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10月1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美国总统政治周期与市场分化

易卓

    易卓(民生信托投资总监)

    从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共经历13位总统,整体呈现两党轮流执政的格局。从杜鲁门算起到现在的特朗普,二战结束至今的13位总统中,来自民主党的有6位,来自共和党的有7位。除了1969年肯尼迪任内遇刺以外,其余总统任期均满4年且有部分连任。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的立场主张历来存在差异,其意识形态与党内资金来源分别代表了不同阶层与不同行业的利益诉求。

    宏观的对比,共和党属于“保守主义”的“右派”,偏向传统,代表的是雇主和企业家的利益集团,其党内资金来源主要也是传统的工业、能源等行业,强调维护个体机构的自由,反对政府干预。民主党则属于“自由主义”的“左派”,更关注平等,代表的是工会、蓝领、中产阶级及政府雇员,其党内资金大多来源于商业、科技等行业,强调人权、反对歧视,主张通过扩大政府职能解决社会问题。

    两党执政的首要分歧在于对政府监管的导向,不同的主张直接影响到财政政策的实施。主张加大政府权力的民主党更重视平等,多数时候会增加富人税率以调节福利分配,通过政府解决教育、健康、医疗等问题。克林顿和奥巴马任上都提高了对富人的税收,联邦政府个税收入占GDP比重在民主党时期呈上升趋势。奉行小政府的共和党倾向放任自由、降低税率,同时削减福利。里根曾将高收入者的边际税率从70%降至50%,而小布什也曾两次降低个税。历任共和党总统时期,联邦政府个税收入占GDP的比重都明显降低。

    两党经济政策重心的不同,导致了联邦政府赤字的变化趋势明显不同。历史上民主党总统任内赤字整体下降或维持低位,而共和党任内赤字增加。尽管奥巴马政府面对金融危机在任期之初将赤字提高到9.8%,但随后几年的赤字同样趋降。相反,多数共和党总统任内一般实施财政扩张政策,赤字率呈增加趋势,任期后半程的赤字往往更高。此届特朗普政府下,联邦赤字已创下多年来的新高。

    通过二战以来的历史数据观察,共和党任内总统的执政放任自由,较易触发经济周期的负面转向。著名经济学家克鲁格曼曾经引述普林斯顿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美国的经济在民主党总统执政期间的平均增长率为4.35%,而在共和党总统执政期间则仅为2.54%。这一点反映到股市上,通过统计二战后标普500指数的回报显示,民主党总统任期内指数的平均年度涨幅为9.7%,而共和党总统任期内的则为6.7%。

    历史上共和党执政多数利好传统工业、能源与大宗等行业,民主党执政则大都利好科技、文化和商业等行业。以代表科技行业的纳斯达克指数为代表,通常情况下民主党总统执政时期更容易获得科技行业的利好而获得更好的收益。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1971年纳斯达克指数出现),卡特总统任期内的IBM全球化与苹果公司的成立;克林顿执政期间促进了第一次信息泡沫的出现;奥巴马执政期间则出现了FAAMG为代表的这五大科技公司引领发展,而且这个影响持续到现在,2018年以来美股科技公司的大幅回购也继续推动了科技行业的持续上涨。

    而另一方面,以工程机械龙头凯特彼勒为代表的工业、能源行业则在共和党总统执政时期会表现更好。早在里根与老布什总统时期,长达12年的共和党执政经历了摆脱滞胀后的经济复苏以及与苏联的军备竞赛;在小布什执政时期则出现了工程机械的需求爆发与原油价格突破150美元;特朗普执政初期的工业回流,这些都带来了相关工业、能源行业的超额收益。

    值得注意的是美联储的作用。美联储的双重使命包括维持通胀稳定,因此货币政策和通胀息息相关。历史上,自1948年起至今,美联储仅有9位主席,当前在任鲍威尔,而同期则有13位总统。其中,4位美联储主席由共和党人委任,5位由民主党人委任。美联储的政策一直由增长、通胀等经济因素推动,而不是政党。根据相关资料,民主党和共和党委任的美联储主席加息或降息的机会均等,视乎经济状况所需。美国货币政策的相对独立性减少了政党周期对经济的扰动。

    作为共和党派的总统,特朗普也主张放松市场管制、减少政府干预,同时实施了对企业的大幅减税,在任第二年2018年5月就推动通过了《多德-弗兰克法案》修改议案以放松金融监管,吸引工业回流、刺激经济扩张。能源与工业品市场得以修复,原油时隔4年也有重新站上80美元的机会。

    但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对全球自由贸易横加限制,大举发起针对多个经济体的贸易战,同时财政扩张大幅扩大赤字,任期内美国联邦财政赤字又创下多年新高。在全球弱复苏环境下这样的举动是否会给经济波动带来恶化,似乎又是一个不确定性。(编辑 李靖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