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8月3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巴斯夫砸76亿欧元入局 国际种业迭代趋势初现

何清

    本报记者 何清 上海报道

    “8月巴斯夫已经完成了拜耳旗下种子等业务的收购,其收购金额达76亿欧元。其中种子业是巴斯夫新进入的领域,此前我们只有杀虫剂活性等产品线。”8月28日巴斯夫农业解决方案全球总裁Markus Heldt在上海表示:“随着并购整合的完成,巴斯夫农化产业将有巨大的发展机会。”

    据了解,巴斯夫农业解决方案是巴斯夫集团旗下五大业务领域之一,因为客户忠诚度高,利润十分可观。2017年巴斯夫集团销售收入达645亿欧元,其中农化产业以80亿欧元销售收入占据重要的位置。

    自2017年后,由拜耳发起对孟山都的收购开始,全球农化行业催生出一连串的种业“大并购”——陶氏杜邦合并、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以及巴斯夫针对拜耳相关剥离业务的“买买买”,让全球种业格局的迭代初现。

    随着巴斯夫、陶氏杜邦、拜耳和中国化工等四大巨头在农化产业的发展,很多人开始担心这些巨头对农化产业的垄断。

    然而Heldt却没有这种担心,“以中国市场为例,几大跨国企业总共的市场份额加起来可能只有23%-26%之多,剩下75%的市场份额,依旧是由国内的企业来占据。”

    他坦言,目前巴斯夫收购拜耳旗下产业只是完成第一阶段,就是对收购的完成。在完成收购之后,“我们会对并购的资产以及业务进行细致的审核以及评估。可能在整个的评估阶段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两年之后,收购的财务方面的好处,会体现在我们巴斯夫农业解决方案的营收或底线上。”

    76亿欧元进入种子业

    8月1日巴斯夫宣布完成了对一系列拜耳业务及资产的收购。该交易与巴斯夫现有的作物保护、生物技术以及数字化农业业务形成战略互补,标志着巴斯夫进入种子、非选择性除草剂,杀线虫剂种子处理领域。

    16日巴斯夫再次宣布,完成对拜耳旗下以纽内姆品牌运营的全球蔬菜种子业务的收购。

    “这两次的收购金额达76亿欧元。随着两次收购的完成,巴斯夫将为农业解决方案产品组合实现更完善的互补。”巴斯夫方面如是说。

    其实这是巴斯夫目前在农业领域最大的投资,包括大豆、棉花、蔬菜种子和非选择性除草剂(对杂草和作物均会造成伤害的除草剂)等在内的业务。

    Heldt表示,“收购扩充了我们的农业解决方案的团队,使得我们团队的组成更为丰富,更为多元。这个收购给我们带来的最大变化,是来自拜耳的4500名员工。这差不多相当于我们原来团队的一半之多。”

    巴斯夫大中华区农业解决方案部运营总监王翔进一步表示,随着对拜耳旗下相关业务的整合,巴斯夫农化产业将有巨大的发展,其中大中华区销量增长20%。种植是一项最了不起的工作。在中国哪个行业拥有最多的从业人员?大家一定会同意是农业,有近3亿的劳动生产者在为农业服务。

    “2004年到2018年,连续15年,我们国家一号文件都是以三农为主体,彰显了国家对农业的重视。我们相信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农业的现代化,乡村的振兴,仍然会成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非常重要的一块。”王翔说。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巴斯夫等跨国企业希望在农化产业得到更大的发展。

    据他介绍,目前巴斯夫在中国农业板块一共推出了超过20款的新产品。这些产品有一些是基于全新的专利的化合物。比如2014年推出的健达®、健武®,正是为中国市场生产的产品。

    种业迭代

    自2017年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和拜耳发起对孟山都的收购后,全球化工产业就开始向农化产业进军了。

    201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推出的《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若干意见》提出,要“加大实施种业自主创新重大工程和主要农作物良种联合攻关力度,加快适宜机械化生产、优质高产多抗广适新品种选育”。

    而种子正是技术关注点之一——种子行业具有投资大、周期长、风险度高的特点,其进入门槛高。据统计,目前平均每个新种研发需要8~10年时间,耗资达到1.3亿美元。巴斯夫、中国化工、拜耳等化工巨头都希望在种子方面有更大的发展机会。

    据了解,此前全球化工行业屡有大规模并购出现,包括陶氏与杜邦的合并、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但在此期间,巴斯夫并未抛出大手笔。

    直到拜耳兼并孟山都的计划宣布,才促成了巴斯夫与拜耳的交易。如果拜耳想实现630亿美元收购孟山都的目标,就必须剥离部分农化板块核心资产,以达到反垄断部门的要求。

    因此,巴斯夫收购拜耳旗下种子等业务,正是希望以最低价格完成收购;随着收购整合完成,巴斯夫将有更大的力量参与到中国市场的博弈中。

    王翔表示,全球的经验来看,整合的作物解决方案,一定是提升农业生产效率的新兴之路。中国有很多企业,包括巴斯夫的竞争对手也在提整合的作物解决方案这个话题。“我们希望提出的方案,能够真正对农户,对农业生产有意义,而不是把它作为宽泛的营销概念。(编辑:贾红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