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7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拯救低评级

    

本报记者 辛继召 深圳报道

拯救低评级

    Wind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AA级及以下债券发行只数占比仅为25.57%,相比去年同期下降约17个百分点。AA级债券能发出来已属幸运,更多的债券已取消发行。当下债券市场的现实是:AAA级信用债抢不到,AA级及以下卖不出去。背后是机构的信用风险偏好大幅下降。在将AA级别债券纳入MLF担保品后,央行7月18日窗口指导银行增配低评级信用债。那么商业银行是否会增配,有哪些顾虑?7月19日债市又是如何反应?(杨志锦)

    

导读

    资管新规以来,大行基本只买AAA、AA+优质国企债券,风险偏好明显上移。理财净值化带来的估值问题是主要原因之一。此外,银行配置债券过程中,基本不参考外部评级,而是有自己的风控体系。

    

    窗口指导再度搅动债市涟漪。

    7月18日,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报道,央行近日窗口指导银行,将向一级交易商额外提供中期借贷便利(MLF)资金,用于支持贷款投放和信用债投资。

    备受市场关注的是窗口指导对于信用债投资,要求对AA+及以上评级按1:1比例给予MLF,AA+以下评级按1:2给予MLF资金,要求必须为产业类,金融债不符合。央行对参与银行给予了一定的额度。

    不过,政策后续仍待观察。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研发现,资管新规以来,大行基本只买AAA、AA+优质国企债券,风险偏好明显上移。理财净值化带来的估值问题是主要原因之一。此外,银行配置债券过程中,基本不参考外部评级,而是有自己的风控体系。

    银行风险偏好上移

    资管新规后,银行配置债券的风险偏好明显上移。

    一位四大行投行部门人士表示,资管新规4月底公布之后,大行的风险偏好明显上移。目前,该行主要配置AAA级的超短期债券,有些AAA的城投也比较危险;AA+评级的债券,优质国企发行的债券也会配置。

    一位城商行资管部人士表示,上半年信用债违约事件频发,原因之一在于资管新规后,理财采用净值化估值,原来预期收益型理财还看不出来,现在一旦违约立马就能看出来,银行理财日益趋向风险厌恶型。AA+及以下等低评级债券违约事件多发,导致民企债券很难发出去。

    2018年以来,信用债发行回暖,但低等级债融资持续低迷。其中,AA级及以下发行规模占比从2017年的近18%下滑到2018年以来的12%,月度净融资额则持续为负。在二级市场上,低等级信用债收益率居高不下,交易近乎冻结,同期中票成交中AA占比由11.52%下降至8.62%,AA-及以下从1.14%下降至0.39%。

    窗口指导信息传播后的第一天(7月19日),资金面总体十分宽松,债市交投活跃,收益率较上日大幅下行。其中,信用债整体成交活跃度大为提升,成交期限集中在三个月以内和六个月左右的AAA、AA+短融产品,主要参与机构为基金和银行。不过,中低评级债券成交虽放量但以城投债为主。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表示,信用宽松的情况下,一般外溢最快的就是城投债,央行政策对银行配置债券是一种激励而非强迫。此外,有些城投已经公布脱离平台身份了,这种应该被算成了产业债。

    一位城商行资管部人士表示,央行通过多给MLF正向激励银行增配低评级债券,各家开始想配点央行鼓励的债券。

    “哪怕不买AA,在买AA+的时候会更放心了。”一位农商行投行人士表示,资管新规发布以来,同业理财收缩,不少银行资管部门很多要调整,暂缓了投资步伐。而在此前,银行资管部的负债成本高,表外相对监管松点,资管部门配置债券一般较银行其他部门都比较激进。

    银行增配债券的另一种可能,是银行赎回自家委外的债券。一位中小银行投行部负责人表示,2017年以来,不少银行赎回了委外账户投资的债券。究其原因,2016年底以来,不少委外账户浮亏,而且扭转无望,部分银行对基金管理人失去了信心,不再信任其投资能力。于是银行提前结束专户、处置资产,部分债券转回银行自己管的账户里。

    后续配置待观察

    不过,政策后续仍待观察。7月19日下午国开债招标,5年期比预期低4bp,加返费比二级低6bp,7年期也低于预期4bp。一位固收人士表示,债市早盘对央行政策对利率债的影响解读为利空,下午利率债需求大增,应该是交易盘和配置盘叠加的结果。从销售反映的情况来看,配置盘比较多。

    一位农商银行投行部人士表示,政策对该行短期实质影响不大。该行今年以来要求配置债券必须为AA+以上,央行政策引导银行购买低评级债券,大行资金实力较为充裕,

    有大行投行人士表示,低评级民企本来就在银行贷款有抵押,这样就限制了企业杠杆率,但部分民企在信用债市场扩张过度,造成本身流动性极其紧张。

    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家银行反馈,央行只是提供流动性而已,并不负责信用风险。外部评级比较混乱,大行都有自己的风控体系,很多AA+的评级也有风险,而且同样AA+的企业,偿债能力差异很大。

    一位股份行资管部人士表示,该行配置债券有自己的风控体系和评价体系,符合本行标准的才会考虑,且“基本不看外部评级”。

    此外,去年以来,央行、银保监会等监管机构对银行的监管分项指标非常细致和严厉,银行需要调整投资结构满足监管要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华东某地方银监局的监测指标中,对当地银行的资金业务、资产规模、负债规模等均设置了监测指标。包括:贷款占总资产比例不低于一定比例;资金业务占总资产比例不高于一定比例,且需压降;营运资金杠杆倍数不得高于一定比例;同业负债依存度维持在较低水平;包括自营、理财在内的非标资产余额到期收回,不得新发生业务等。

    (编辑:杨志锦,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yangzj@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