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9月2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日本、美国同意启动
双边货物贸易协定谈判
后续仍存较大不确定性

    本报记者 姚瑶 上海报道

    日本终于还是“从了”美国,答应启动双边贸易谈判。当地时间9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纽约举行了日美首脑会谈,据会谈后发布的联合声明显示,两国将启动货物贸易协定(TAG)谈判。不仅如此,两国也将展开服务领域的谈判。另外,在TAG谈判完成后,还将就投资等领域展开谈判。

    暂缓加征汽车关税换取启动双边谈判

    野村证券在9月27日发布的一份研报中指出,日本经济再生担当相茂木敏充称,“我们对于声明中‘双方暂缓采取任何违背联合声明精神的措施’的理解是,在谈判进行过程中,美国不会对日本的汽车业加征进口关税。”

    相关分析指出,美国正是用加征汽车关税这个筹码换取了日本开展双边谈判的同意。

    “到目前为止,日本一直强调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等多边贸易协定机制,而避免和美国启动双边形式的谈判,不过刚结束的首脑会谈达成的结论是启动双边贸易谈判,与此同时,美国暂缓对日本的汽车业加征关税。”野村证券的研报指出。

    美国抓住了日本在贸易谈判中汽车/汽车零部件的“软肋”。在2017年,美国对日本的贸易逆差为7万亿日元(约合620美元),其中7成由汽车领域贸易构成。2017年日本对美国出口了174万辆车,总价值4.5万亿日元,如果假设关税由目前2.5%上调至25%,那么所带来的税赋负担为1万亿日元,而野村对于日本七大车企2019财年的利润预期则为5.1万亿日元,因此,野村证券认为美国暂缓加征汽车关税,对于日本汽车业来说是好消息。

    那么如何理解所谓的货物贸易协定(TAG)?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会谈后的记者发布会上称,“这与此前日本已签署的全面自由贸易协定(FTA)完全不同。将以力争双赢的目标来推进谈判。”茂木敏充发表看法称:“说到底仅限货物贸易。”

    不过联合声明则显示,不仅是货物领域,两国也将展开服务领域的谈判。另外,在TAG谈判完成后,还将就投资等领域展开谈判。

    “可以理解为日美之间的经济伙伴合作关系将得到细化,货物和服务分开谈,在货物贸易中日本占优,美国则在服务贸易中占优。而在货物贸易中,日本在汽车领域占优,美国的农业则更具有优势。日本的想法应该是以TPP为底线,美国则认为这是有谈判空间的。日本是希望美国重返TPP的,但是也不愿意放弃和美国谈判的机会,毕竟美国是日本最大的海外市场。”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教授、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子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而就在首脑会谈的前一日,安倍晋三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了演讲,演讲开篇就称自己决心做“自由贸易的旗手”,并叙述了和美国贸易谈判的立场,称无比重视两国的贸易谈判。安倍称,日本在美国的直接投资创造了85.6万个就业,仅次于英国。目前,美国每年从日本进口174万辆汽车,与此同时,日本车商每年在美国生产377万辆车,安倍称这是双赢局面的典范,“我希望双方能够维持这样的关系。”

    日本汽车业可以暂时逃过“一劫”,野村认为此次的日美首脑会议对于日本汽车业的影响偏正面。但整体来说,未来日美的贸易风险仍将持续,因为谈判可能会因为其他敏感领域的问题而遇阻,比如说降低日本的肉类和农产品的进口关税。

    以TPP为谈判标准还是谈判起点?

    尽管双方达成一致意愿启动双边谈判,但仍存在巨大的分歧。

    “重点在于双方把TPP作为谈判标准还是谈判的起点,美国视TPP为谈判的起点,日本则把TPP作为标准再来签署一份双边的协定,这是双方最大的分歧,也是今后要关注的最大的不确定性。”陈子雷说。

    日美的贸易谈判焦点料仍然围绕汽车和农业方面,日美联合声明也阐述了双方对于这些领域的立场,声明显示对于美国而言,双方的贸易谈判的最终目标是能够增加在美的汽车产量及促进相关的就业。对于日本来说,有关此次贸易谈判中的农业、林业和渔业的市场准入,日本已签署的经济伙伴协定中的相关准入已是最大的限度。双方的谈判将基于互利的原则,但同时会尊重其他政府的立场。

    “日本的农产品领域肯定是美国的一大目标,其实这方面日本的自由化程度相当高,谈TPP的时候已达到了96.5%以上,剩下的有关税壁垒的品目无非是奶酪、牛奶、猪肉、牛肉和大米,但日本的谈判底线是不愿意在TPP的基础上再做让步,除非美国能够给到日本一些相应的让步,所以接下来的谈判过程是有一定的不确定性,我想这是谈判的一大关注点。”陈子雷说。

    但也有观点指出,基于日美之间既有的贸易关系,日本市场对于美国的限制和壁垒极为有限,仅仅是用高关税保护一些农产品,因此,双方谈判能够释放的潜力也较为有限。

    “在汽车领域,美国想进一步提高在日本的市占率。日美经过上世纪贸易摩擦过后,日本汽车已经在美国实现了本地化生产,在美的汽车产量也比较稳定,日本汽车在美国市场的占有率达到了三成以上,目前的贸易顺差维持在五六百亿美元规模,没有进一步的扩大,所以日本在这方面还是比较有底气的。另一方面,日本的汽车市场还是比较开放的,但美国汽车在日本的销售并不是很好。”陈子雷说。

    有观点认为双方谈判对于贸易实际的影响似乎有限,更多的可能是对于双方开放意愿的考验。

    “对美国来说,日本农产品市场确实也是有限的,所以对于更高标准开放的实际意义看起来似乎并不大,涉及的贸易规模可能不大,可以说是最后的壁垒了,更应该被视为对双方开放意愿的考验。对于谈判前景,从长远角度来看,我还是看好的。” 陈子雷说。

    (编辑:辛灵,如有任何问题 或建议请联系:xinlingfly2007@ 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