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7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世界杯的流量模式

李一戈

    李一戈

    这届世界杯的比赛场次我看得比较多。跟很多国内朋友一样,是带着纯欣赏的态度看。八强的时候我就跟别人说过,法国将是冠军,克罗地亚是亚军。但因为没有事先留下文字证据,你也可以说我是吹牛。当然,比分没有一次猜对过。

    横向比较看,世界杯应该是场内场外观众总人数最多的赛事(或之一)。因此,亚军受到异乎寻常的关注。这不仅因为克罗地亚只有417万人口,还因为它拥有莫德里奇这样的世界级中场,更因为几位主力球员不无传奇色彩的故事加持。

    很显然,国际体育赛事的名次既不是由一个经济体的人口数量,也不是由其经济总量决定的,否则我们就可能是样样拿第一。体育赛事与GDP等经济指标不在同一个维度,没有可比性,但它们的影响力,没有人可以轻忽,尤其是足球这样的高流量赛事。

    听到有专家说,一个经济体的足球水平主要是由踢球人数、现场观球人数决定的,而不是视频观球人数决定的。从这个角度说,我们还是个足球小国。我不知道他说得有没有道理,反正中国足协也不会听他的,而是早就有了自己的改革发展总体方案。

    那么,供给与需求模型,是否适合于足球市场呢?

    俄罗斯世界杯32支球队,从所在球队代表的经济体来看,人口最少的是冰岛和克罗地亚。借用前述专家的话,即使它们有一半的人去踢球和现场观球,从绝对数看也是足球小国。咱们的踢球和现场观球人数有多少,手头没找到,但估计很多朋友不同意我们是足球小国的观点,那说我们是足球中等规模市场大致没问题吧。

    从供给角度看,很多经济体的国内足球市场差不多,即联赛制。区域有洲际赛事,比如美洲杯、欧洲杯。我们国内赛事是中超和中甲,然后就是在此基础上选出球队去踢亚俱杯,组建国足去踢亚洲杯或其他国际赛事。

    但需求就不可估量了。我们不能说,踢球和现场观球人数决定了足球市场的规模;在我这样的外行看来,视频看球人数才构成了足球市场的主体。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腾讯在2015年花5亿美元买下NBA的5年付费直播版权,就是由于通过视频看NBA的容量足够大。

    如果说,从踢球和现场观球的角度我们是个足球小国,但从视频看球的角度我们就是个足球大市场,或者说足球市场大国。换言之,从供应的角度,我们可提供的最多是中等规模,但从需求的角度,我们是足球大国。

    足球产业具有公共品性质,但中超、中甲以及国际赛事却是市场化运作。供不应求的市场会出现什么现象?价格上涨,或者价格维持高位。那就意味着,从事市场供应工作的个体,流量兑换的话,就必然是高身价。

    从市场交换的意义上说,无论是英超、西甲还是意甲、德甲,拥有高超技艺的球员,都是惊人的天价。然而,正是在这里,出现了产品模式与流量模式的分叉。

    比利时的足球人口属于小国,但德布劳内、阿扎尔、卢卡库的球技,从产品角度看,却是世界级的。也就是说,产品模式的足球市场,个体的身价是与其提供的产品成正比的。所以专家说,法国队的姆巴佩世界杯后的身价将会飙涨10倍。

    流量模式的最大弊端在于,如果供给方很稳定,庞大的需求也很稳定,那么供给方就没有改善供应的内生动力,市场足够大,利润足够高。遑论生产出超乎预期的高质量产品。足球市场是这样,其他以收割流量为主的平台商业模式,也是如此。

    再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过去10多年,我们的住房需求一直很旺盛,长时期呈供不应求的状态,整体而言,作为商品生产者的地产商就无须在产品品质上花工夫。这样一来,规模越大,获得的总收益越高,所以地产商要拼命追求规模。

    流量模式为主导的市场,有没有改善的可能?无非是做大分母,也就是扩大供给。足球市场,也就是增加踢球人数的有效供给。这也不是什么新法子,很多的专家都讲过了。不少人甚至提议大幅增加建设中小学足球场,并适时向社会开放。

    当然,要彻底改变足球市场的供求关系,我个人的建议还是促进流量模式向产品模式转变。如果再生搬硬套到房地产市场,只有当住房完全走出了短缺时代,真正的高品质商品房才会来到。(编辑 李靖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