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8月0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交易商协会通报评级机构运行 严监管下评级质量问题凸显

黄斌

    本报记者 黄斌 北京报道

    8月1日傍晚,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银行间债券市场信用评级机构业务运行及合规情况通报》(下称《通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存续的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公开发行主体共计1744家,AA级、AA+级、AAA级占比分别为37.67%、32.57%、26.61%;AA+及以上发行人占比59.17%,同比上升3.85个百分点。

    分机构看,各家所评AA+及以上发行人的占比均同比上升,其中大公资信和上海新世纪升幅最高,分别上升8.06个百分点和6.49个百分点;次之为东方金诚,上升5.46个百分点;联合资信和中诚信国际分别上升4.78个百分点和3.02个百分点。

    二季度AA调至AA+占比61%

    《通报》显示,二季度,评级机构级别上调和下调分别发生80次和32次。其中,级别上调集中在由AA级调升至AA+级,占上调次数的61%;级别下调的原级别分布于CC级至AA+级,原级别AA级的发行人家数占比55.00%。

    “二季度以来,AA及以下债很难发出来;发行人有动力让评级机构上调级别,所以评级上调集中在AA升到AA+就不奇怪了。”对此,北京一位券商债券承销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今年5月,债券市场违约增多导致AA评级及以下发行人发债难,而二季度评级上调主要集中在AA级升至AA+级,亦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市场状况。

    《通报》还显示,二季度新增5家违约发行人,且评级机构在发行人违约后大跨度下调级别。过程中,评级机构对信用风险的揭示及预警方面的能力不足。例如,大连机床、丹东港、凯迪生态等主体的多只AA级债券发生违约,违约后,评级机构采取断崖式下调评级的方式,一次性调降16个子级到C。

    过去一年里,尽管监管大力收紧,整个债券市场评级虚高的问题依旧严重。今年以来,AAA评级主体的数量及债券余额占比出现了数个百分点的上升。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8月1日,全市场共有4470家债券发行人,其中AAA评级主体有699家,家数占比为15.64%,余额占比为64.28%;AA+评级主体为991家,家数占比为22.17%,余额占比为21.20%。到了2018年8月1日,全市场发行人共计4429家,其中AAA主体792家,家数占比上升逾3个百分点至17.88%,余额占比上升近4个百分点至68.19%;AA+主体数量为1019家,家数占比与去年同期略升至23.01%,余额占比则略降至19.05%。

    利益冲突影响评级独立性

    信用评级是债券市场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之一,评级机构作为中介机构,既要为发行人服务、从发行人处获得评级收入,同时也要对投资人及其他评级使用者负责,在各种复杂的服务与被服务的相关关系中,产生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而各方之间的利益冲突问题,影响着评级的独立、客观、公正。

    8月1日,北京某券商资管部人士表示,评级报告本应充分揭示受评对象风险、客观表达评级机构中介意见,但在实践中却成为了“美化”甚至“宣传”评级对象的平台。“特别是对于发生级别变动的项目,从评级报告中看不出调整的理由和依据,部分报告仅更新年度数据、与上年内容大同小异。”

    数位业内人士表示,如今市场上存在个别评级机构向其评级客户提供所谓“咨询服务”的现象,其收取的服务费远高于评级费用,扰乱市场秩序。

    “左手评级,右手咨询,在这样的利益关联下,很难相信评级机构得出的级别、出具的报告还能够保证其独立、客观和公正。”其中一位评级业人士说。

    目前,评级市场的行政规章、自律规则均对评级机构提供附属业务有明确的禁止性要求,比如交易商协会《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信用评级业务自律指引》第十五条规定“信用评级机构及其从业人员不得有不正当交易、商业贿赂以及向受评企业提供咨询服务等影响信用评级质量的违法违规行为”。

    “是否属于咨询等方面的服务或建议,目前尚待监管机构调查确定,但评级机构合法合规开展业务,是作为一个市场参与者最基本的要求。”前述评级业人士表示。

    去年以来,各监管机构对评级乱象的打击力度明显增强。

    2017年,证监局对证券评级机构开展现场检查,分别出具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交易商协会就联合资信在评级过程质量控制制度执行不到位、未及时启动跟踪评级等违反银行间市场相关自律规则指引的行为,给予通报批评自律处分并责令整改。

    2018年,证监会、交易商协会首次开展联合现场检查,堪称史上力度最强的一次现场检查,评级机构利益冲突防范机制能否有效运行、评级报告是否有效进行风险揭示成为检查重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联合检查目前已接近尾声,检查结果有望在证监会的行政监管措施及交易商协会的下一季度通报中呈现。

    (编辑:李伊琳,邮箱,liyil@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