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9月1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贸易摩擦对8月进出口影响有限

刘学智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 刘学智

    2018年8月以美元计价出口2174.3亿美元,同比增长9.8%;进口1895.2亿美元,同比增长20%;贸易顺差279.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大幅下降了220.5亿美元。以人民币计价出口同比增长7.9%,比上个月加快1.9个百分点;进口增长18.8%,比上个月下降2.1个百分点;贸易顺差1797.5亿元。

    外需环境整体平稳,有助于出口增长。目前全球需求保持平稳,主要外需出口相关先行指标稳中有升,对我国出口有积极作用。从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看,年初以来持续走强,8月保持在1700点左右的较高水平。原油运输指数也在上升,8月末上涨到800点左右,而一季度末只有600多点。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也在上升,从一季度末770点上升至8月末840点,中国航运景气指数从二季度110.29点上升至三季度113.97点,表明当前出口形势有望保持。虽然8月以美元计价的出口增速有所下降,但依然保持在10%左右的增长,增长势头良好。并且以人民币计价的出口增速连续3个月加快,出口形势较好。

    对美顺差创历史单月新高。8月对美国出口增速加快至13.2%,出口额443.85亿美元。对美顺差升至310.55亿美元,创单月最高纪录,超出全部顺差额31.45亿美元。年初以来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市场一度担心影响我国出口增长。但截至8月对我国的出口影响非常有限,近4个月对美国出口增速都高于10%,走势非常稳定。中美经济结构互补性很强,是支撑对美出口增长的主要原因。即便美国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由于短期内难以找到替代进口国,必定仍然维持从中国进口的贸易模式。由于中美贸易摩擦有进一步升级的风险,导致当前企业加快出口,8月对美出口加快存在明显的应激式增长特征。美国贸易保护主义不仅仅针对中国,几乎与所有经贸往来国家都采用了关税制裁措施,必将受到全面反击。

    对新兴国家的出口增长放缓。在美联储不断加息、国际市场不确定性加大的背景下,新兴市场的波动加剧,部分新兴市场国家与美联储利率倒挂。资本市场不完善、金融系统脆弱、管控能力较低、财政状况吃紧、国际收支逆差的新兴市场国家可能会出现局部的金融动荡,有的新兴经济体可能面临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时非常相似的境况。年初以来有的新兴经济体已经发生局部动荡,部分国家出现货币危机,新兴市场需求放缓迹象明显。8月对新兴经济体出口增长放缓,特别是对巴西、俄罗斯出口负增长,是8月以美元计价的出口增速放缓的主因。

    汇率贬值对出口起到一定刺激作用。人民币对美元明显贬值,对出口的促进作用可能正在逐步显现。今年4月中旬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明显贬值,8月中旬汇率跌至6.89的低点,比7月初贬值了4.2%,比4月初贬值了9.8%。汇率贬值客观上有助于提升出口产品价格竞争力,并且对美国加征关税的成本提升效应发挥一定程度上的抵消作用。

    进口保持快速增长。8月以美元计价的进口同比增长20%,保持快速增长。主要工业初级产品无论是进口金额还是进口数量增长都较快,表明内需状况较好。原油、成品油、初级形状的塑料、纸浆、未锻造的铜及铜材进口额分别增长了74.4%、39.6%、23.3%、41.3%、11.8%。财政金融政策适度偏松调整,对刺激需求和提振市场信心起到积极作用,推动企业加大进口。降低进口产品关税特别是进口消费品关税,大幅降低汽车整车和零部件进口关税,都对进口增长起到积极作用。8月对美国进口仅增长2.3%,比上个月下降了8.8个百分点,是对美贸易顺差显著上升的重要原因。

    未来出口存不确定性,贸易顺差将收窄。8月下旬美国在301调查项下对自中国进口的160亿美元产品加征25%关税,并拟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可能还将加大制裁规模。中美贸易摩擦负面影响有增大风险,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可能逐渐显现,未来出口增速可能下降。美国加征关税听证会上反对声音较大,150家行业协会联合致信呼吁不要对更多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表明关税制裁措施承受的压力和阻力加大。中美作为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加征关税将严重破坏全球供应链,并伤害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利益,可能导致美国物价上涨。

    宏观政策更加积极,将促进内需改善,带动进口增长。今年出台大量鼓励进口的政策,11月将举办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将持续对进口起到促进作用。预计未来进口保持两位数增长,大幅高于出口增速,全年贸易顺差将显著收窄。(编辑 欧阳觅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