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8月2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金牌保代报告 ——项目荒下的保代生存现状 投行“荒芜”生态: 项目“断层”打卡上班、月入一万跳槽无门

谭楚丹

本报记者 谭楚丹 深圳报道

导读

    如今IPO申报出现“断层”。公开资料显示,自7月9日至今已连续6周无新增报会企业,去年同期则有28家。

    

    正值暑期,尽管已离校两年,华中一家小型券商投行人士心思也不在工作上了。

    两年前投行扩招,她随后进入IPO团队,意气风发,努力学习经验。干劲在今年受到打击,其参与的IPO项目今年申请终止上市。

    “今年行情不好,大家基本闲着。其他项目虽然有开展,但培育和变现需要时间。大家都很丧,每月到手不到一万,无心工作,在关注跳槽机会。”该名投行人士表示。

    行业变天,活少、裁员、降薪、跳槽难,成为投行当下的写照。有资源的保代尚能熬过“寒冬”,但大部分投行底层员工迷茫何去何从。

    投行有多闲?

    “投行为什么要考勤打卡?”江浙一家小型券商投行人士20日告诉记者。据了解,公司今年通知投行要在八点半前出勤,有项目例外。在他看来,在“展业难”的行业背景下,打卡制度对没项目的同事而言很“难熬”。

    不止是一家。深圳一家中型券商人士20日谈到,公司对投行从业人员要求坐班。“有项目可以在外出差,没项目的要回来坐班,公司要确保出席率以及项目上每个时间段员工的位置。”

    今年以来,投行业务进入“寒冬”。上半年IPO审核放缓,材料撤回潮出现;再融资收紧,二级市场变脸,定增与债券发行难度增加;并购重组审核从严,不停牌操刀困难。

    投行有多闲?一组数据或许可以“管中窥豹”。

    以在证监会正常审核的IPO项目为样本,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上半年的统计,共有593名保代有项目在排队,在上半年行业3553名保代总人数中占比只有16.69%。

    而在半年前(今年1月初),根据记者统计,彼时3493名保代中有882名保代向证监会申报了IPO项目,占比25.25%。半年间下滑8.56%。

    这与发审委的审核节奏有密切关系。年初排队家数共有495家,半年后“堰塞湖”降至314家。与此同时,半年期间近300家IPO企业终止上市申请。

    如今IPO申报出现“断层”。公开资料显示,自7月9日至今已连续6周无新增报会企业,去年同期则有28家。

    深圳一家小型券商投行人士21日表示,IPO项目开展困难,“主要是IPO难立项。监管层审核严格以后,公司的立项门槛提高了。我们现在主要忙其他项目,比如多做几单新三板持续督导的业务。”

    相较之下,在行业“寒冬”下,能让项目变现的保代令人艳羡。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截至8月10日,由新发审委审核后并顺利上市的公司家数已经达到99家,涉及193名保代,这意味着奖金在望。

    其中,有7名保代各有2家企业完成上市,分别为中金公司保代方磊、中信建投证券郭瑛英与王万里、华林证券何书茂、银河证券马锋、中信证券庞雪梅、华泰联合证券石丽。

    数量只是一方面,募资规模也影响保代收入。受益于工业富联(601138.SH)271亿首发募资体量,中金公司两名保代或挣得盆满钵满。中信建投证券保代郭瑛英排名第三,其承销保荐的宁德时代(300750.SZ)与成都银行(601838.SH),合计募资79.86亿元。

    除已经完成项目变现的以外,正在会里排队审核的保代也潜力无限。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今年上半年东北证券保代王振刚在会排队IPO数量最多,共有3家。另有47名保代均签字2个项目,占比7.32%,他们集中供职于头部券商,如中信证券、中金公司、中信建投证券。

    降薪去产能

    受监管环境和市场环境影响,项目少影响投行整体收入,直接关系从业人员薪资待遇,甚至去留。

    从券商收入角度来看,上半年整体下滑。根据已披露的券商中报显示,中德证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22亿元,净利润-3,823.23 万元,成为首家中报披露亏损的投行子公司,公司上半年IPO项目仅完成1个。此外,长江证券投行业务下滑27.56%;国元证券下降18.66%,报告期内也只完成1单IPO项目。

    但投行人员成本巨大,让不少投行“坐不住”了。

    部分券商已经实施“降薪”。申万宏源证券投行在上半年就被员工爆出月薪到手不及5000元,主要因为公司上半年对薪酬制度作出调整。据了解,新的薪酬制度中规定,投行绩效工资占基本薪酬比例在30%~5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获悉,在2018年年初中信建投开始了调薪之举。降低所有保代固定津贴的金额,比如将ED级别保代固定津贴调至1.2万,VP级别降低至2万等。而保代的签字费用也将分期支付。

    华融证券也有调薪动作,有内部人士表示,调整后工资降幅达到40%-50%。“开会时领导意思是这次调整是为了纠正过去错误政策,认为以前发放的固定薪酬太多了。”华融证券一名内部人士表示。据了解,离职潮已经掀起,公司不少员工排队等离职证明,有的等候已经超过一个月。

    而在华南地区,项目储备尚充裕的大型券商,还未进行大举措调薪。

    华南一家大型上市券商投行人士22日向记者表示,目前公司还未裁员降薪,但是月度奖、季度奖已经延迟发放。

    深圳一家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告诉记者,近期投行已经开始节省费用,比如取消投行的住宿补贴、话费补贴;同时要求出差时高铁只能买二等座,省会城市住宿报销不能超过550元。

    投行“去产能”主要缘起过去多家投行扩招人员,无奈监管政策猛然收紧。“过去两三年我们招人不少,投行人员太多了,所以要‘去产能’。”上述深圳大型券商投行人士表示。“有的投行员工收入主要靠津贴,现在补贴被砍,意味着收入也会大幅下滑。”

    受券商裁员降薪影响最大的是投行底层员工。上述深圳大型券商投行人士表示,“入职两年多,现在项目不多,也出不来,基本工资月薪不到一万。”

    “展业难”与“压力大”

    收入大幅减少让投行从业人员考虑其他出路,但跳槽不易。今年上半年以来,人员流动未出现大规模变化。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整理证券业协会的数据,上半年新增保代人数最多的为中天国富证券与银泰证券。

    前者上半年新增13名,均来自其他券商,其中九州证券就有6名保代加入。后者新增10名保代,来自其他中小型券商比如中泰证券、天风证券、广州证券等。

    兴业证券上半年新增9名保代,但有5名为新注册保代。一名接近兴业证券的投行人士22日表示,公司总裁未提到裁员,称还会大力引进投行人才,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入职办理很慢。

    相应地,国金证券流失保代最多,较年初减少10名保代。银河证券同样“流血”,保代人数减少9人;华林证券减少8名。此外,国海证券与天风证券均减少7名保代。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跳槽比往年更为困难。

    北京一家券商投行人士22日向记者表示,简历已经投给猎头近一个月了,尚未等到新的通知。前述接近兴业证券的投行人士表示,“整个行业的景气度在下降,其他家情况不一定会更好;PE行业也不好过,所以不如呆着别动,先熬过这一两年。”

    一个细节也能说明投行跳槽困难。由于投行业务惨淡,上海一名负责券商投行领域的金融猎头近期选择离职。“很多投行保代的简历塞到我这里,但是我投不出去。券商没有强烈的进人需求。也有上市公司要招具有投行经验的精英来进行资本运作,但几十万的薪资,保代也看不上。”

    一边是“展业难”,另一边竞争压力不减。公开资料显示,保代总人数还在上升。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整理,截至6月30日共有3553名保代,相较去年同期的3350名增加了6%。

    以中信建投证券为例,今年上半年保代总人数新增7名,但实际上有19名保代新注册,同时今年上半年无其他券商保代加入。相同情况还出现在海通证券与广发证券,新注册保代分别有7名、10名。

    前述深圳大型券商投行人士表示,“保代资格肯定要考,总比没有要好。如果等到下一个政策东风,还是有机会在IPO市场里分羹。”

    (编辑:杨颖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