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9月0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蚁人2:黄蜂女归来》: 轻快的超级英雄宇宙序曲

柳莺

    柳莺

    《蚁人2:黄蜂女归来》在美国本土市场取得良好口碑后,稳当地着陆在处于暑期档尾声的中国内地院线,成为近一周来电影院中为数不多的质量尚在线的影片。作为一部爆米花电影,《蚁人2》叙事节奏紧凑,并没有复杂的情节线。但影片一反大部分超级英雄电影宏大叙事的套路,走上了轻快的风格化道路,在充满说教和科普的《蚁人1》之后,该系列的这一转型着实让人惊喜。

    《蚁人2》上接《美国队长3》的剧情,男主人公斯科特·朗和美队大闹德国后,在自己家门口接受所谓正义的惩罚。两年闭门不出虽然让他在社会上进一步被边缘化,却也加深了自己和女儿的情感。而另一方面,曾经带领他走入超级英雄大门的汉克博士却意外发现三十年前受困于量子世界,被宣告死亡的妻子珍妮特实际上还活着,他和女儿霍普需要建造一座特殊的通道,利用斯科特在上一次任务中和珍妮特之间建立的特殊“量子纠缠”关系,将其带回地球。而这一场雄心勃勃的救援,却因为多方势力的阻挠而变得困难重重。

    推进影片叙事的核心逻辑仍旧是好莱坞大片中常见的“家庭团聚”模式,地球与微观世界的勾连,因为量子力学的科学阐释而显得分外迷人。当人的身躯缩小到夸克粒子的体积,坠落在时空皆无意义的空间后,究竟会发生什么?这一问题构成《蚁人1》主要向观众展示的内容。而观众通过一整部电影略显冗长的铺垫后,终于可以在续集中,毫无负担地观赏穿上蚁人服的朗和黄蜂女霍普瞬时改变自己的体型,在打斗与营救的炫目场景里穿梭。

    微观世界的建构同样开启了精彩的想象维度,特别是对于大银幕前的观众来说,由物体大小差异而导致认知错位,构成饶有趣味的视觉奇观。汉克博士将自己庞大的实验室缩小,如拉杆箱一般随处搬运,以往超级英雄电影中被争夺的秘密武器,到了《蚁人2》中以一个更为复杂的样态存在。当巨兽、机甲电影的感官消费风潮渐渐退去后,电影镜头也如同放大镜一般将原本被肉眼忽视的世界进行了密集的呈现,漫威在这一方面的开创性潜力不容小觑。

    值得一提的是,《蚁人2》中的家庭元素,尤其是两代人之间的情感纽带,让影片始终处于一种甜而不腻的氛围中。话唠幽默带来的辛辣感,也让整个观影过程乐趣横生。这是一部没有真正反派的电影,前来阻挠蚁人与黄蜂女的团队,要么是逗比大于威胁的黑市掮客,要么是经历童年创伤,身体脆弱不堪,以自保为目的的“幽灵”。两派并无真正的坏心,或者说,在《蚁人2》中,他们并非十恶不赦的坏蛋,杀伤力也非常有限。这使得影片能够不着力刻画迫在眉睫的厮杀,而是更多地在支线旁逸斜出,甚至让斯科特·朗的好友,手无缚鸡之力的路易斯也过了一把超级英雄的瘾。

    《蚁人2》在编剧上仍谈不上完美,尤其是汉克博士驾驶飞船落入量子世界寻找妻子的段落,在视觉与情节冲击力上略显平庸。而重回地球后,珍妮特利用自己三十年来吸收的夸克之力治愈行将消失的“幽灵”,也过于草率,显得更像是早年在香港武侠剧中所见的灵力传输,而非更加硬核、更经得起推敲的科学过程。

    北美影评人称其为“一部引导观众进入日后漫威世界的轻松、阳光序曲”,甚至有人以赞许的口吻调侃道,“这是一部披着超级英雄外衣的情景喜剧。”的确,当战衣按钮失灵,一不小心变成巨人体型的蚁人,将货车当成滑板在旧金山湾区一路追逐反派的时候,漫威电影终于得到了松绑。在轻娱乐的时代,动辄生离死别、都市追杀的超级英雄严肃叙事让人生厌。而漫威这次借助可瞬间变换身形的蚁人和黄蜂女来实现叙事风格的以小博大,堪称明智之举。(编辑 董明洁 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