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9月0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港股中小银行资管业务大收缩: 部分银行理财手续费暴跌逾9成

周炎炎

    见习记者 周炎炎 上海报道

    在资管新规的威力之下,中小银行尤其是城商行、农商行的理财产品手续费大幅缩水,拖累非息收入下降。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香港上市的内地城商行和农商行中,14家在半年报中披露了上半年理财产品手续费收入,其中12家遭遇滑铁卢,江西银行和九台农商银行该项收入暴跌9成以上。

    资管新规落地后,相较于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同业业务不规范、多层嵌套产品较多、扩张过快的城商行和农商行受到的影响最大,这一点也反映在半年报中。

    内地共有15家城商行、农商行在香港上市,其中14家披露了资管业务收入。其中,江西银行、重庆银行、广州农商行、九江银行、青岛银行、九台农商行、盛京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天津银行、甘肃银行、重庆农商行12家银行均遭遇不同程度的理财手续费收入下降,其中江西银行和九台农商行的该项收入较去年同期跌去9成,甘肃银行跌去8成,青岛银行跌去5成,广州农商行、重庆银行、盛京银行跌去3成。

    即便去年央行把表外理财纳入MPA考核,部分银行已经对此业务进行收缩,但资管新规还是对很多中小银行中收造成不小影响。比如天津银行2017年上半年理财手续费大涨73.1%,今年上半年却是减去2成。

    重庆银行、江西银行、九台农商行、重庆农商行均表示,发行及存续规模下降主要是因为银行为了适应资管新规要求,主动压降理财产品发行及存续规模,此外,也有平均收益率下降的原因。而九江银行则表示,部分理财手续费收入被资管产品增值税及附加抵消。

    从理财手续费孰高来看,重庆农商行位居榜首,在较去年下跌11.3%的情况下仍达6.35亿元,其次是天津银行(5.26亿元)、哈尔滨银行(4.79亿元)。这三家银行远超其他银行,第三名哈尔滨银行的该项收入较第四名重庆银行(2.79亿元)多2亿元。

    从部分银行上半年发行理财产品状况看,披露该项数据的9家银行中,3家出现了规模萎缩,6家还在持续增长。其中,规模涨幅最大的是青岛银行(80.2%),其次是中原银行(58.9%),徽商银行涨幅30.24%位居第三。新发产品规模下滑速度最快的是重庆农商行(-32.51%),之后是盛京银行(-20.8%)和哈尔滨银行(-20.0%)。

    从存续规模上来看,披露该项数据的10家银行中,半数出现了下跌。其中,跌幅最大的是江西银行(-25.4%),其次是青岛银行(-22.5%)和广州农商行(-22.1%)。

    纵向来看,不少中小银行理财产品余额大步扩张的势头发生了转变。比如,哈尔滨银行在2017年上半年理财产品余额较2016年同期上涨28.5%,而2018年上半年的涨幅下滑至1.7%。

    虽然中小银行在产品研发上相对薄弱,但在合规压力下,不得不在净值化和非保本理财的转型中踏出一步。

    以广州农商行为例,在转型过程中,非保本理财余额在今年上半年达到41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159亿元,增幅高达62%。这是在理财余额1239亿元、较年初降低22.1%的情况下实现的。

    中原银行、重庆农商行均表示,上半年首次发行净值型理财产品。青岛银行则表示,报告期末存续净值型产品10只,较年初增加7只,余额45亿元,较年初增加39亿元。

    青岛银行还表示,非保本理财余额已经远超保本理财余额,前者是548亿元,后者是70亿元。而哈尔滨银行的非保本理财为665亿元,保本理财仍有726亿。

    “大部分农商行、城商行资管业务可能大幅收缩。”一位股份制银行资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未来资管领域马太效应进一步凸显,行业集中度提高,而城商行、农商行的劣势较为明显,未来可能面临被兼并重组的局面。

    上述资管人士还表示,城商行、农商行的劣势除了产品合规度较低之外,还存在产品开发设计、主动投资、研究能力的缺失,人员、渠道、系统的不足。根据新规,理财业务资格分为基础类和综合类,想要获得综合类资格,必须净资本不得低于50亿元,很多城商行、农商行不达标。

    (编辑:马春园,邮箱:macy@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