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7月2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政策预期转向引发国债抛售 日本央行入场“救市”

姚瑶

    本报记者 姚瑶 上海报道

    7月23日上午,日本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出了V型曲线,开盘后一度跳涨到0.090%,上周末收盘时为0.060%。 随后在当地时间10点10分日本央行发布通知称进行公开市场操作,将以0.110%的固定利率无限量购入10年期国债,此举为今年2月份以来的首次,消息过后,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跌至0.065%。

    针对日本央行的上述操作,市场认为是为了打压上周五(7月20日)以来形成的该行即将微调政策以应对政策副作用,正是在这样的预期转变之下,出现了本文开头10年期国债遭到抛售的一幕。对于市场的揣测,日本央行金融市场局相关人士对于路透社等媒体表示,早上开始出现了长端收益率急涨的情况,为了抑制这种现象,继续以10年期国债收益率控制在0%左右的水平为目标,实施了市场操作。

    货币政策收紧预期再现

    这是今年以来第二次出现市场转变对日本央行政策预期的情形,黑田东彦3月2日在日本众议院表示,尽管他重申为摆脱通缩将坚持大规模货币宽松路线,但该行或将于2019财年(即2019年4月起)左右开始考虑退出宽松的路径,条件是届时已达成通胀目标。当时受该消息影响,日元兑美元快速走高。

    日本央行将于7月30日-31日召开议息会议,会后将宣布最新的利率决议,而就在上周开始传出为了应对超宽松货币政策所带来的副作用,尤其是对商业银行利润空间所造成的挤压,该行内部可能会在临近的议息会议上决定对政策进行微调,可能是采取更为灵活的资产购买力度,容忍长端利率自然上行,也有可能是维持现行政策但示意政策制定者正在考虑副作用的影响,但不太可能近期宣布大幅改变现行的控制长端利率或资产购买政策框架。

    对于上述传闻,周末在阿根廷出席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的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回应称,对于7月的议息会议的结果做出任何预测是不合适的,他表示任何利率决议都要基于对经济状态等的充分讨论。

    长期以来,日本央行可以说是全球货币宽松政策的大胆尝试者,该行在2013年4月推出了QQE(质化和量化的货币宽松政策),此后几度加码了宽松力度,但更令市场震惊的是2016年1月底该行开启了“负利率”时代,即以对银行的对超额准备金实施-0.1%利率为主,实施量化、质化和负利率三个维度的宽松政策。到了该年9月份,该行宣布放弃年增基础货币目标值的框架,调整为控制长短端收益率即维持短期利率-0.1%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控制在0.0%附近的政策框架。

    超宽松副作用频现

    尽管反复“折腾”,但该行定下的2%的通胀目标迟迟没有达成,甚至在最近还出现了下跌的迹象。而在外部市场方面,美国已进入加息周期,欧央行虽较为鸽派,但也于近期转为较为鹰派的表态。另一方面,长期实施超宽松货币政策的副作用也为外界所诟病。

    据日本央行公布的历史资产负债表数据显示,在2013年初,该行的总资产规模为近158万亿日元,该行在7月12日公布的最新总资产规模数据则扩张到了超540万亿日元,达到了和该国的GDP相当的水平。一方面是该行长期的资产购买行为一定程度上扭曲了该国的金融市场,据日本东京证券交易所6月末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度底的持股比例中,一般被视作反映日本央行购入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情况的信托银行占比上涨0.8%至20.4%,日本经济新闻对该数据做出了进一步的分析发现,在3735家上市公司中,日本央行通过购买ETF成为了其中40%的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国债是该行资产负债表上规模最大的资产类别,该行的持有占比超过了整个日本国债市场的45%。

    另一大颇具争议的副作用是对于日本银行业利润空间造成的挤压,由此日本的银行业纷纷转而加大海外风险敞口,包括更多的外国国债和外币计价的债务资产来提高收益。此外,银行业还试图通过降低人力成本、上调对大型企业客户收费、开始对换汇交易和转账等个人业务收费等手段来应对。根据日本金融厅7月中下旬公布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8年3月的2017财年为止,日本106家地方性银行中有40%的银行出现了至少三财年的连续亏损。

    不过有迹象显示,日本银行的资产购买力度在近一段时间以来有所放缓,自2017年12月以来,其间该行的总资产规模出现了三个月的环比下降,细分来看,该行持有的日本国债水平在近一段时间以来也几乎维持在450万亿-460万亿日元之间。

    尽管市场广泛预期日本央行在下周的会议上并不会做出巨大调整,但存在微调的可能性,三菱东京日联银行分析师评论称,该行可能会采取以下几种微调举措,包括缩短购入国债的期限,对于利率采取更为灵活的操作等。

    道富环球投资管理7月23日发布的季度经济与市场预测指出,日本央行希望在2019财年(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实现2.0%的通胀目标,但基于这方面的进度不大,我们预计日本央行将维持目前的政策立场不变,直到至少2019年底甚至更长时间。

    截至发稿,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报0.082%,上涨超5个基点。日元方面,继上周兑美元升值近1%后,7月23日早些时候日元继续升值,但截止到发稿美元兑日元已上升至111.11水平。

    (编辑:张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