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10月1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一带一路”建设给中澳能源合作带来新机遇

许江风

    许江风(中海油研究总院规划研究院综合规划资深工程师)

    四十年改革开放与高速发展,极大推动了中国对煤炭、石油、天然气,以及各类矿石和农产品等大宗原料产品等需求,而澳大利亚能源及矿产资源丰富、人均国土面积大。中国冬天正好是澳大利亚夏天,这一季候的匹配更加强了两国供需关系。故而中国高速发展带动了澳大利亚能源、矿石等资源的高速发展,两国相辅相成、相得益彰。随着中国进入中高速发展时期,中国能源发展将更多立足本土可再生能源,境外能源将向更清洁的天然气转移,这一供需关系也在相应发生变化。但是随着“一带一路”发展倡议的推出,中澳能源传统能源合作的关系其实也有新机遇。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本处于发展跃升期,如四十年前的中国一样,需要建设众多的房屋、公路、铁路、港口、机场等基础设施,这就需要大量的钢铁、水泥、玻璃、涂料等各类建材,只有能量密度大、燃烧强度高、成本较低的煤炭和石油才能满足其需求,支持基础设施高速发展。“一带一路”沿线许多国家发展也借鉴了中国工业园区发展模式,众多高强度用能多的工厂集中在一起,特别需要燃煤热电厂和石油化工厂为其提供足量的电力、燃烧力、热力、蒸汽、成品油等动力燃料,及化工产品。中国在工业园区建设、城市建设、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塑造了庞大的建设大军和相关众多各类所有制企业,协助“一带一路”沿线相关国家发展,驾轻就熟。中国能源企业更是有能力、有人才、有资金、有技术支持其建立起能源供给设施,创造出更多煤炭、石油、天然气等众多新的能源需求。

    澳大利亚能源矿产资源丰富,能源产品可分为五大类,煤包括黑煤和褐煤;气包括天然气(Natural gas)、石油汽(LPG)和煤制气(CGS);澳大利亚虽然铀的蕴藏量占全世界的41%,产量居全球第二位,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规定铀不被允许用于国内核能发电,只能用于出口。澳大利亚作为一个能源产品净出口国,目前澳大利亚国内能源消耗只占其能源生产总量(铀除外)的48%,其余52%用于出口,主要出口产品为黑煤和液化天然气。随着国际市场能源类产品需求的增加,澳大利亚能源出口趋升,预计到2030年,澳大利亚能源出口比例将由目前的52%上升到61%。由于澳大利亚人口较少,劳动力资源不足,中国煤炭、石油等能源企业可以更加积极投资参与澳大利亚能源项目开发建设,特别是天然气更应该成为投资的战略重点,天然气作为化石能源最为优质低碳的清洁能源,不仅“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需要,中国也非常需要,随着海上浮式LNG液化工厂技术的成熟,澳大利亚周边远海和深海的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已成为可能。中国石油公司将澳大利亚作为油气勘探战略选区的重中之重,也应进入议事议程。中国能源公司资本进入澳大利亚,与当地资本合作,共同开发天然气、石油、煤炭资源,完全能够实现双赢,甚至多赢的格局,能源资源、市场、资金、技术、劳动力等生产要素应有尽有,携手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一起发财致富,何乐而不为?通过“一带一路”建设,沿线国家变得更现代,澳大利亚通过变现能源和资源变得更富有,中国进口澳大利亚更多LNG变得更干净,并能从协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澳大利亚能源建设过程中,获得合理利润。

    中国发起推动的“一带一路”建设,将澳大利亚丰富的能源资源和沿线相关国家创造的新的能源、矿产等资源需求相结合,对拉动区域经济乃至全球经济将发挥重要作用,是中国、澳大利亚、东南亚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同利益所在,保证海运畅通和安全是大家共同目标。中国和澳大利亚作为地区大国,以及“一带一路”建设受益较多的国家,与东南亚等国完全有必要携手共同维护和平,联合巡航,确保海运航道安全。重大利益一致的国家应该团结在一起,共同保护自己的利益。个别大国另有所图,为了自己的强大和地位,不惜牺牲其他国家利益,制造事端和矛盾,中国和澳大利亚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应该团结一致、破除干扰,共同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和发展。

    中国石油公司则应责无旁贷将油气资源丰富的澳大利亚作为战略选区和战略投资重点,与澳大利亚相关资本合作,加大石油天然气陆上和海上的勘探开发投资力度,加大二维地震、三维地震、探井投资力度,力争发现更多更大的油气田,在满足澳大利亚和中国油气需求的同时,满足更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高速发展对石油和天然气的需求。“一带一路”建设与中澳能源合作前景广阔,利益巨大,值得共同携手奋斗。(编辑 李靖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