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9月2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乡村振兴的江苏路径: 统筹整合涉农资金 推动资本技术向乡村流动

王海平

本报记者 王海平 江苏报道

导读

    江苏版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即将公布,将大力推进涉农资金统筹整合,探索建立长效机制。该规划对各重点任务进行了分工,制定具体实施方案,将工作任务工程化、项目化、节点化,推进乡村振兴各项工作可实施、可操作、可考核。

    

    9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江苏省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规划(2018-2022年)》已经江苏省委常委会讨论,即将颁布实施。

    2018年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开局之年。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提出,到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

    目前,江苏省层面正在积极推动乡村振兴十大工程,明确了每项工程的具体牵头部门和参与单位,提出了具体的量化指标和政策举措。江苏省政府副秘书长陆留生表示,从2018年上半年的执行情况看,“十大工程”顺利推动,已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考虑到省域社会经济发展的不均衡现实,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获悉,江苏各地因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实施乡村振兴的侧重点有所不同。此外,江苏还将大力推进涉农资金统筹整合,探索建立长效机制。

    百强县、贫困县各有侧重

    按照中央精神,三农问题是重中之重,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摆在优先位置。

    过去9个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跟随不同部门调研江苏的乡村振兴战略推进情况。一个关键问题是,在实施过程中,每个地方如何发挥自己的优势,助力乡村振兴?

    全国百强县之首的昆山市,为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美丽乡村建设成为昆山乡村振兴中的重点。通过广泛征求民众意见,昆山涉农金融机构支持农民旧房重建翻修,利用这一机遇开发出全新的金融产品“建房贷”,将金融资源向农村倾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昆山市锦溪镇朱浜村了解到,2018年朱浜村村民已向当地农房办申请翻建120栋左右。朱浜村是清一色楼房,不过建筑年代久远,多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建设。

    “政府提供了好几个户型供我们选择,是上海一个设计院设计的,就是翻新重建的面积不能超过原有的。”村民陆林英说。

    翻修重建是否会给民众带来经济负担?昆山农商银行锦溪支行行长王列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因为具备贷款利率低、期限长(10年)、60岁以上老人(宅基地户名为老年人)可作为主贷(子女作为共同还款人)、手续便捷等优点,所以对两个主体来说,都利用到了金融的放大效应。

    截至2018年6月底,锦溪支行发放“建房贷”户数已超过300户,贷款余额约7000万元。同时,“建房贷”还有升级版,用来支持资金量需求较大的民宿建设,坐船10分钟就能到的新、老上海人成为了消费首选。

    在南北缓冲带南通、泰州地区,积极发挥“人才是乡村振兴第一要素”的理念,推动建立新型职业农民、专业人才、乡土人才3支农村人才队伍,并通过培训等政府行为,促使这些乡村振兴的主体能够初步满足现代农业发展的需要。

    泰州市姜堰区近期出台了《关于鼓励“要素聚乡、乡贤回乡、市民下乡”助推特色田园乡村试点村建设的意见(试行)》,以“补贴、奖励”等方式撬动要素聚乡、乡贤回乡、市民下乡,打通“资本—技术—人才”回流通道,打造村级微观层面乡村振兴试验田,探索乡村振兴新路径。

    从江苏省委层面看,正通过诸多措施,推动资本、技术、人才等要素向乡村流动,推动教育、医疗、养老、卫生等方面向农村倾斜,实现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让人才愿意留在农村。

    “当时全国还在讨论的时候,我们就为一家企业提供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200万元,并通过再担保担保500万元。”如皋农商行行长徐晓兵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按照“基地+农户”模式,对该企业担保额度进行统一授信,在其担保授信额度内,由实际承包农户作为借款主体,企业进行担保。企业也从原来的分散作坊式的零售模式,向正规化、规模化过渡,成为了上海市场某种鱼类的最大供应商。

    在苏北地区,因为集中了省定帮扶县和超过100万的低收入人口,所以在乡村振兴中是“多管齐下、全面开花”,实现了省级十大重点工程的全贯通,强调基本公共服务的乡镇全覆盖,而其中的一大亮点是通过制度设计确保农民增收。通过政府的努力,实现集体经济的复苏和强大,确保农民的土地收入和工资性收入。利用政策机遇,增强县域国有经济地位,致力于三农和本地区资源的市场化开发,以及承接上级的项目。

    统筹整合支农资金

    江苏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所涉及的问题主要在哪里?

    在农业产业发展方面,江苏优势产业不突出,龙头企业多而不强,与农民利益联结不够紧密。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要在原有基础上保证农民收入较快增长压力颇大,因为江苏年收入6000元以下的低收入人口还有约125万。

    对推动乡村振兴而言,最好的要素资源是土地。正在县级挂职的江苏省社科院一位从事三农研究的博士认为,尽管省级允许县级政府通过村土地利用规划,有效利用零星分散的存量建设用地,但并没有公布具体的操作细则。

    睢宁县委副书记王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几年来,财政资金投入力度逐年加大,但整合力度有待加强。在实践中,因为经济下行压力,部分地区三农投入增幅甚至有所下调。

    另一个问题在于资金的使用创新不足。比如,在电视、手机、网络、电脑等高度普及的情况下,“送电影下乡”仍在走老路,缺乏认同感。

    而在金融支持领域,就“额度低(不超过2万元)、期限短(不超过1年)”等涉农贷款基本无法实质支撑三农项目的问题,有涉农金融机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类似贷款收益较低、风险大,较难通过内部风险评估系统,并且有的甚至与监管部门的规定不符。”至于农业保险,也几乎不覆盖特色农业。

    王敏建议,在乡村振兴实施过程中,可以试点将分散在各部门的项目建设资金管理权下放到县级,实行目标、任务、资金、权责落实到县,让各种力量得以集中。上级可以制定规划,实施督查、抽查,采用反推方式进行考核。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即将颁布的江苏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规划,对各重点任务进行了分工,制定具体实施方案,将工作任务工程化、项目化、节点化,推进乡村振兴各项工作可实施、可操作、可考核。还组织制定《关于探索建立涉农资金统筹整合长效机制实施方案》,大力推进涉农资金统筹整合,使资金支持更加集中、更加高效。

    “难点在于各地如何平衡,从省级看,大家都一样。”有江苏省国土部门人士告诉记者,江苏省级正在抓紧研究提出完善土地增减挂钩政策支持的具体意见,为推动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提供有力政策支撑。

    根据江苏省委常委会的精神,正在按中央要求研究制定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实绩考核办法,逐级压实乡村振兴战略责任。

    (编辑:李博,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wanghp@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