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7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深陷债务纠纷评级下调 东方金钰重组面临困局

陈红霞;陈菁钰

    本报记者 陈红霞 实习生 陈菁钰 武汉报道

导读

    债务纠纷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让东方金钰本就紧缺的现金资产被捆绑,这给企业运营带来巨大压力。

    因接二连三的债务纠纷,让“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金钰”,600086,SH)深受困扰。

    7月19日,东方金钰发布的公告称,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评级”)将公司长期信用评级下调至“AA-”,评级展望为“负面”;另将公司债券评级下调至“AA-”,调整后公司发行的“17金钰债”不可作为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的质押券。

    联合评级下调公司主体和债券评级,是出于对此前东方金钰因债务纠纷和兑付逾期等一系列”爆雷“事件的考量。其认为公司短期债务规模大,现金类资产少,资产构成主要为存货,其中主要为翡翠原石或成品,变现能力和速度存在不确定性。

    危机频出是东方金钰当前的状态。7月17日,东方金钰收到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相关执行通知书及执行裁定书。其内容显示,因公司与中信信托之间一笔本金约3亿元的债务纠纷,法院裁定冻结、划拨公司、公司控股股东兴龙实业、赵宁、王瑛琰的银行存款约2.47亿元等。此外,法院裁定查封、拍卖、变卖被执行人深圳东方金钰位于龙岗区的一处土地使用权及其上新增物等。

    尽管东方金钰强调,这是中信信托由此前的中睿泰信事件所采取的司法保护性措施,并非执行阶段的强制措施,但大股东居高不下的股权质押率和大规模的短期债务不免受到影响。

    目前,经初步达成意向,中信信托暂时不会对公司被查封资产申请进一步强制执行措施。不过,东方金钰补充道,若公司未能与中信信托达成和解或未能偿还相应贷款,中信信托可单方面执行该裁定。

    由中睿泰信事件发起保护性司法措施的还有百瑞信托。因与百瑞信托的一笔信托借款合同纠纷,东方金钰及子公司深圳东方金钰部分银行账户遭到冻结,百瑞信托申请冻结金额约为3亿元。

    这些债务纠纷还导致金融机构对东方金钰收贷。此前,上海陆家嘴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市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陆金所”)代销的大同证券“同吉8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产品停止付息,因底层借款人——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相关银行账户被冻结,出现2018年二季度利息兑付逾期。

    对此,东方金钰回复“目前已在积极筹措资金尽快付息,并在上述产品合约到期时按合同约定偿还本金。”

    债务纠纷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让东方金钰本就紧缺的现金资产被捆绑,这给企业运营带来巨大压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东方金钰董秘办,但一直无法接通。一位接近东方金钰人士指出,随着国家推行金融领域去杠杆,高负债民企的资金问题都逐步暴露,大部分民企都难以融资或借资,如果没有足够的自有资金,企业经营压力都不小。

    深陷信任危机后,东方金钰正筹划的重组项目被蒙上一层阴影。

    今年4月18日,东方金钰披露重组预案,拟以17.26亿元现金收购三项资产:瑞丽姐告金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瑞丽金星翡翠珠宝交易市场,以及云南泰丽宫珠宝交易市场。

    对于此次收购的资金来源,东方金钰表示收购金龙房地产的款项支付期限延长至交割完成后3-5年内支付,这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公司的付款压力。

    另外,截至3月31日,银行及非银行金融机构对公司及子公司的剩余授信额度约为16.29亿元。此外,公司与控股股东在去年10月约定,可在30亿元额度内在未来三年向兴龙实业循环借款使用,截至3月31日,尚未使用额度为18.12亿元。东方金钰称,上市公司将通过上述渠道及其他自筹方式筹集此次交易所需资金。

    然而在屡次债务纠纷以及应付利息兑付逾期的背景下,东方金钰仍存在无法按时筹集资金,进而导致交易款项不能及时、足额到位的风险。

    对于上交所发来的问询函,东方金钰未能按时、按要求披露相关信息,三次发布延期回复公告。

    7月17日晚间,东方金钰披露的最新重组进展公告显示,公司已与各中介机构对此次重大重组涉及的标的资产进行调整、交易磋商与尽调安排。因重组涉及标的资产的调整,相关工作完成尚需一定时间。

    东方金钰近年的业绩情况也不尽人意。2015年到2017年年报显示,东方金钰营收分别为86.6亿元、65.9亿元、92.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亿元、2.5亿元、1.3亿元,形成“增收不增利”局面。

    与此同时,东方金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分别为-16.8亿元、-10.9亿元及-17.8亿元,连续三年为负值。而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期末余额合计分别为26.7亿元、41.2亿元和49.1亿元。资产负债率则从2016年的67.62%升高至2018年一季度的73.97%。2017年仅存货就占到77.10%。

    联合信用也在对东方金钰的2018年债券跟踪评级报告中指出,“存货规模较大,对公司资金形成一定占用。公司经营活动对资金需求规模较大,需要依靠外部融资平衡现金流需求,导致公司债务负担较重,财务费用支出大,面临一定的集中偿付压力。”(编辑:黄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