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10月1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新锐导演争夺战:互联网与传统影视巨头对撼

见习记者 贺泓源 北京、平遥报道

导读

    对于行业潜力股的争夺大战一触即发。包括北京电影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在内的多位教授均向记者感慨,学生们遇到了好时候,他们也坦承新形势下传统影业公司“压力很大”。

    

    行业进入退烧期,各影业巨头纷纷蛰伏。巨头们在下一个春天大放异彩的关键是,争夺到新鲜血液。

    10月中旬,在平遥国际电影展中,有一线明星团队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其专程赶赴平遥,就是为了寻找好项目,“特别是看看新导演”。

    前述经纪人的想法有着客观依据,从票房上看,新导演势头确实很好。新兴导演文牧野作品《我不是药神》票房突破30亿元,并获得多项大奖,《摩登时代》、《催眠大师》等新导演作品,亦均获得票房、口碑双丰收。值得一提的是,前述作品均由知名演员、导演徐峥参与监制。

    良好势头下,巨头已闻风而动。同属腾讯系的企鹅影视、腾讯影业分别推出青梦导演扶持计划、NEXT IDEA青年编剧大赛,华谊兄弟连续推出六季“H计划”,万达影视有菁英计划,博纳影业支持的 “新青年制造”项目创投稳步推进中。

    对于行业潜力股的争夺大战一触即发。包括北京电影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在内的多位教授均向记者感慨,学生们遇到了好时候,他们也坦承新形势下传统影业公司“压力很大”。

    在9月的专访中,企鹅影视副总裁常斌表示,企鹅影视吸引新导演的优势在于,平台(渠道)与青梦计划的模式创新。“让(知名)监制和青年导演共同面对互联网用户。”前述经纪人则表示,传统影业公司经验及资源累积,都是加分项。

    “术业有专攻,互联网公司和纯做影视创作的人,在专业方向上,还是有非常大差别,我们不会特别直接去帮助新导演。”爱奇艺电影版权合作中心总经理宋佳如此分析。爱奇艺与优酷并未直接布局新导演项目,爱奇艺多采用与专业机构合作,优酷则是扶持UPGC。

    在平遥国际电影展上,身兼数职的徐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合作更多还是指向项目,其次才是背景和其他的资源。“跟人合作对了,有的时候资源也会向好的项目靠拢。”

    新锐导演争夺战

    在新锐导演争夺战中,企鹅影视无疑下了重注。9月下旬,企鹅影视青梦导演扶持计划公布扶持名单,今年入选13部扶持作品,同时,单片扶持资金已由去年的300万元/部提升至最高400万元/部。陈嘉上、高群书、白一骢等业内大佬均加入监制团为扶持导演护航。

    此外,腾讯视频还推出了全新的网络电影付费分成方案,“参投合作项目”保障合作方优先回本,并且合作方回本后,可以继续按照投资比例与平台方进行分成。对于新的成片合作,所有影片不论级别,合作方的分成比例最高可达到100%,平台不再设置分账比例,影片的最终收益只与播出效果有关。

    常斌向记者透露,合作模式采用“一事一议”,在青梦计划中,腾讯投资比例各有不同。他亦坦承,企鹅影视有着与被扶持导演“长远合作”的期待,但得看双方意见,且在第一次合作中,不会有相关要求。“我们还是相对比较方向性的,希望建立长远合作的这么一个愿景。但是从现在看,都没有进入所谓绑定,经纪(约)这种都谈不上。”常斌说。

    万达影视“菁英+”战略发起于2017年,致力于发掘和培养影视行业内各专业人才,包括导演、编剧、摄影、灯光、美术等。9月,万达方面推出了“未来大师工作坊”编剧计划,直接表示将签约1名编剧,孵化1个全概念IP,深耕2个具有商业价值的剧本。

    华谊兄弟第六季“H计划”亦稳步推进中,除了田羽生,另外还有《阴阳师》导演李蔚然,青年导演潘安子等也将带来新作品。9月,博纳影业“新青年制造”项目评选出了5个创投奖项。

    对于众巨头蜂拥争夺新主创,有院线上市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主要还是我国观影市场越发理性,品牌和类型对最终票房的作用越来越小,内容和口碑成为票房的唯一保障。他还认为,电影市场依旧广阔,可以保持两位数增长,且经过3-5年调整期,未来会更好。“中国电影市场主要靠国产片。同时,与发达国家相比,在观影人次等指标上,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另一头,巨头的选择也有着明显偏向。青年导演黄梓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与各家公司均有所接触,但感觉各家对玄幻、悬疑等主题更感兴趣。他凭借作品《慕伶,一鸣,伟明》获得2018年平遥国际影展WIP最佳导演。

    巨头再定位

    对于各家争夺电影新主创这一状况,中国影协理论评论委员会理事、《看电影》杂志主编阿郎有着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这一局面不一定健康。

    阿郎指出,以导演为例,巨头对新导演的选择更多基于第一部作品后。但导演的第一步作品,对个人成长来说,显得更为重要,但各家在这一方面支持有所欠缺。同时,签约巨头后,导演们就不得不落入证明自己的局面,这不利于创作本身。“从商业逻辑来说,可以理解,但从创作者(所需要的耐心环境)来讲,两者存在冲突。”阿郎认为,资助新导演,最好是国家行为。

    抛开艺术环境,在当下节点新导演对于巨头的具体选择成为焦点。传统影业公司有着行业资源、经验优势,互联网巨头长于资金和渠道。

    宋佳并不讳言,爱奇艺在影视制作上并无优势。“是可以给导演资金支持,但没办法控制制片管理的阶段,没办法控制(知名)监制到底给了(导演)多少帮助,作为互联网公司,我们是没有能力去做这方面的工作的。”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宋佳亦透露,爱奇艺将有新的新人推送计划,透过中间机构、采取其他形式均有可能,目前,尚在筹备中,处于保密阶段。

    前述经纪人表示,传统影业巨头优势仍存,在整个制片效率上还是有优势。信达证券研报显示,2017年,万达影视以147.00亿元总票房稳居制作公司第一,随后是中影集团 (107.05亿元)、博纳影业(87.60亿元),传统巨头包揽前三名。

    万达影视亦在“菁英+”战略招募计划中表示,万达电影拥有超过万块的放映屏幕,票房收入、市场份额、观影人次,均连续九年位列全国第一,以终端优势作为卖点。

    但从长期看,互联网平台似乎将走强,这也将影响新主创们的选择。业内共识是,在内容行业微笑曲线中,IP(创意策划)、渠道(宣发)分列价值链最高的两端,影视公司所代表的内容是生产,处于价值链底部,且随着时间推进,两端越发走强。

    英皇电影前行政总裁利雅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传统影业正在逐步转型中,但并未找到非常明确的道路,一定程度上这会影响年轻人的选择。但他亦强调,被改变的更多是制作方,对于内容制作本身只会越来越好。“我们必须要跟着整个时代去改变,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真的很幸福。”

    巨头争夺战仍在持续,这对当下拥有电影梦的青年人来说,其实有利有弊。有山西籍青年导演告诉记者,他并未感受到自己被争夺,但他准备回北京再尝试下。“可能山西还是没有这么多资源,也正准备和各家多接触。”(编辑:贾红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