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8月2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打击旅游行业潜规则 使市场竞争更充分

祝乃娟

    本报评论员 祝乃娟

    近日,新华社发文警示人们低价旅游团的各种陷阱。这个问题在暑假旅游高峰里特别突出。日前,北京市旅游委会同多部门依法取缔涉事非法“一日游”黑窝点,并责令多家购物场所停业整顿或停止“一日游”有关业务。

    低价旅游团问题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因为其利益链已经非常成熟,这一链条包括发虚假低价信息、揽客、变更行程、强制购物或消费、牟取回扣等,组团社、地接社、导游、司机、购物点环环相扣。虽然近年来也进行了一些规制,比如修订旅游法和旅行社条例,但在庞大的市场需求和回扣利益链条驱动下,“低价游”仍是难以根治。

    “低价游”这条利益链条产生有一定的现实土壤,它首先利用了国人贪便宜的心理,这跟一些以低价取量的电商平台是相同的道理,尽管价格低廉,但是许多物品的质量要么不合格要么是山寨。其次,许多硬件设施以及景区设计,对初次到访的游客来说并不友好和便利,比如一些大的景区,景区线路指示不明,甚至一些地方的国家森林公园,不报团即很难游玩,设计对散客极不友好。这种情况下,人们必须要报团,报团时又容易被那些低价团所引诱。而且,“低价游”还加剧了游客人群和旅游从业者们的对立情绪。从以往一些公开的所谓黑导游训斥游客的视频来看,导游对报团低价游但不购物的游客非常鄙夷,反而认为这些游客是骗吃骗喝占便宜,逼迫游客接受潜规则。这种对立最后会让人们觉得这个市场本身就是恶的,潜规则非常普遍。

    随着消费升级的不断发展,人们越来越多越频繁地造访自己未曾亲至的景点,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如何能够确保旅游不是一种购物的折磨,而真的是一种赏景、游玩与学习的旅程,这亟需规范市场、完善行业规范,打击潜规则。

    事实上,“低价游”不只损害的是消费者利益,它也败坏了市场风气,违约成为一种常见的现象,人们会在这种潜规则之下变得麻木,这不利于市场的成熟。由于暑假是旅游高峰期,一些地方也针对低价团进行了整顿,比如央视近日曝光的四川某购物店销售存在讲解员冒充“富二代”诱骗消费、导游收受回扣的行为。这些行为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应该严厉打击各类涉旅违法违规行为,加大“行转刑”力度。行政处罚的违规成本当然不如刑拘的违规成本高。不过,群众的举报线索应该能够顺利便捷地通过一种常规渠道积极被移交警方,地方打击此类低价团,应该建立一种常规化的工作方式,比如地方的市场监督管理局与警方应该建立一种常态化的沟通机制,及时将群众的举报线索移交给警方。

    规范旅游行业,也应该被纳入诚信社会建设,首先,地方应该建立本地的旅游行业“红黑名单”制度;其次,应该建立全国性的数据库,将旅游违法违规行为列入失信记录,纳入工商、发改、法院等部门的失信记录,实现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在低价团普遍存在的现状下,旅游市场并不能够自行出清。相反,如果不积极肃清市场秩序,那么还可能出现那种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消费升级不断深化,人们对出行和旅游的品质要求更高,因此一些知名的平台也出现了定制旅游服务,比如携程就有定制团,价格不菲,但是保证纯旅游、强调全程无购物,再如一些专门做定制旅游团的公司,人们通过微信公众号就可以定制自己的行程与计划。此外,近年来寒暑假还有许多教育机构都推出了针对儿童和学生的游学团,等等。这些定制团和游学团都强调旅游品质与服务意识,以客户为中心,无购物。

    这些旅游产品的出现满足了一些高端的出行需求,也是在“低价团”的现实土壤中经过细分市场脱颖而出的,但是,如果“低价团”现象持续普遍存在,许多潜规则和败坏市场风气的不良行为,会影响到定制团的服务品质,因为市场中的个体互相影响,一些旅行社既有低价团,又做定制团,那么价格不菲的定制团的品质可能无法保证。另外,目前定制团以及游学团的价格偏高,这些旅游产品的出现最初可能是为了摒弃“低价团”而生,这凸显了它们不购物不宰客的特性,但是价格不菲也是痛点。如果“低价团”能够得到普遍抑制,普通旅游团的团费合理上涨之后,服务品质得到上升,那么旅游市场的竞争会更为充分,相应地,定制团的价格会更加合理。(编辑 欧阳觅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