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7月2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药神”现实版:鼎晖携手远大百亿收购澳洲Sirtex幕后

申俊涵

    本报记者 申俊涵 北京报道

    近期,电影《我不是药神》的热映,引发人们对高价抗癌药的热议,而包括监管层、医药公司,甚至投资机构都在思考自身的价值。

    今年上半年,鼎晖投资联手香港上市公司远大医药(鼎晖投资被投企业),以19亿澳元(约95亿元人民币)报价收购澳洲医疗器械公司Sirtex,未来公司产品或将以更普惠的价格引入中国市场。对于中国晚期肝癌患者而言,这是一桩兼具商业价值和社会意义的案例。

    据了解,Sirtex的产品是一种针对肝癌的靶向放射治疗技术,有助通过最佳的肿瘤覆盖而达致最大的疾病控制,对于晚期肝癌治疗具有良好疗效。

    具体来说,该产品能够选择性地高效杀伤肿瘤细胞,但对正常肝组织损伤较小,因此不仅能够起到患者延长生存期、提高患者生存质量的效果,甚至能够使一些晚期肝癌患者从晚期降期至可以手术,也为等待肝移植的患者带来希望。

    “我们关注到Sirtex项目时,《我不是药神》还没上映。当时,我们也觉得非常奇怪,这个产品这么好,中国的病人又多,但为什么用不上。这是今年最头疼的一件事,也是我们做这笔收购的出发点之一。”日前,鼎晖投资总裁焦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

    其实,鼎晖投资在医药领域的投资战绩,也为中国患者带来普惠价值的案例还有更多。而其曾经投资的远大医药、康弘药业、绿叶医疗、康辉医疗、大参林、赛生药业、普利制药、迈博太科、先导药业等都已经成长为行业的头部企业。

    比如,康弘药业治疗黄斑病的原研药产品,已经实现进口替代,并倒逼国际药企巨头诺华同类产品大幅降价;比如普利制药仿制药产品已经通过一致性评价;比如先导药业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新药种子库”,其所拥有的中国创新药产业链上的上游——小分子DNA编码化合物库技术,能有效缩短新药的发现周期1年左右的宝贵时间,提高重大疾病特定靶点的药物研发效率;比如迈博太科团队已先后研发了十余种已上市和处于临床中的抗体药,这些企业必然加速对进口原研药和国内低质量产品的替代。此外,在AI辅助医药研发,提高研发效率、降低成本等方面,不久也能看到鼎晖投资的相关案例。

    收购交易始末

    中国是全球肝癌大国,《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2015》统计显示,中国肝癌患者人数约67万,其中晚期肝癌患者占全球一半以上,肝癌死亡人数在所有癌症中位列前三。但目前,国内缺乏治疗晚期肝癌的有效手段。

    鼎晖长期关注肝癌药行业,其实团队在临床沟通过程中,几家主流的三甲医院的放射科主任、肝胆外科主任都关注到一些肝癌晚期患者飞到国外,使用Sirtex公司的产品,并且疗效很好,医生非常希望有机构或企业将这个产品引进中国市场,帮助肝癌患者。

    Sirtex公司的这款产品名为“SIR-SpheresY-90树脂微球”,是一种永久性单次使用植入式医疗产品。该产品对于晚期肝癌拥有已经证实的疗效,过往十多年在美国、澳大利亚等全球40个国家的1160个医疗中心供应,累计销量超过8.6万剂。

    但因为审批程序问题等因素,该产品一直未能进入中国市场。据了解,该产品在国外以器械审批,但在中国按药类进行审批,需要重新进行临床试验,耗费时间周期较长。而包括北京协和医院、上海长海医院等很多医院都希望引进这种产品,但并没有成功。

    由此,鼎晖团队开始密切关注Sirtex,并在寻找合适的投资机会。作为一家澳洲上市公司,由于股权分散、没有绝对大股东(在西方成熟市场,这通常被视为很好的收购对象),Sirtex进入鼎晖的视野。

    2017年底,三家全球知名公司(包括PE基金和全球最大的放疗设备供应商Varian等)先后向Sirtex提交了全面收购方案。美国是Sirtex的主要市场,美国公司如Varian更容易看清楚Sirtex的发展潜力,认为在当前基础上进一步开发,能够挖掘出新适应症,进一步打开市场空间。最终,Varian在竞标中胜出。

    今年1月31日,Sirtex宣布同意以每股28.00澳元的价格被Varian收购。由于这笔交易已满足所有监管相关的先决条件,Sirtex原计划于5月7日举行股东大会投票批准交易。

    但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尾。而鼎晖的介入,改变了事情的发展方向。5月3日,鼎晖投资交易团队在距离Sirtex股东投票日仅剩4天时,联系到Sirtex董事会,并向其提交非约束性示意性报价函。次日,Sirtex宣布股东大会暂缓,并给予鼎晖一段时间进行加速尽调。

    5月22日,鼎晖联合远大医药提交了约束性报价函,每股33.60澳元,隐含Sirtex 100%股权价值为19亿澳元。6月14日,Sirtex宣布终止与Varian的协议安排交易,并与鼎晖/远大医药签署新的协议安排执行契据,所有董事推荐股东批准鼎晖交易。

    因为,鼎晖牵头财团报价为Varian价格溢价近20%,与Sirtex宣布Varian报价前一交易日收盘价相比有78%溢价,因此市场上不乏对此次交易价格过高的质疑。

    对此,焦震表示,“价格高低是相对的,如果公司未来发展得好,今天贵也不是贵。”他说,美国公司想要并购Sirtex时,考虑的是除中国以外的稳定市场,给出了他们愿意付出的价格。鼎晖并购Sirtex是把中国市场也考虑了进入,值得20%的溢价。

    7月初,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通过了这笔交易的审批,该交易预计在今年9月交割完成。交割完成后,鼎晖与远大医药将共同控制Sirtex公司,加速将其产品引入中国,拓宽销售渠道并进一步发展公司业务。

    加速产品落地中国市场

    虽然,Sirtex产品的治疗方法已获大部份世界主要地区的法规和使用批准,包括各项国际性的临床指引,包括2018新版欧洲肝细胞癌治疗指南及2017版中国卫计委发布的肝癌治疗规范,但Sirtex却始终没有进入中国市场。

    “究其原因,我们认为:一方面是中国政策审批的问题,另一方面是Sirtex团队缺乏对中国市场的认知和重视。我们通过投资的方式,并集合鼎晖投资和远大的专业优势和执行能力,为Sirtex落地中国市场,配备了非常活跃的团队和落地资源,以便中国的病人更早受益。”焦震说。

    根据鼎晖团队初步测算,Sirtex的产品中国市场潜力巨大。在较为保守的假设下,未来5年内,若假设全球其他市场销售额保持不变,若中国市场渗透率达到5.2%,即可实现收入较2017年增长两-三倍以上。据了解,Sirtex2017财年收入约2.3亿澳元,在2014-2017财年平均增速21.9%。

    那么,Sirtex公司产品是否被其他方案替代或仿制的风险?据了解,Sirtex的股价也曾经受到替代方案即将面世的影响,而出现震荡。但后来结果证明,该治疗方案的有效性未能得到充分验证,并且副作用更大。

    现在市场上,Sirtex唯一的竞争对手是一家英国药企,生产的同类型产品目前在中国临床试验的过程中。但焦震对记者表示,鼎晖团队在跟临床医生交流的过程中了解到,Sirtex与对手的本质区别在于:前者使用的材料是树脂微球,而后者使用的材料是玻璃微球。而经过调研,鼎晖从诸多临床医生处得到结论,树脂微球因为质量更轻,而更具优势。

    无疑,Sirtex进入中国后,市场规模将迅速变大。那么,未来鼎晖与远大将如何帮助Sirtex产品引入中国市场?政策的支持是产品引进破冰的前提。近日,李克强总理就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发舆论热议作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加快落实抗癌药降价保供等相关措施。

    鼎晖投资计划在海南先行区率先落地。因为,包括《国务院关于同意设立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的批复》、《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简化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有关优惠政策操作规程的通知》、《关于在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暂停实施<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有关规定的决定》等文件相继发布。

    焦震表示,鼎晖与远大都成立了专门团队,与公司共同研究并执行计划。据了解,鼎晖在股东层面、资本层面、国际层面投入更多精力,随着Sirtex的发展,未来不排除做一些并购。远大在全国有强大的销售网络,在Sirtex产品的中国落地层面会做得更多。

    因为原来股权分散、管理层和股东利益并不完全一致,管理层变动很多,公司很难集中精力,在研发方面走了很多弯路。焦震表示,鼎晖还将针对Sirtex的产品挖掘新的增长潜力。

    比如,针对同样的癌症,原来产品只能进行晚期治疗,现在是否可以进行早期治疗,这件事在进一步研究过程中。第二,针对其它肿瘤适应症,该产品是否同样有用、如何使用。第三,该产品和其他药物组合应用后在癌症治疗上的效果,也是研究方向之一。另外,Sirtex公司产品已布局并深入到全球1000余家顶级医疗中心,未来中国有原研药方面的突破,也可以通过这个网络往外走。(编辑 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