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9月2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卖方研究开启供给侧改革 去产能下头部效应彰显

张欣培

    本报记者 张欣培 上海报道

    辉煌十五年的新财富分析师评选在2018年按下了暂停键。它曾经打造了一个全新的行业生态,但伴随其落幕,整个行业生态又将重新塑造。

    “我还是比较支持取消的,这可以让分析师真正的回归研究本质。不过,研究所的头部效应会越来越明显,中小券商要想通过打造研究所崛起的难度大大增加。”9月26日,一家中型券商研究员向记者表示。

    新财富的取消导致研究员考核生态的变化,将由此前的新财富、佣金派点双维度考核回归到佣金维度。为此,整个行业将迎来一场供给侧改革,行业去产能即将拉开序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以新财富分析师评选为导向的券商与周期性行业或将成为去产能重灾区。另一方面,长尾客户或也将被卖方机构一并淘汰。

    三大维度去产能

    随着新财富分析师评选的折戟,证券分析师行业也即将迎来一轮去产能的供给侧改革。

    “在新财富评选下很多券商采用的是双维度考核体系,新财富和佣金派点。有的券商甚至不看重派点只重视新财富排名。现在新财富取消了,肯定要优化人员。”9月26日,一位曾任职某券商研究所所长的新财富分析师表示,“整个行业短期会经历去产能的过程,特别是以新财富考核为体系的研究所会有人员的优化过程。”

    另一方面,周期性行业或也将成为主要去产能行业。

    “一些周期性行业,比如钢铁、煤炭等,市场份额很小,佣金也很少。但是为了新财富排名,有些券商也会重金打造。比如一个团队可能配备好几名分析师。”上述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因为相对于其他行业,周期性行业更容易上榜。

    “有些纯粹是为了新财富排名。现在新财富取消,这些行业一定会重新资源整合,也会成为人员调整的重灾区。”上海一家券商研究所高管表示,“很多基金公司都不会专门设立钢铁、煤炭等周期行业,未来卖方机构也可能会将周期性行业进行合并,难免会降薪裁员。毕竟其他行业带来的佣金更多。”

    为此,部分分析师可能会面临薪酬调整。“基本上头部分析师的价值还在,但是之前虚高的薪酬,短期可能会有结构性的调整。”一位新财富分析师表示,“未来研究员本身的竞争压力会更大,所以他们也不得不拓展研究范围和研究框架,被动做一些行业转型。”

    再者,在客户结构方面,一大批此前获得免费服务的长尾客户获将被抛弃。(长尾客户一般指规模小,但数量庞大。)

    “很多长尾客户并没有佣金,但是手里有新财富的票。以新财富的投票权去换取服务,没有了新财富评选,研究员不可能提供免费服务。研究员的服务是有价值的,未来将区分付费客户和非付费客户。”上述新财富分析师表示。

    一家堪称后起之秀研究所的某分析师也向记者表示,研究员的服务重心将发生改变。“长尾客户不会花心思,研究员的重心逐步转型付费的头部客户,很多小型的私募客户会主动放弃。”该分析师表示,为服务付费将成为机构的新习惯。

    将免费的长尾客户排除在服务名单之外,各家研究所对头部基金、保险公司等大买方机构的争夺将会更加激烈,而这些大买方机构获得的研究服务也会更加丰富和深入。

    挖人模式是否可持续?

    此前,总有中小券商凭借高薪挖角新财富分析师打造研究所,比如天风证券重金引来多位新财富分析师后,在研究领域争得一席之地。但在新财富取消、头部效应愈加明显之下,该种模式是否可持续?

    “首先,研究肯定会向龙头研究所集中;第二,是否会成为龙头与证券公司综合实力不一定正相关。只要公司足够重视,有着市场化机制,就可以吸引行业最优秀的人才。即便公司整体实力不强,但研究所依然可以挤进头部。”前述新财富分析师表示,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商业模式并没有发生改变,仍旧依靠佣金派点。

    “没有新财富分析师评选,还有其他的奖项评选。或者最直观的就是佣金派点收入。谁的派点最多,谁自然就是行业的明星分析师。因此还会存在高薪挖人现象。”上述分析师进一步向记者解释。

    “核心看挖来的分析师是否可以带来佣金,只要带来的佣金可以覆盖成本,那么这种重金聘请分析师的模式就还会存在。”一家中小券商研究所高管向记者表示。

    不过,也有分析师认为,依靠砸钱挖人的模式或将越来越难。“没有了统一的评判标准,分析师很难获得市场的统一认可。”有分析师表示。

    没了新财富之后,中小券商研究所又将如何打造竞争实力?“以后竞争的就是扎扎实实的服务。一些提供差异化服务的研究所可能会更加受益。”上述研究所人士表示。

    实际上,一些中小券商的研究所或也将被迫面临转型。“之前有新财富的内在驱动,分析师的主动都特别强。现在没有了这个驱动,研究所要想发展必须转型。比如研究产品要更加成体系,通过产品建立起客户粘性。打造产品体系,而不是依赖于个人。”前述研究所高管表示。

    另一方面,分析师的流动性或也将大为降低。“没有了外部评价标准,流动性会减弱,整体的薪酬水平也会往下走,公司对研究员的整体议价能力上升。”上海一家中小券商研究所人士表示。

    (编辑:杨颖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