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8月3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大股东危机祸及升达林业 违规担保、占资双“现形”

张望

    本报记者 张望 深圳报道

    升达林业(002259.SZ)被控股股东坑了。

    按照8月29日公告,升达林业在2018年半年度报告编制期间,发现存在未经审批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控股股东占用公司资金事项,而控股股东四川升达林产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升达集团)承诺于2018年9月29日前解决对外担保及资金占用事项。

    “违规担保和控股股东占用资金是上周发现的,我们核查后马上就披露了。”升达林业工作人员8月29日下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果升达集团在一个月内解决不了归还占用资金和解除违规担保问题,公司可能会被实行ST其他风险警示。”

    但屋漏偏逢连夜雨,2012年以来年年盈利的升达林业,今年上半年亏损3260.7万元,并预计前三季度亏损3100万元至4100万元。

    占资和违保的背后

    根据升达林业8月29日披露的自查对外担保、资金占用及部分账户被司法冻结等事项公告,其未履行审批程序及披露义务的对外担保共4笔,被担保方均为升达集团,合计担保本金28565万元,担保本金余额为18760万元,主债权发生时间皆为今年上半年。

    “升达集团及实际控制人江昌政未经升达林业正常审批程序,由江昌政以升达林业名义为升达集团借款提供担保,也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升达林业在公告中如此表述。

    然而,同日披露的升达林业半年报中的数据与上述数据却存在差异。半年报显示,升达林业共发生5起违规对外担保,合计金额为78565万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47.06%,截至报告期末违规担保余额合计为69430.3万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41.59%,违规担保对象均为升达集团。

    “半年报的截止日是6月底,临时公告截止时间为公告日,时间界限不一样,所以两者数据存在差异。”前述升达林业工作人员如此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

    除此之外,升达集团还占用了升达林业多笔资金。根据升达林业自查,截至6月30日,其被升达集团占用资金约12918万元。

    但升达集团占用资金的数额还是不断增加,7月17日和18日,升达林业全资子公司贵州中弘达能源有限公司的厦门国际银行禾祥支行账户,因升达集团未及时偿还借款,分别被划出30400.99万元、20269.31万元,用于归还升达集团及其子公司在厦门国际银行禾祥支行的银行借款本息。

    如此一来,升达集团截至目前占用升达林业资金的余额达到63588.3万元,占升达林业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38.09%。但占用资金与违规担保余额相加,两者合计余额占升达林业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达到了49.33%。而这是按照2017年底净资产计算的比例,如果以今年上半年下降后的净资产来计算,占比超过了50%。

    对此,升达林业公告称,升达集团承诺在9月29日前解决其对升达林业的资金占用以及违规担保问题,预计解除方式包括与债权人、被担保人积极协商提前解除担保、由其他担保人提供替代担保,以及出售升达集团资产、引入战略投资者和合法贷款等。

    “我不知道升达集团能不能解决,是升达集团跟深交所承诺一个月内解决的。”上述升达林业工作人员表示,“公司这边已经将有关情况向证监局和深交所汇报了,暂时没有接到立案调查通知。”

    升达林业还表示,将立即采取法律措施对升达集团的资产进行诉讼保全。

    大股东承诺成为反讽

    升达集团给升达林业带来的麻烦不仅是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据升达林业核查,截至目前,其共有5个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涉及的事项可能引起与公司有借贷关系的金融机构的重点关注。

    而升达林业2016年5月实施的定增再融资也被强制扣划。据公告,6月12日,广发银行成都东大街支行自行强制从升达林业募集资金账户扣划借款及利息 10029.24万元;6月7日,升达林业募集资金账户被司法强制执行划拨 5323.18万元。

    “募资被扣划也是归在控股股东资金占用之中,有一笔是违规担保引起的。”前述升达林业工作人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募投项目现在处于停滞状态,要不要继续做,公司要考证。”

    升达林业公告还称,因公司涉及诉讼等相关问题,存在募资被司法冻结或划转情况,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导致未及时、真实、准确、完整履行相关信披工作。

    另外,经升达林业自查并统计,过去12个月内其被起诉类案24 起,合计涉案金额133694.7万元,被起诉方除了升达林业,皆有升达集团或江昌政的身影,案由分别是金融借款、民间借贷、融资租赁、买卖合同等纠纷。

    而升达集团更是陷入泥沼无法自拔,据公告,升达集团持有占升达林业25.34%的19061.42万股,但其中的96.76%已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升达林业实控人、董事长江昌政持有占3.81%的2867.67万股,也已悉数被冻结。

    江昌政的一致行动人向中华和江山,分别所持的619.12万股与50.4万股,皆全部被司法冻结,另一个一致行动人董静涛所质押股票于7月2日被长江证券平仓减持671.6万股,而其曾在6月22日减持股份 43万股用于补仓。

    “根据控股股东的说法,其是因为2016年底承接上市公司剥离资产需要支付款项造成资金紧张,但他们自身的重组又没做成,导致融资失败。”上述升达林业工作人员表示。

    历史公告表明,升达林业于2016年底以9.4亿元的价格向升达集团出售其家居及森林相关的资产和负债,之后2017年9月,保和堂欲以9亿元增资获得升达集团59.21%股权,并对升达集团所持的25.34%升达林业股权享有100%的所有权、控制权及收益权,同时承接升达集团22亿元的借款。

    但这起变相卖壳的交易,却以失败告终。而据升达林业公告,截至2017年底,升达集团资产总额、负债总额和净资产分别为77.83亿元、48.94亿元与14.15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2.88%,当年净利润为7488.88 万元。

    可是,陷入困境后的升达集团,其承诺却成了反讽。据升达林业定期报告,升达集团保证不以任何形式占用升达林业资金和为升达集团提供任何形式的担保,如违反承诺并因此给升达林业造成经济损失,升达集团和江昌政将进行赔偿。

    “即使没有承诺,如果发生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也应该承担法律责任。大股东不仅要及时归还占用的资金和解除违规担保,还要承担相应的利息等损失,如果大股东不能按时解决相关事宜,上市公司只有通过法律途径进行起诉。”江苏颐华律师事务所律师韩友维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编辑:罗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