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8月1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终于亮出新能源底牌: 北京现代期冀“重回赛道”

左茂轩;杜巧梅

见习记者 左茂轩 实习生 杜巧梅 北京报道

导读

    面对逐渐形成的困局,现代希望通过新能源车型的密集推出,助力其重回赛道。此时此刻,现代必须在中国市场亮出新能源的底牌了。

    

    8月7日,北京现代全新插电混动版索纳塔在杭州正式上市。

    对于全新索纳塔的上市,北京现代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樊京涛表示:“这意味着在国内合资企业里,北京现代率完成了EV、HEV、PHEV三大新能源系列全部量产。”

    不难看出,作为北京现代推出的首款PHEV车型,全新索纳塔的上市不仅是北京现代在新能源领域“一个全新的里程碑”,也是北京现代“革自己的命”的开始。

    在经历了2017年的“滑铁卢”之后,销量触底的北京现代在上半年交出不错的成绩单。根据乘联会数据,2018年1-6月,北京现代总共销售了38万辆新车,同比增长26.16%。

    在中国汽车市场逆势的环境下,北京现代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但现状也不容乐观,北京现代的增长一方面是因为去年同期销量表现差;另一方面,销量的增长源于产品价格的下调,而持续的降价则损伤了北京现代的品牌力,加快布局新能源或将成为北京现代“自救”的重要举措。

    现代全面布局新能源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北京现代曾经依靠密集布局每一个细分市场,在合资车企中一路高歌猛进。

    自2016年起,新能源汽车开始逐渐成为中国汽车市场的“主流”,造车新势力成为搅局者,自主品牌依靠新能源“弯道超车”,合资车企也纷纷发力,在中国新能源市场上分一杯羹。而曾经依靠传统燃油车打入中国市场的北京现代,似乎有些后知后觉。

    在此前的中韩汽车论坛上,现代汽车集团环境技术中心首席代表李记相也曾公开表示,“现代汽车没有及时应对中国电动车市场的变化,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判断失误。”

    面对逐渐形成的困局,现代希望通过新能源车型的密集推出,助力其重回赛道。此时此刻,现代必须在中国市场亮出新能源的底牌了。

    按照规划,除了8月7日上市的全新索纳塔PHEV,今年下半年北京现代将推出4款新车,包括全新悦动RV、两款全新SUV、高性能魅力轿跑LAFESTA。

    除此之外,根据2016年发布的“新能源战略-NEW计划”,北京现代将在2020年之前推出9款新能源车型,且未来的新能源车型销量占比将超过10%。

    “2011年至2015年期间,北京现代已经量产了4种不同类型的新能源汽车,包括混合动力汽车、燃料电池汽车、纯电动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到2025年,我们将把新能源汽车阵容扩展至38款。”现代汽车集团主管、中国汽车市场规划与发展高级副总裁黄贞烈公开表示。

    全面布局新能源,对北京现代来说不仅是一句口号,韩国总部强大的技术储备似乎为北京现代发力中国新能源市场留足了底气。

    早在2013年,现代汽车途胜FCEV版正式上市,成为全球首家推出氢燃料电池量产车型的企业。

    自去年现代汽车在国内首次发布其氢燃料电池研发进程后,现代汽车集团在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后来居上“。数据显示,2017年现代汽车集团在全球范围内销售新能源汽车24万辆,位居全球第二、欧洲第二、北美第三。

    但对于北京现代而言,当务之急是占领新能源市场,重回“百万销量俱乐部”,因此,全新索纳塔插电混动PHEV的上市也被赋予了更多的期望。

    “去年插电混动的市场只有7万台,市场很小,这部分的消费需求目前还没有被真正的激发出来。”北京现代常务副总经理刘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新车补贴后售价为18.98万元-22.38万元。这个售价正好处在下压自主品牌,上接合资竞品的区间,同样面临着福特新蒙迪欧、博瑞GE新能源、荣威e950等强劲对手的竞争压力。

    “悍将”刘宇如何自我革命?

    8月7日,与新车一同亮相的还有北京现代全新的高管团队。人事变动显然是北京现代未来规划的重要部署。换句话说,北京现代希望能够借力新的领导班子“重回赛道”。

    7月3日,北京汽车股份公司宣布人事调整。现代汽车集团副社长尹梦铉接替谭道宏,出任北京现代总经理;北京汽车副总裁、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采购中心主任刘宇接替陈桂祥,出任北京现代常务副总经理。

    对北京现代来说,刘宇堪称销售悍将。早在2008年,刘宇就任北京现代销售本部南区事业部部长一职。2009年,刘宇带领销售团队实现了北京现代1-8月区域销量同比增长65%,市场份额上升1.2%的业绩。2010年,刘宇转战北汽自主,实现北汽首款自主产品E系列年底累计销量20008辆,将E系列推向细分市场的前五名。

    而“悍将”刘宇的当务之急在稳定基盘的基础上,提振销量,但是这样的提振不能操之过急,更不能将所有压力转移给经销商。

    今年4月份,北京现代将2018年总销售目标从90万辆调整至95万辆。上半年,北京现代已经完成了销量目标的40%。

    北京现代如果真要实现今年的销量目标,除去上半年已完成的38万辆,下半年则必须完成剩余的57万辆,月均销量须达到10万辆左右。这样的任务,对于刚刚恢复元气的北京现代来说,压力颇大。

    “尹总来了之后,我们每天基本上有两次一对一的讨论,也是基于目前中国市场的变化,我们正在做内部沟通,其中有两个关键的问题,一是韩国现代强大的能量如何释放到中国市场,二是中国市场的需求如何把握住,这也是我们两个的各自的强项。”刘宇直言。

    在刘宇看来,北京现代思考的问题,不仅仅是回到百万,而且还有中国市场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产品,如何让北京现代和现代汽车集团强大的研发体系释放出能量。“我们要看得远一点,中国市场太大了,完全可以做到引领全球,所以这时候我们要革自己的命。”

    在变革的过程中,现代总部的高管团队已经明显意识到中国汽车市场的重要地位。在烟台建立研发中心,加快产品投放、推出了“中国专属车型”,一系列动作非常密集。

    “今年我们主要精力开始技术的高端化,技术的高端化不是技术的价格贵,而是满足消费者需求的程度更好。”刘宇认为,当前北京现代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快速满足中国消费者的需求。

    满足消费者需求的速度越快,成功的速度就越快。唯快不破,曾经创造了现代速度的北京现代,在遭遇了困境之后,依然需要速度力重回赛道。

    刘宇认为,与互联网行业、IT行业相比,汽车产业在响应速度上有差距,这也是整个制造业面临的问题。

    “汽车就是靠技术,造车只讲情怀,只讲造车理念不行,还是要技术落地。这时候对制造速度慢的事情要快速解决,甚至本土企业对我们响应比较弱的问题,也要快速解决。一旦研发能力爆发出来,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刘宇对未来满怀期待。

    然而,在自主品牌占据着国内新能源市场的先机,一众合资品牌纷纷试水新能源的背景下,失去先机的北京现代能否凭借“速度”后来居上,在众多合资品牌与自主品牌的竞争中分得一杯羹,从而实现重回“百万销量俱乐部”的目标,北京现代还要经历考验。

    (编辑:何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