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7月2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人民币鏖战6.8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尽管7月20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称“不喜欢”美联储加息,人民币汇率却在中美货币政策持续分化压力下,遭遇新的下跌压力。

    截至7月20日21时,境内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徘徊在6.7652附近,盘中一度跌至过去一年以来低点6.8149;境外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则徘徊在6.7832附近,盘中一度跌至年内低点6.8366,同样创下过去一年以来最低点。

    “当前中美货币政策持续分化主导了人民币汇市交易情绪,不少对冲基金因此将人民币均衡汇率下调至6.80-6.90区间。” 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7月20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尤其是7月20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较前一个交易日下跌605个基点,创下2015年8月汇改以来最大单日跌幅,让对冲基金‘相信’中国央行没有引入逆周期因子提振人民币汇率,进一步增加其沽空人民币获利的预期。”

    记者从多位外汇交易员处了解到,从7月19日市场传闻中国央行向银行提供额外MLF支持信贷投放与信用债投资起,人民币下跌速度开始加快,显示中美货币政策持续分化对人民币均衡汇率的影响力,已经超过美元同期涨幅。

    但是,对冲基金的沽空算盘未必能够实现。

    截至7月20日21时,作为衡量中美货币政策持续分化影响的关键指标——中美利差(即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差距)仍然徘徊在65个基点,较6月底仅下跌4个基点。

    “若中美利差保持在60个基点上方,那么中美货币政策持续分化对人民币汇率的下跌压力将会很快退去。” 美国对冲基金Axiom分析师Gordon Johnson7月20日向记者指出。

    在他看来,不少对冲基金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7月20日下午A股走强带动人民币汇率反弹,令不少对冲基金迅速采取空头获利平仓策略。

    中美货币政策持续分化

    所谓中美货币政策持续分化,主要是本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一再强调美联储渐进式加息并淡化贸易摩擦对美国经济增长影响;中国央行则向银行提供额外MLF资金支持信贷投放与信用债投资。

    “这也是本周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幅超900个基点的主要原因。” Gordon Johnson向记者直言。不过,鉴于忌惮央行干预能力,多数对冲基金对沽空人民币获利显得“小心翼翼”。

    “本周上半周不少对冲基金试探性地压低离岸人民币汇率,通过将境内外人民币汇差扩大至250个基点以上,测试中国央行是否会采取干预措施。”一位香港地区银行外汇交易员告诉记者。

    具体而言,不少对冲基金每天都在比较两大汇率模型(一是有逆周期因子,二是无逆周期因子)所显示的中间价价差,只有确认两者汇价相差无几,才会加大境内外汇差套利交易沽空人民币获利。

    7月19日,市场传闻中国央行向银行提供额外MLF资金用于信贷投放与信用债投资,令对冲基金的沽空热情突然骤增——当天境内外人民币汇率在沽空浪潮迭起的压力下,单日跌幅均超过0.8%。

    7月20日,人民币中间价大幅回调605个基点,令对冲基金“确认”央行并未因周四大跌而迅速引入逆周期因子,进一步加大了沽空头寸,导致周五早盘在岸人民币汇率一度跌破6.81。

    6月底美元指数创年内高点95.5时,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6.62左右;7月20日凌晨美元指数回到年内新高95.6,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却回落至6.79附近,额外增加了逾1700个基点跌幅。

    “在不少对冲基金眼里,1700个基点额外跌幅恰恰与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中美货币政策持续分化所造成的人民币均衡汇率下跌幅度相符。” Gordon Johnson分析说,“因此这并不意味着市场押注人民币单边贬值的预期升温。”

    具体而言,一是当前人民币汇率隐含波动率并未随着中美货币政策分化而明显走高,依然徘徊在5.5%附近,低于2月份创下的年内高点,表明市场没有押注人民币大幅波动。二是过去两天沽空情绪有所高涨,但境内外人民币汇差基本保持在250个基点左右,显示对冲基金忌惮央行干预能力。

    “当周五早盘人民币汇率跌破6.8后,对冲基金反而感到不安,特别担心市场多空格局骤变。”一家香港外汇投资型基金经理7月20日向记者透露,“尤其是20日下午A股反弹与中资银行人民币买盘涌现的共振下,他们迅速跟进结清部分已经获利的空头头寸,令在岸人民币汇率一度回升约300个基点,重回6.80下方。”

    对冲基金沽空策略受挫

    在对冲基金BMO Capital Markets策略分析师Aaron Kohli看来,尽管过去两天人民币汇率跌速加快,对冲基金的沽空策略却未必持久。

    究其原因,衡量中美货币政策分化影响的关键参考指标——中美利差仍然徘徊在65个基点,较6月底仅仅下跌4个基点。

    “这令对冲基金担心沽空策略暗藏隐患。” Aaron Kohli直言,毕竟,多数对冲基金之所以推测中美货币政策持续分化将令人民币均衡汇率波动区间跌至6.8-6.9,一个重要原因是中美利差将随中美货币政策分化而大幅收窄。

    从过往看,去年3月人民币汇率触及近年低点6.9时,中美利差一度收窄至40个基点以内。若中美利差稳定在60个基点以上,要让人民币重回6.9一线的几率将大幅降低。即便中美贸易摩擦升级造成人民币汇率下跌压力,但当前中国资本跨境流动持续平稳,很大程度抵消了贸易摩擦对人民币汇率的负面冲击。

    在Aaron Kohli看来,对冲基金此番押注人民币均衡汇率跌至6.8-6.9,更像是一种短期投机套利行为。毕竟6月份欧洲央行释放鸽派加息信号后,国际对冲基金迅速大举投机沽空欧元,令欧元兑美元汇率从1.18跌至年内低点1.15附近。随着欧洲经济数据企稳好转,如今欧元汇率回到1.1652。

    “其实多数对冲基金打算如法炮制,借中美货币政策持续分化机会押注人民币较大幅度下跌进而短期获利,但并无持续押注人民币大幅下跌的打算。毕竟,决定人民币汇率强弱的主要因素,除了中美货币政策分化,还有宏观经济增长基本面,在这方面中国宏观经济增长前景并不比美国差。”Gordon Johnson指出。

    受特朗普炮轰欧洲操纵汇率、敲打美联储暂停加息的影响,7月20日夜盘美元指数在95一线冲高回落,令在岸人民币汇率从日内低点反弹逾500个基点。

    “这也令对冲基金意识到,美国总统的不确定性,也令押注人民币大幅下跌的胜算迅速走低。”他强调说。

    (编辑:杨志锦,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yangzj@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