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7月2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汾渭平原蓝天攻坚:产业减“重”如箭在弦

危昱萍

本报记者 危昱萍 北京报道

导读

    《三年行动计划》提到,汾渭平原是全国二氧化硫浓度最高的区域,煤炭在能源消费中占比近90%,产业结构偏重且规模偏小、装备水平低,多数钢铁、焦化企业尚未实现稳定达标排放。

    

    滚滚黄河水从壶口瀑布咆哮南下,过了禹门口,河谷展宽、水流缓慢。约摸40公里后,出于山西忻州的汾河在运城的河津市汇入黄河。黄河水再南行近百公里至陕西渭南的潼关县,又接纳了“夸父”曾饮过的渭河。

    三水冲击下的汾渭平原上,生活着近5000万人口。这里是我国农耕文明发祥地,还蕴藏着丰富的煤矿、铝矿、金矿等资源,由此衍生出煤电、煤化工、电解铝等行业,在经济结构转型的冲击下,这些高污染、高能耗的资源性产业发展空间日益狭窄。

    这个重工业集聚区同时也是中国大气污染最严重的区域之一。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汾渭平原的十一城一区,仅山西吕梁、陕西铜川两个城市去年PM2.5浓度低于北京。

    据了解,汾渭平原上的11个城市PM2.5年均浓度平均为65微克/立方米,高出国家二级标准85.7%,仅次于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2+26”城市。

    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近期解读《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下称《三年行动计划》)时就提到,汾渭平原是全国二氧化硫浓度最高的区域,煤炭在能源消费中占比近90%,产业结构偏重且规模偏小、装备水平低,多数钢铁、焦化企业尚未实现稳定达标排放。

    而未来三年,随着汾渭平原被纳入大气污染防治三大重点区域之一,这片全年将近1/2时间难得见到蓝天的大地,将迎来一系列转变。

    “两高”聚集地

    汾渭平原为我国焦炭主产区,且产能在100 万吨以下的小规模焦企及环保设备较差的焦企多集中在此区域。

    根据地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计算发现,2017年,山西晋中、运城、临汾、吕梁,陕西渭南和河南洛阳,六地的焦炭产量合计达6393.7万吨,占全国的14.8%。另据中联钢统计,六地焦炭产能合计超过1亿吨。

    另一大主要工业产品原煤的产量,仅山西四市去年就达到2.5亿吨,占全国35.2亿吨产量的7.1%。

    也就是说,这里每天大概要生产76万吨原煤,17.5万吨焦炭。另外,每天发电量将近5亿千瓦时,其中大部分为火电。

    靠着上述的“两高”产业,加上农业以及部分地区的高新技术产业,汾渭平原十一城一区去年GDP合计约为4.5万亿元。但生活在此的将近5000万常住人口,并不富裕。

    剔除陕西省省会西安、农科城杨凌区,以及中原城市群副中心城市洛阳,为剩余9个地级市画像,它们大多是这样的城市:常住人口在300万-500万;GDP在1600亿元上下,二产占比高于三产,重工业占比高;人均GDP和人均收入都未达到全国平均水平;地方财政收入不到百亿元。

    7月20日,一位在北京工作的河南三门峡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在的那个县,经济一直依赖煤矿和铝矿,大家生活水平都不高,连超市生意都不好。”

    三门峡是中原城市群联动辐射城市,去年该市PM2.5浓度为61微克/立方米,可吸入颗粒物、二氧化硫、二氧化氮、臭氧浓度均超过国家二级标准,空气质量级别为轻度污染。

    《2017年山西省环境状况公报》显示,去年全省11个地级市环境空气质量达标天数平均为200天,同比下降10.8%。其中汾渭平原上的临汾和运城达标天数最少,分别仅128天、161天。

    关中地区情况也不容乐观。陕西西安是74个重点城市中空气质量最差的10个之一,2017年PM2.5年均浓度73微克/立方米,比2015年的57微克/立方米增加了28.1%。

    陕西省环保厅新闻发言人、副厅长郝彦伟表示,陕西省第二产业占经济总量的比重为49.8%,高于全国平均水平9.3个百分点;煤炭占一次能源的比重高于全国8.2个百分点;关中地区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强度,分别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9倍、3.6倍。

    据悉,西安、宝鸡、咸阳、渭南,因未完成2017年约束性指标考核任务,今年7月4日被陕西省政府约谈。

    减霾压力大

    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空气质量越来越接近2020年目标的时候,汾渭平原距离实现目标还有不小的距离。

    7月3日,国务院正式发布《三年行动计划》,与《“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相比,《三年行动计划》最大的调整是汾渭平原替代珠三角,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地区共列为未来三年重点污染治理区域。

    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在此前的国新办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汾渭平原仅次于京津冀区域,是我国PM2.5浓度第二高的区域,同时它又是二氧化硫浓度最高的区域,所以把它作为重点区域。

    《三年行动计划》提出,PM2.5未达标地级及以上城市浓度比2015年下降18%以上。非营利环保机构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主任马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他们的测算,临汾、咸阳、西安、渭南、运城、吕梁、晋中等地,三年内PM2.5浓度较2017年的降幅需超过15微克/立方米。

    地方已感受到这一压力。陕西已发布今年的错峰生产实施方案,蓝天保卫战2018年和未来三年行动计划,未来四年冬季清洁取暖实施方案。地级市如铜川、吕梁、运城、临汾等地也发布了行动计划。

    陕西环保厅从6月中旬至7月中旬,围绕重点涉气企业环境问题治理、燃煤锅炉淘汰、改造等12项重点,在关中地区开展大气污染防治专项督查。

    山西则从本月起,开展焦化行业环保整改达标排放“回头看”专项行动,焦化企业未按要求建设污染防治设施将追责。

    从“散乱污”治理入手

    治霾压力如此之大,汾渭平原该从何处突破?

    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学院教授毛显强建议可以从“散乱污”治理入手,这是一个对当地经济损害低的做法。

    “散乱污企业大多违法违规,基本没有税收,取缔之后短期内会影响局部就业,这时地方政府要及时帮助其转移到新业态,反而可以给新业态创造劳动力供给。散乱污取缔之后,建立新的工业园区,做大规模,效益更好,土地利用更集约,集中治理污染效率也提高了。”毛显强建议,启动资金可以向中央财政申请支持。

    《三年行动计划》也新增了对“散乱污”企业的规定,具体措施包括全面开展“散乱污”企业及集群综合整治行动,制定整治标准,建立“散乱污”企业动态管理机制等等,并提出汾渭平原2019年底前基本完成。

    散煤治理曾被中央督察组点名批评。《三年行动计划》提出,汾渭平原的平原地区2020年采暖期前应基本完成生活和冬季取暖散煤替代。为此,该区域所有城市将成为中央财政支持的冬季清洁取暖试点城市。

    对比京津冀,这片区域预计还将获得环境部、科技部等部委提供的研发、技术等课题和项目支持。

    在区域联防联控上,马军认为,汾河谷地和渭河谷地相对深切,谷地间传输通道相对狭窄,传输不像京津冀那样便捷而频繁。首先应协调控制自身城市间存在的污染传输。不过这块基础薄弱,起点很低,省内联防也需要强有力协调领导。”

    而《三年行动计划》提出,建立汾渭平原大气污染防治协作机制,纳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领导小组统筹领导。该领导小组已成立,由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担任组长,办公室设在环境部。

    产业结构调整成共识

    长期策略上,地方产业结构调整也在进行中。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今年1月,国家发改委和住建部批复《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就提出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

    比如西安,去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分别为39.2%和24.8%,增速比规上工业增速分别高8.7个、9.5个百分点。

    三门峡去年高新技术产业和高成长性制造业领先增长,二者占规上工业增加值比重分别为17%、14.2%,拉动规上工业分别增长2.1个百分点、1.9个百分点。

    对于山西,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高级顾问杨富强则建议:“山西需要摒弃一切围绕煤的发展思路。《三年行动计划》未对山西省单独提出煤控目标,但临汾等四市所属的汾渭平原,三年内煤炭消费总量较2015年需负增长。”

    2016年底印发的《山西省“十三五”综合能源发展规划》预测,2020年山西煤炭消费总量为4.0亿吨。而目前煤炭消费第一大省山东,按《三年行动计划》要求,2020年煤炭消费总量较2015年需减少15%,计算下来将不到3.5亿吨。也就是说,两个目标若实现,届时山西煤炭消费总量将高于山东。

    实际上,山西要打破“一煤独大”的格局,发展新兴战略产业几乎已成共识。山西省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未来五年要基本形成新兴产业快速成长、装备制造业强力支撑、文化旅游业成为支柱、建筑业规模扩大、现代服务业成为重要增长极、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加速涌现、传统产业更具竞争力的现代产业格局。

    (编辑 吴红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