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8月2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四川火电企业遭遇“煤价困境” 新能源替代旧能源成大趋势

李果

本报记者 李果 成都报道

导读

    据记者了解,四川省火电企业普遍属于小型,如国电成都金堂发电有限公司目前仅两台600MW燃煤机组,其原计划二期机组建设工程在2015年被叫停后,至今仍无复建计划。

    

    8月21日,成都下了一场小雨,在距离市区约70公里的淮口镇,国电成都金堂发电有限公司两台巨大的冷却塔正徐徐冒着白烟。

    这是成都辖区内仅有的火力发电电源点,已经运营11年。附近的居民看见,笑称“这是在烧高香”。

    但即使是在夏季用电高峰期,整个厂区内却颇为“安静”——这样的情况事实上是目前整个四川省的火电企业的现状:在全国煤价高企、四川省“水电优先”的背景下,火电企业的经营业绩举步维艰。

    这一背景,导致了日前四川11家火电厂负责人“上书求生”,通过集体拜访省级主管部门的方式,反映经营困难情况,希望政府能进行一定的干预。

    但是在四川省致力于发展水电等清洁能源的大背景下,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均认为,未来四川省火电企业的生产空间或进一步被压缩。

    四川力推水电主导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上述“集体上书”的11家火电企业装机总容量约1200万千瓦,占目前四川省火电规模的四分之三。

    针对目前企业普遍存在的亏损严重、煤炭供应受限、融资困难的问题,11家火电企业集体向四川省发改委和四川省能源局提出三条建议:通过运行补贴填补亏损;从制度上保障煤炭供应;对火电企业进行补贴。但截至目前相关部门尚未对此情况进行公开回复。

    事实上,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今年以来,一方面是煤炭价格下行,一方面是用电量同比快速增长,火电企业的日子本来应该“很好过”。

    据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数据,1-7月,全社会用电量累计3877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9.0%。分产业看,第一产业用电量40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0.0%;第二产业用电量2688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0%;第三产业用电量610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4.2%;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量539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3.6%。

    “从全国的能源结构看,17%的电力为水力发电,而70%为火电企业。”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但四川省的情况较为特殊。”

    张博庭所言特殊,是指四川省为水电资源大省,近年来四川省一直致力于水电站建设,统计显示过去十年,四川省新修水电站约4000座,其中包括了如乌东德水电站、溪洛渡等大型水电站。

    根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以下简称“中电联”)发布的数据,1-7月份,全国规模以上电厂水电发电量590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5%,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6.9个百分点。全国水电发电量前三位的省份为四川(1530亿千瓦时)、云南(1204亿千瓦时)和湖北(829亿千瓦时),其合计水电发电量占全国水电发电量的60.4%,同比分别增长3.3%、5.1%和5.5%。

    “这是近几年四川省能源结构调整的一个成绩。”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盛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过去水电一次投资大,开发难度高,导致了很多地方优先上马火电,但随着水电开发的技术越来越成熟、资金回收周期更加可控,以及环保要求等,使得四川省的火电站功能已经逐渐出现了变化。”

    进一步讲,盛毅认为,四川省火电站的角色已经从过去的电力主力向电力供应保障过渡,即在枯水期发挥电力供应的补充作用。

    事实上,根据《四川省“十三五”能源发展规划》,2010-2015年,四川省发电量占比中,水电、风电和光伏发电均出现增长,仅火力发电下降了5.31%。而2015年后,随着四川省水电站投产运营数量增长,四川省能源供给由整体短缺转向相对过剩。尤其是在四川省水电外送通道不畅、每年弃水电量持续增长、煤炭供求严重失衡的背景下,四川省火电装机平均利用小时数持续下降,火电企业出现经营普遍困难的局面。

    而按照《四川省“十三五”能源发展规划》,到“十三五”末,四川省的能源生产消费将进一步向清洁能源集中。

    具体而言:2020年四川省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37.8% ,比2015年提高6.2个百分点;煤炭消费比重23.9%,比2015年下降14个百分点。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比重提高到83.5% ,水电装机达到8301万千瓦,新能源装机达到912万千瓦,其中风电装机600万千瓦,太阳能发电装机250万千瓦,生物质发电(含垃圾发电)装机62万千瓦。而常规火电(含天然气、煤层气发电)装机不超过1800万千瓦。

    据此,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未来四川省火电企业的生产空间或进一步被压缩,甚至逐步退出。

    小企业遭遇“煤价困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亦注意到,在今年上半年A股上市公司的火电企业半年报中,业绩同比普遍出现了回暖,这与四川省火电企业生存状况举步维艰的现状形成了鲜明对比。

    “火电类上市公司,普遍以央企为主,这些大公司对煤炭供应的议价能力更高。”一位匿名的券商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外也与去年中期业绩普遍过低的基数有关。”

    据记者了解,四川省火电企业普遍属于小型,如国电成都金堂发电有限公司目前仅两台600MW燃煤机组,其原计划二期机组建设工程在2015年被叫停后,至今仍无复建计划。

    百川资讯煤炭行业分析师谢耀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大型火电企业往往会签署煤炭长协价格,以此获得比市场煤价更低的煤炭供应,从而提高盈利能力。

    “但四川省火电以小型企业为主,大多未与煤炭企业签署长协价格,而市场煤价波动幅度较大,从而造成了四川火电企业生产举步维艰的现状。”谢耀文说。

    “影响火电企业业绩的因素主要来自两方面,第一是发电和设备利用小时数,就四川省情况而言,受水电影响,四川的火电企业的发电量仅全国一半,设备利用小时数亦低于均值。”华创证券研究员王秀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而在成本端,火力发电企业70%成本都是煤炭成本,目前煤价还处于较高位置,只有当煤价下调时,发电企业的收益才会提高,而剩下的15%是折旧摊销,剩余部分是人工工资,因此可以说,煤炭价格是影响火电企业盈利状况的关键。”

    “目前市场已经进入了去产能后期,预计煤炭价格在后期不会出现大幅波动,这对于正在苦苦挣扎的煤炭企业而言,是一个利好消息。”谢耀文称。

    王秀强则认为,四川水电多,火电发电受压制,但如果火电和水电同平台交易,则火电电价并无优势。同时火电需要有待机状态以维持电网稳定性,但是目前政府没有出台对于火电企业补偿机制的长效机制。

    “一些地方在探索发电权转让交易,按照计划,每一家电厂都在分配明年的发电小时数和发电量,如果认为明年形势不好,可以出让部分发电权以获得收益。如果这一探索能在四川推广,对于当地的火电企业而言,又多了一条生产路径。”王秀强说。

    而根据《四川省“十三五”能源发展规划》,该省在未来仍将坚持以水电为主的能源开发方针,这进一步表明了未来四川省将继续减少火电的扶持力度。

    对此,张博庭表示,目前四川省还有部分超大型水电站未投产运营。而这些项目一旦投产,则将进一步压缩四川省火电企业的生存空间。

    “目前从电力安全的角度看,四川省的确还需要一定的火电企业,但四川省现有的火电企业数量是否过多,值得去研究。”张博庭说,“建议有关部门研究枯水期四川省究竟需要多少火电发电量进行保障,从而削减超额部分,以恰好能满足四川电力保障需求为标准,合理的布局川内的火电企业。”

    “但从长远看,煤炭作为不可再生资源,尽管国家还没有制定具体的退出时间表,但火电企业逐步退出电力供应市场将是大概率事件。”张博庭说。(编辑:陈洁,如有建议意见请联系liguo@21jingji.com,chenjie@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