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9月0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苍穹影院样本: 千里江山背后的“硬科技”与“软情怀”

杨悦祺

本报记者 杨悦祺 深圳报道

导读

    目前不少科技旅游项目中,科技比较成熟,但优质文化内容储备稀缺。企业拥有的技术力量不容小觑,与此同时,学院的内容没有出口,需要两者结合。

    

    8月中旬,一场发布会再次将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冯海涛和《千里江山图》连在了一起。

    2017年底,现象级的综艺节目《国家宝藏》让这幅宋代青绿山水图“一夜刷屏”成为国民IP。在中央美术学院工作学习二十多年的冯海涛也因为曾花费四年时间研究、两月时间绘画复制了十分之一的《千里江山图》而成为这件国宝的今生守护人。

    《国家宝藏》策划、外拍总导演刘军卫曾透露,在《国家宝藏》策划之时,《千里江山图》差一点因为缺少合适的今生故事而不得不放弃选用其他文物。

    如今,他感慨,他眼前见到的这个方特主题乐园项目,或许可以作为《千里江山图》今生故事的又一个延续。

    这次发布会的主角正是以《千里江山图》为原型创作的《飞越千里江山》项目。实际上,项目的本质是球幕影院。

    球幕影院在旅游中的应用并不新鲜,利用虚拟现实技术,为游客打造身临其境的体验。游客双脚悬空乘坐悬挂式动感座椅,进入180°半球形全包围银幕,座椅通过模拟上升、俯冲、躲闪、颠簸、滑翔等动作,让游客能够身临其境地自由飞翔,体验强烈的超重、失重、悬空、漂浮等感觉。

    目前,球幕影院的项目内容以飞越世界各地的旅游景观或纯粹虚拟的景观为主,而能够将2D的画作转变成3D的场景的内容屈指可数。这也是中国历史上对古代绘画第一次进行完整的三维模型还原。

    IP“富二代”

    在众多乐园中,球幕影院是近年来最热门的项目之一,例如上海迪士尼乐园的“飞跃地平线”项目,即便是工作日,排队时间也可能超过两小时。

    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迪士尼就开始着手研究虚拟现实技术,推出了一系列的基于球幕影院的娱乐项目。用高分辨率的显示屏包围游客的视野,再配合座椅的动作,搭配气味、风、雨水等多感官体验。

    华强方特高级副总裁丁亮是《飞越千里江山》项目的总导演。他告诉记者,项目缘起2017年11月北京故宫博物院展出《千里江山图》,他一眼倾心,当时,就确立了项目的想法,并计划采用球幕影院的方式展现。

    《飞越千里江山》是华强方特旗下主题乐园王牌项目飞翔球幕影院《飞越极限》的升级版。此前的飞越项目通过数字建模展现的是现实世界中的景观,这次内容更换为中国传统文化IP内容。

    一位项目组创意部门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在确立千里江山项目前,华强方特也正在筹划千古风华项目。原计划利用无轨车游览,展现中国的传统文化故事,其中有一个环节是球幕,大概只有1分多钟,内容包括溪山琴女、洛神赋、瑞鹤、富春山居图。“但丁总在故宫看完展览,《飞越千里江山》的项目方案就发下去了。”

    据了解,该项目8月中旬推出后预计展出时间为3个月,之后便替换回原来的内容。上述项目组内部人士向记者还透露,此次限时体验后,还要继续修改,小到宫殿的梁柱形状设计,大到整个体验时长都要修改。最后的内容将在方特东方神话乐园中作为固定项目。

    对于此次IP的选择,丁亮告诉记者,在方特乐园中,IP分为两类,商业IP和传统文化IP。

    比如说熊出没是商业IP,历史文化中的IP,属于社会资源,相当于是开放共享的。

    “中国传统文化内容丰富,在IP上我们是‘富二代’,上下5000年的历史,有太多文化和故事需要讲述。”丁亮指出,以往大家对中国画的理解往往停留在文人画,但中国绘画的一大宝库——院体画被忽视了。用现在的话来说,院体画是国家层面召集诸多优秀画师集中在一起,用很长时间绘制的画作,相当于国家工程。

    《千里江山图》是一幅鸿篇巨作,里面的飞鸟、人物、树木、杂草不计其数,《国家宝藏》里描述道,“此画咫尺有千里,细看有生趣,每一个逗点都暗藏玄机,这船上的渔夫虽面目不清,但撒网的姿态是如此细腻。”

    对此,冯海涛向记者表示,挖掘传统文化内容,应该十分谨慎,要考虑深远的东西如何体现,就像《千里江山图》中蕴含多个故事和场景,在内容制作时要格外小心找出处。“就像画作中所展现的奇险景观,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内容投资

    在各种景点和展览中,通过技术手段复原中国古代绘画的项目并不少,最典型的就是《清明上河图》。但从技术上来看,只是在原来作品形式不变的情况下,对其中的人物和船只做了一些简单的勾画处理,并且加入了不多的动画。

    而丁亮推崇宋代郭熙在《林泉高致》中提出的山水画要做到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的四“可”之境,要达到这种视觉效果,华强方特做了一个很重要的技术尝试,就是做三维动画复原。如何用理科生的思维、理科生技术还原艺术家的思维和文科生的想象力,背后有很多挑战。

    首先,《千里江山图》的观感是平面效果,但球幕影院是圆形荧幕,如何把平面的构图改成竖状构图是首先遇到的问题。

    另外,中国古代绘画表达结构基本上是用毛笔勾勒形状,寥寥几笔就可以画出万千山川。所以,在具体的还原过程中,如何理解中国古代绘画的勾勒皴擦,怎么读懂毛笔的笔法,把平面图还原成一个真实的立体结构也是巨大挑战。

    随之而来的是着色的过程,王希孟绘制《千里江山图》时共有五次着色:水墨粉本,赭石铺底,石绿,叠加绿色,石青,经过层层叠加,最终形成质感凝重、浑然天成的青绿基调。而用计算机去达到它的效果要花出更多的代价和工序,项目组则先后进行了十次数字着色,最终实现3D数字复刻。此外,在创作过程中,还要考虑故事连贯性、镜头衔接、水面效果等多种因素。

    原有的球幕影院技术加上新的数字内容,共同实现了对“千里江山”的复刻,浪漫主义色彩背后,也展现了科技的力量。

    但冯海涛认为,在不少科技旅游项目中,科技已经比较成熟,但优质文化内容储备稀缺。目前企业拥有的技术力量不容小觑,但在文化旅游产品创作过程中,容易缺乏创意端的内容。与此同时,学院的内容没有出口,需要两者结合。

    华强方特较早就开始对中国传统文化内容进行挖掘,《飞越千里江山》也承载着华强方特和丁亮的一份情怀,丁亮表示,对于这个项目的投入没有仔细计算过。但从人力成本可以看出,加上前期的项目铺垫,单这一个项目就需要300余人的数字技术团队花费一年时间打造。

    这样的项目需要依托强大的资金支持,一位华强方特内部人士向记者指出,现在许多乐园本身是和政府共同出资建设,方特占比可能较少,通过具体游乐项目进行内容输出,就像是酒店业的特许经营权,乐园内的项目也采用了招标的模式,这也是方特近几年能够快速开园的奥秘之一。

    2016年7月,华强方特首家以授权投资模式进行建设的方特欢乐世界在山西大同正式开业,并在开业百天取得游客接待量53万人次的成绩。而授权投资仅仅是华强方特轻资产扩张下的一种模式,未来还将更为多元化。(编辑:李清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