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8月1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土耳其里拉崩跌搅动全球金融市场 新兴市场货币短期面临严峻考验

周智宇

本报记者 周智宇 深圳报道

土耳其危机引发“蝴蝶效应”

    8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对土耳其的铝和钢材分别征收20%和50%的关税,土耳其里拉狂泻程度达到顶峰,当天里拉对美元狂泻近20%,土耳其陷入了新兴市场历史上最糟糕的货币危机。土耳其货币崩跌,使得市场恐慌情绪继续扩散。8月13日,亚太股市集体下挫,新兴市场货币也遭到重创。短期来看,新兴市场货币仍面临严峻考验。长期来看,新兴市场国家受到的影响将强弱有差,里拉的急跌难以破坏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积极基本面。(包芳鸣)

    

导读

    土耳其面临的“经济威胁”具备其特殊性,尽管短期内对新兴市场国家造成情绪上的影响将持续,但长期来看,这些新兴市场国家受到的影响将强弱有差。

    

    暴跌的土耳其里拉再次挑动了本已脆弱的新兴市场国家投资者们的神经。

    8月13日,亚洲交易时段早盘土耳其里拉一度跌破7.23里拉兑换1美元的关口,但随后土耳其银行宣布为本国银行间提供流动性,里拉兑美元跌幅缩窄。而南非兰特则开盘重挫,跌幅超过8%,创2016年6月以来新低。

    “脆弱五国”(Fragile Five,包含南非、巴西、土耳其、印度和印尼)中两国的汇率——土耳其里拉、南非兰特近期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跌,土耳其里拉近五日跌幅超过30%,而南非兰特近五日跌幅超过15%。恐慌情绪也蔓延至其他新兴市场国家,马来西亚林吉特、印尼盾等其他新兴市场货币也受到拖累,俄罗斯卢布兑美元也跌至两年低点。

    8月13日数据显示,MSCI国际新兴市场货币指数下跌至一年多以来的最低水平,MSCI除日本外亚太地区股票指数则下跌1.7%。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综合采访获悉,土耳其里拉的下滑让本已饱受全球贸易局势动荡困扰的投资者出现恐慌,加速部分新兴市场国家中的资金回撤。但土耳其面临的“经济威胁”具备其特殊性,尽管短期内对新兴市场国家造成情绪上的影响将持续,但长期来看,这些新兴市场国家受到的影响将强弱有差。

    不浪漫的土耳其

    曾经“想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但现实中汇率暴跌和通胀飞涨却让土耳其浪漫不再。其不断发酵的经济和金融问题也在8月10日达到一个“沸点”,并随后引发了全球市场的“蝴蝶效应”。

    “土耳其资产价格在过去数月持续下跌,但该新兴市场国家价格异动并没有引起金融的足够关注。”FXTM富拓中国市场分析师钟越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8月10日当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重挫超过18%,欧洲股市普遍收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也收跌约200点,终结了八连涨的走势。CBOE波动指数(VIX)也在8月10日当天大涨19%,并在8月13日截至记者发稿时涨幅超过26.7%,报14.28,创近一个月的新高。此外,土耳其国债也在8月10日大幅下挫,创下10年期债券收益率达22.11%的历史新高。

    FXTM富拓货币策略和市场研究全球主管Jameel Ahmad认为,土耳其危机以及美元持续走强令亚洲市场和亚洲货币面临进一步震荡的风险。

    从股市看,部分被动型基金投资者为了止损土耳其市场中的损失,也不得不卖出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资产以降低仓位,导致新兴市场国家的资金流速加剧。

    Jameel Ahmad指出,如果土耳其的局势继续引人关切,那么这一周的市场风险偏好可能再受打击。“目前土耳其里拉处于危机状态中,投资者对土耳其资产的信心处于极低水平。但令人吃惊的是,完全没有迹象显示投资者已完成对‘坏消息’的定价。”Jameel Ahmad说。

    长期市场仍将分化

    至少从目前的市场表现来看,土耳其市场的恐慌仍将持续一段时间。

    “全球投资者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土耳其货币危机的诱因可能引发其他市场连锁反应。”Jameel Ahmad称,但这只是交易员需要消化的另一个威胁因素而已,全球市场已深受全球贸易战、特朗普执政带来的不可预测性的影响。

    Jameel Ahmad指出,目前市场上的消息主要涉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政治风险,但这些消息的不确定性使得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变化时点短期内不易预测,未来一段时间内全球股市仍会走向不明朗、新兴市场货币不受青睐。

    “但里拉的贬值是多方面的,不仅仅是因为经常性账户赤字和外汇储备不足等外部疲弱的状况所导致的。”摩根大通资管公司全球市场分析师Kerry Craig在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土耳其内部政治环境的挑战性也是一个因素。从内部政治、经济环境的角度来看,土耳其里拉下跌的驱动因素是土耳其所独有的。

    摩根大通资管公司全球市场分析师Gabriela Santos则表示,随着人们对新兴市场的情绪恶化,土耳其确实被视为新兴市场中较为脆弱的经济体之一,其经常账户赤字占GDP的比例为6%,政府债务中39%以美元计价。

    此外,土耳其在MSCI国际新兴市场指数中仅占0.6%,在摩根大通(J.P. Morgan)新兴市场债券指数(J.P. Morgan Emerging Market Bond index Global)中仅占5.9%,Gabriela Santos认为,投资者对土耳其的敞口可能有限,尤其是在股市方面。

    Gabriela Santos指出,虽然土耳其在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中只占很小的比例,但投资者担心土耳其的问题会对全球其他市场造成损害。但是,在投资者对新兴市场资产类别产生负面情绪之际,其它新兴市场国家的处境要好得多,新兴市场国家的经常账户赤字很小,仅占GDP的-0.1%,政府债务总额的8%是外币,通胀率达到或接近央行目标。

    Kerry Craig则表示,从2018年整体情况来看,虽然美元加息让新兴市场国家市场承压,但其中一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经常账户赤字较小,甚至盈余。使得土耳其里拉、南非兰特和阿根廷比索的大幅贬值并未在其他的新兴市场国家上演。

    “这让人放心,因为市场正在区分强者和弱者。”Kerry Craig说,从长期来看,里拉的急跌也不应破坏其他新兴市场的积极基本面。

    “因此,投资者应该记住,土耳其并不是新兴市场其他国家的代表。”Gabriela Santos说。

    (编辑:包芳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