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9月2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新财富“繁华落尽” 分析师等待价值重塑

    本报记者 庄可 深圳报道

后新财富时代的分析师们    

    推票如果能让买方立即挣钱,就能给人非常深刻印象,让大家侧重投票给他。尽管如此,好的分析师应该是对公司和产业了解比较深入,可以给买方提供参考。

    在新财富投票期间一场由买方与卖方组织的饭局,流传出不雅视频,将业内长期抵触拉票低俗化的情绪推向高潮。9月20日监管层向卖方进行窗口指导,随后30家券商表态主动退出。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活动就此“急刹车”。

    有券商分析师抱怨,为了拉票数月来沥尽心血,如今说没就没,徒劳无功。王明(化名)则感觉到解脱,其供职华南一家券商研究所,他告诉记者:“正逢节日,步子可以提前放慢,不需要再花精力周旋各买方,先好好休息。”

    新财富是否为最后一届;其他第三方分析师评选是否亦永久关停等尚不可知,业内人士表示在此明确之前,短期内分析师估值体系与考核模式不会发生明显变化;但从长远来看,用人脉堆砌的光环终究要褪去,分析师价值要回归研究能力与服务能力上。

    回归本源

    在监管层的高压态势下,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戛然而止”。

    21日证券业协会对30家券商退出分析师评选活动表示支持。4天后(25日)协会再度表态,要求共同维护行业形象和分析师职业声誉,加强对证券分析师参加评选活动管理和在公开场合发表言论合规管理。

    在业内人士看来,新财富的暂停影响深远,即要求卖方回归本源,重心从人脉关系回归研究。

    王明22日向记者谈道,如果少了评选,以后会有更多时间做研究,提升研究质量;同时也可以集中向大型机构投资者服务。

    据了解,目前业内普遍采用以客户评价为主导的绩效考核模式,具体而言为佣金派点制,主要参照海外研究模式,由客户对研究员打分。同时研究员在派点过程中,完成佣金任务。

    该考核机制一定程度上能客观反映分析师的研究价值。新财富分析师评选也出于同样考虑,由买方推举最佳分析师。

    但弊端在于,随着新财富影响力剧增,新财富排名与券商分析师收入紧密结合,若分析师排名第一则身价暴涨,年薪高达500万,可谓“麻雀变凤凰”;部分券商将上榜新财富作为考核标准。

    在“名与利”的吸引下,分析师通过“跑关系”、“跑资源”以获取更多的票数和支持;或是通过娱乐化方式吸引眼球。研究能力反倒变成其次,近年来,研究报告质量就呈现下滑趋势。

    王明表示,短期内对分析师的评价体系和考核机制不会因新财富暂停而立即出现明显变化。一方面不确定接下来“水晶球”等第三方是否还会继续开展分析师评选活动;另一方面该评价体系仍有存在的合理性。“‘混得开’也是研究能力的体现,要想得到买方的认可,推票能力要强,能准确预判趋势,否则谁愿意跟你有交情。”

    在他看来,目前行业部分分析师本末倒置,导致评选初衷“走样”。“研究能力与服务能力才是研究员的价值所在。”

    卖方“混关系”以及“花式拉票”也引起买方反感。

    上海一名中型私募基金合伙人25日表示,对于喜欢“混关系”的研究员比较警惕。“有些分析师不做好自己的主业,频频公关客户,研究能力却很一般,我们不太喜欢这类分析师。”

    这种弊端也反映出券商研究业务需要转型。“券商研究所过度依赖机构投资者佣金;研究业务其实还可以结合其他业务共同发展,发挥最大价值。”华南一家券商分析师25日谈道。

    卖方成长倚赖买方

    除了评价体系有不足以外,研究质量走到目前阶段也有市场需求问题所在。在研究服务产业上,买卖双方从来都是相辅相成。

    有什么样的客户需求,就有什么样的研究服务。“分析师的主要客户为公募基金,但基金经理很少有产业纬度的格局,他们更注重让研究员直接推票。”深圳一名小型私募合伙人25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谈道。

    他进一步解释,相比较海外成熟机构投资者或事注重长线的机构投资者而言,内地公募基金的操作风格相对短线,由此对卖方的评价也比较短期;同时公募基金的基金经理更换频繁,积累不深。“让分析师直接推票,涨跌效果立竿见影。据我了解,有的分析师到公募基金路演,基金经理要求20分钟内推5个票,要一周内有表现。市场需求决定了卖方会追逐短线。这时我们就会看到有的分析师一看到有阳线就立马推报告,踏准时点赚取噱头。”

    在他看来,这导致研究服务行业中不少从业人员属于投机型。“稍年轻的分析师在股票判断上就会显得短视,同时在意通过送礼方式拉拢客户;对于想要专心做学问的分析师,面对这种局面就会很郁闷。”该名私募人士谈道。

    他告诉记者,公司除了关注企业基本面及上下游,更关注整个产业链的情况。“但是我们发现分析师给出的行业分析,体现出跟踪不够。”在他看来,随着长线投资者群体逐渐崛起,会对卖方研究提出更高的要求;卖方在行业与公司的理解应逐渐加深。

    前述上海一名中型私募基金合伙人表示,推票如果能让买方立即挣钱,就能给人非常深刻印象,让大家侧重投票给他。尽管如此,在其心目中,好的分析师应该是对公司和产业了解比较深入,可以给买方提供参考。

    (编辑:杨颖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