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8月2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把握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边界均衡

    8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推进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的措施,鼓励金融机构增加小微企业贷款,降低融资成本。会议要求适当提高贷存比指标容忍度,支持小微企业贷款;要求支持发行小微企业贷款资产支持证券。会议还要求坚持稳健货币政策,不搞“大水漫灌”。在此以前一天,央行副行长朱鹤新表示,下一阶段央行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但绝不搞“大水漫灌”。

    根据8月21日朱鹤新副行长介绍,今年以来推出的一系列缓解融资难融资贵政策措施,效果正在逐步显现。7月末,普惠口径小微贷款,即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与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同比增长15.8%,比上年末高6个百分点,平均利率水平为6.41%,比上年末下降0.14个百分点。

    可以看出,当前金融政策主要强调两点,一是坚持稳健货币政策,不搞“大水漫灌”;二是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在上个月末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要求“通过机制创新,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意愿”。

    首先,坚持稳健货币政策,不搞“大水漫灌”,这个目标需要完全落实。在2014年左右,由于我们遭遇了三期叠加,导致经济增速下滑,当时也提出“不搞大水漫灌”,只能“喷灌滴灌”,但是,6次降息5次降准导致了货币政策实质宽松,随之而来的是全国性的住房价格上涨,从而陷入两难的境地:如果维持高价,则冲击实体经济;如果房价下降,则会面临金融风险。

    正是基于过去几年金融领域的表现,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的要求,并将防范与化解金融风险作为三年攻坚战的首位,必须守好货币总闸门。并在此基础上提出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以及结构性去杠杆,既防范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又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高质量发展营造适宜的环境。

    今年宏观经济政策进行了一定的调整,有人认为货币政策要转向宽松。但我们一定要防止出现前几年那样的实质宽松。尤其是在美联储可能持续加息以及强势美元的外部环境下,如果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会恶化通胀预期并让人民币汇率承压,使得金融不但不能为实体经济服务,还会干扰整个市场体系的运行,强化结构扭曲的趋势。

    其次,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应当是一个长期的机制探索与创新的过程,这也是大部分国家依然没有解决的难题。一直以来,我们都以定向降准的方式要求金融部门为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服务,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采取有效措施,核实资金是不是最终流入了小微企业。

    金融机构被要求加大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还要不提高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但是,生命周期很短的小微企业风险特别高,金融机构必须考虑自身风险。因此,金融机构为了满足下达的规模指标,同时又规避风险,有可能以小微信贷的名义支持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和房地产市场。

    小微企业都不是资金密集型,也不是投资型,融资主要是用于日常运营的流动性需求,而投资主要是靠自身的积累。小微企业面临普遍性困难,并非融资难产生的,主要是市场环境变化带来的压力。比如地租、人工、原料等成本大幅上涨,环保要求加强以及市场需求萎缩,等等。政府应该着力改善它们的营商环境。

    小微企业的草根性,也导致自身普遍存在很多问题,比方说财务不规范的问题、规模效应欠佳、抵押品不足等,导致金融机构很难通过规范的方式向他们提供融资,这些都不是金融机构所能解决的困境。

    我们认为,金融工作应该坚持结构性去杠杆大方向不动摇,同时增强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能力,最终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高质量发展营造适宜的环境。那么,这就要求货币政策要处理好稳增长与防风险、内部平衡与外部平衡、宏观总量与微观信贷之间的关系,坚决做到不能搞数量型的大水漫灌。

    在推动机制创新,提高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意愿的同时,不应该对金融机构提出过多的规模要求、数量指标等,应该让金融机构根据市场风险自主经营、风险自担。与此同时,一些监管标准可以微调,但不应过度放松,把握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边界均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