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7月2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拯救多边主义需要各国齐心协力

刘波

    特约评论员 刘波

    在近日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上,贸易问题不出意外地成为全场焦点。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全球四处出击,抨击各贸易伙伴是美国的“敌人”,美国财长姆努钦在会议上承受巨大压力,但姆努钦仍坚持特朗普的保护主义立场和对各国的不公正指责。

    在贸易政策问题上,特朗普正在对世界各国进行“无差别”出击。

    例如,美国对欧盟实施钢铝关税并威胁要实施汽车关税,引起欧盟方面强烈警觉,而欧盟本是美国最亲密的盟友之一。美国挑战世界共识和长期以来已经成形有效的贸易实践,贸然采取攻击性政策,这必然无法得到其他国家认同,使其处于“失道寡助”境地。

    当然贸易矛盾不可避免,就相关问题进行磋商谈判也有必要,但特朗普政府的态度构成对他国的高度不尊重。

    比如法国财长勒梅尔表示,欧盟不会在“有人拿枪指着我们的头”的情况下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美国这样的做法必然要引起全世界的警觉和抵制。

    至于美国向欧日提出的签署没有任何关税、非关税壁垒和补贴的贸易协议的建议,恐怕也不可能得到对方的认可。尽管自由贸易在理论上能增进经济效率,但对不同产业、群体会造成程度不同的影响,所以除了效率考虑之外,各国肯定还会顾及公正与安全问题。假如欧日全面取消关税,其国内的弱势产业必将遭到严重冲击,并带来社会与政治影响,这对它们的经济安全乃至国家安全都会造成严重威胁。更何况美国的这一所谓“倡议”可能并非诚心,而是逼迫对方做出让步的讹诈式做法。

    自从“冷战”结束以来,全球化飞速推进,各国经济交融日益紧密,这不仅创造了丰富的物质成果,而且让很多发展中国家实现了骄人的减贫成就,并创造了一种多元主义、五彩缤纷的全球新文化。以WTO为基础的国际自由贸易体制长期以来行之有效,有功无过,这是不容轻易更改的。而且这并没有损害美国的整体经济利益,相反贸易和海外资金的流入是让美国经济走出2008年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至于美国国内“锈带”等区域的凋敝、失业等问题,需要美国通过国内经济与社会政策去解决。特朗普毫无道理地将原因归咎于全球化,并据此向全世界发难,显然不会得到其他国家的认可。

    除了欧洲和日本外,G20中的发展中国家也看到了贸易战带给全球经济的巨大威胁。贸易紧张的加剧必将给重新发动的全球增长引擎重新造成牵制和阻力。幸运的是,目前的贸易战是美国单挑全世界,并没有发生各方混战,其他国家都没有陷入错误的保护主义逻辑。

    特朗普单方面采取的保护主义行动最终必然造成适得其反的效果。特朗普上台以来,虽然美国经济维持了增长势头,但这主要还是由于奥巴马时期采取了较为理性的政策,一方面继续实行宽松货币政策,另一方面推动国内改革,试图改变美国实体经济的“空心化”趋势。经济政策产生效果都具有滞后性,特朗普只不过是趁着前任成就的东风而暂时无恙,但他的贸易政策基于意识形态冲动和民族主义幻想,最终必然失败。

    保护主义归根结底不过是一种自我伤害行为。美国的行为只会造成自身进口产品价格上涨,并给本国企业的全球产业链造成严重扰乱,并不足以给他国造成多大危害。进而言之,如果各国纷纷对美国征收报复性关税能够影响美国经济增速,如果这种负面影响能够反映在选民意见中,特朗普政府可能被迫反思其政策。所以当务之急是各国要齐心协力顶住美国的保护主义攻势,用实际结果说服美国选民。

    G20作为代表性更广泛、更具公正性的国际组织,在取代七国集团(G7)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主要机构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但G20机制持续发挥作用的前提是大国保持诚意与善意,但这点目前在美国身上看不到。当然这不构成否定G20机制的理由,拯救G20和多边主义需要各国拿出抵制保护主义的诚意与勇气。(编辑 祝乃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