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8月2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ST天业保壳前景再起波折 监管问询独董弃权中报表决

饶守春

本报记者 饶守春 北京报道

导读

    具备济南市国资委背景的济南高新城建与*ST天业控股股东天业集团的合作曾被市场抱以较大期许,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高新城建给予*ST天业的帮助,似乎并不如外界预期的那般顺利。

    

    2018年半年报遭到三位独董弃权应对后,*ST天业(600807.SH)随之遭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监管问询。

    8月21日晚间,*ST天业发布公告称,针对稍早前公司披露的半年报,上交所下发了事后审核问询函,问询内容主要聚焦于独董表决意见、公司持续性经营能力及是否存在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等多个方面。

    因无法对半年报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做出客观判断,*ST天业三位独董在此前董事会会议中,对这份财报投了弃权票,而独董以此应对的背后根本原因,是公司2017年年报中被爆出的高达数十亿元的财务“黑洞”。

    “针对上交所的问询内容,公司正在讨论并答复。目前经营在正常开展,去年年报涉及的问题也在逐步推进解决,进度也会随时披露。”8月22日,一位接近*ST天业人士表示。

    不平静的中报

    在*ST天业披露上半年年报不足一周后,上交所的监管问询函不期而至。

    根据*ST天业8月21日晚间披露的公告显示,上交所在问询函中重点关注的问题涉及四大方面,其中首个问题即是独董对这份财报的弃权表决意见。

    16日晚间,*ST天业披露了2018年半年报,这份看上去并不积极的财报,随后在董事会会议中遭到公司三位独董的集体弃权应对,作出这一决定的原因均在于无法对财务数据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作出客观判断。

    独董刘国芳认为,2018年半年报的编制是基于2017年年报,而2017年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审计报告中指出的问题在最新的半年报中未得到充分的说明和解决,因此本人弃权。

    独董路军伟亦表达了类似观点,称2018年半年报依然存在错报风险,并表示尽管在此期间管理层为消除非标审计意见的原因作出了积极努力,但这些原因尚未完全消除。

    这已并非上述三位独董首次对*ST天业的财报进行类似的应对。披露2017年年报时,*ST天业两位独董即对此投出了反对票,另一位投出了弃权票,涉及原因均是对财务数据真实性的持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由于2017年*ST天业存在违规对外担保、违规债务处理以及对外借款等问题,该年年报随之被出具“非标”意见,公司亦被监管层“披星戴帽”和立案调查。

    据悉,*ST天业2017年对外开展保理业务对外借款26亿元、小额贷款子公司对外借款8352万元、11.67亿元的对外担保和13.96亿元的非金融机构及个人借款,涉及资金高达52亿元的事项中,审计机构均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因此财务数据被质疑真实性。

    一位接近*ST天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虽然公司面临债务压力,但上半年一直在积极推进相关问题的解决,经营层面并未出现太大问题。

    据*ST天业中报披露,在去年底还占用上市公司9.87亿元资金的控股股东山东天业房地产开发集团(下称“天业集团”),已在上半年通过筹措资金全部归还了上述占用资金,目前上市公司并不存在资金被控股股东占用的情形。

    在债务解决问题上,*ST天业8月16日披露的有关公告亦显示,目前已与杭州煜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两家企业达成债务和解,合计资金达到1.25亿元。

    债务困局难解

    对于最新的债务和解,*ST天业在相应的公告中表示,此举能够减轻公司债务负担,优化债务结构,有利于促进公司发展,同时将对2018年整体经营业绩产生积极影响。

    尽管如此,外界对于*ST天业2018年能否避免遭到暂停上市的命运,依然持怀疑态度。

    据*ST天业今年中报披露,除被独董质疑财务真实性外,公司上半年营收7.70亿元,同比下滑14.89%,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1060.97%,从去年的盈利变成亏损6.39亿元。

    也正因此,上交所最新下发的问询函中,要求*ST天业解释是否存在可持续性经营方面的问题。

    对于业绩亏损的原因,*ST天业方面解释,主要囊括三个方面,其中最主要为受制于资金流紧张,部分借款出现逾期,从而计提借款利息及罚息6.64亿元,此外公司的矿业业务也出现6899万元的亏损。

    一位*ST天业中小股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公司股价连续出现26个一字跌停后,对公司未来的预期已基本降至最低,只希望今年能够彻底解决债务问题,并进一步实现保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由于遭立案调查,已有不少中小投资者对*ST天业发起了诉讼维权。

    “扭亏为盈的经营问题先不考虑,主要是今年年报不能再被出具‘非标’意见,否则明年就要被暂停上市,这对公司保壳是个消极因素。未来,还是希望济南国资委能够给力点,把企业经营好。”上述中小股东说。

    今年5月,具备济南市国资委背景的济南高新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高新城建”)与*ST天业控股股东天业集团曾签署有关协议,将获得天业集团部分或全部股权,成为其战略投资者。此后,高新城建又作出增持*ST天业的承诺,增持股份的比例为4%-4.99%。

    虽然在随后,*ST天业披露高新城建提供资金支持并不以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为前提,但在上述签署协议时,高新城建除承诺在盘活天业集团资产外,亦表态积极支持和推动上市公司的业务发展。

    彼时,*ST天业有关负责人亦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高新城建的进入,将对上市公司经营情况、股权结构等多个方面带来帮助。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高新城建给予*ST天业的帮助,似乎并不如外界预期的那般顺利。上市公司半年报显示,高新城建持有其股份为550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仅为0.62%。

    “虽然有国资进入已是很好的结果,但目前给予的帮助大不大还很难说,也许还在观望各项问题解决的情况,毕竟被立案调查了,投资者也想索赔,还不知道上市公司到底还值不值钱。”一位接触过并熟悉*ST天业的人士说。

    (编辑:罗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