。于是,这位美国总统铤而走险地采取了借助莫斯科来施压华盛顿的曲线方针:通过普京的否认而彻底颠覆掉所谓“通俄门”存在的任何可能性。结果显然适得其反,不但得罪了共和党精英层,也激怒了最初得出“俄罗斯介入大选”结论的美国情报系统。传统建制派精英层和美国情报系统正在快速形成某种共识,即必须继续推进所谓“通俄门”调查,有效约束特朗普在对俄政策上的负隅顽抗。峰回路转之间,米勒的调查戏剧性地再度获得了新的动力和继续存在的理由与必要性。

    谁减分?

    特朗普。就美国国内政治格局而言,川普去会晤了普京,无论怎么做,就是错的。客观而言,虽然仍热切期盼与俄罗斯缓和关系,但特朗普还是在整体上保持了一定克制。访问欧洲行前,特朗普公开将普京及其俄罗斯定位为“竞争者”,并努力在镜头前与普京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这些都算是特朗普在对俄政策上被塑造的成效。但即便如此,美国国内的建制派还是执拗地将特朗普的克制认定为所谓“软弱”,即特朗普并未在会晤中就两国关系与地区热点问题给普京划出一条条红线。而且特朗普竟然公开接受了普京否认“介入选举”的表态,虽然回国后很快改口。但无论如何左右摇摆,特朗普这种在会晤中与俄罗斯的“配合”已被美国国内认定为是另一种“串通”。有消息称,国会参议院的民主党人正在叫嚣着给陪同特朗普会晤的俄语女翻译发听证会的传票,要求女翻译到国会交代特朗普与普京会面的细节与具体内容。这一幕无论如何得以最终上演,国内的反对者都会给特朗普制造一个又一个话题与麻烦,这显然是给特朗普大大减分的。

    美俄关系。在一次这样高调的会晤之后,美俄关系依然停留在那里、止步不前——这是极大概率会发生的情况。按照特朗普和普京关于会晤的表达,虽然双方谈及了众多议题,但真正可以接下来推进合作的领域却并不明确,甚至少得可怜。即便是一些口口声声说存在合作空间的议题,也看不出任何落实迹象。这些困境都充分说明了美俄关系所具有的深度结构性矛盾:从历史中走来,在国际热点的现实中积蓄,在当今各层次互动中不可遏制地爆发。面对如此的积重难返,美俄关系不但不会因为领导人会晤而好转,反而会因为在领导人会晤后仍无转好而长期陷入低迷阶段。换言之,当双方领导人在对望之后而彻底失望之时,美俄关系恶化的责任可能成为相互指责的靶子。从这个意义上讲,美俄关系不但不会被带到某个止损点,反而会背负上更大的不确定性。

    北约。刚刚以催款为目标参与了北约峰会,特朗普就在访英之后忙不迭地与普京会面。特朗普的盘算里,俄罗斯显然是用来向欧洲国家施压的,希望德国等国家感受到可能被绕开之后、不得不顺从于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条件。

    但这种所谓“内部矛盾”外部化解决的做法,势必导致北约内部裂隙的极大加剧。作为应对,北约不断加紧与俄罗斯展开军事对峙,以此来打压特朗普与普京会晤并达成共识的空间,避免特朗普成为普京送入北约的“特洛伊木马”。从“海上微风”军演,到所谓“申根军事区”的再次提出,再到加速东扩节奏、考量乌克兰与格鲁吉亚加入北约的前景,所有动作都是针对俄罗斯而来、准确讲是在为美俄领导人互动增加负面压力的。不过,摆出高压态势的北约其实也有不少隐忧。北约持续强调俄罗斯的威胁,并不惜东扩到俄罗斯的家门口,蚕食掉了俄罗斯所坚持的所谓缓冲地带,即触及到了俄罗斯的底线,未来的直接甚至一定烈度的冲突在所难免,以安全为由带来不安全的结果其实是无法预计的。随着特朗普导致的跨大西洋关系的疏离与动摇,欧盟军事防务一体化进程进一步向北约发起挑战。最近一项民调显示,德国民众中的64%认为特朗普才是世界安全更大的威胁,而选择普京者只有16%。如果这种民意表现得以持续,欧洲在防务上加快自主的选择不言自明。(编辑 李靖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