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10月1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民营银行筹办“降温”背后:静待政策转机?

周炎炎

    见习记者 周炎炎 上海报道

    民企对民营银行这块金融牌照似乎也不再那么孜孜以求了。

    从2014年7月首批民营银行获批筹建,到17家民营银行遍地开花,而到今年,民营银行的筹办和审批似乎略显停滞。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此前上海积极设立的民营张江银行的筹办也陷入了僵局。

    有民营银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有些民企并不是不想要银行牌照,而是主营业务下滑、利润未达监管部门对民营银行股东的要求等情况下,暂时放弃了对银行牌照的追逐。

    张江银行“缓一缓”

    民营银行筹建热度有所降低,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统计,2013年到2017年这5年间,民营银行核名总数分别是55家、116家、146家、178家和141家,呈抛物线状,在2017年出现了总量收缩。

    21世纪经济报道从接近上海张江高新区管委会人士处获悉,目前张江银行的设立尚无更新的消息,暂时停滞。上述人士并称,原因在于当前银行业严监管、经济形势并非最好,因此监管部门认为可以先“缓一缓”。

    “筹建民营银行热度降低是一个正常现象,说明民营企业进入银行业态度更加成熟谨慎。”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他认为,当前国际贸易争端还在持续,全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此时也不是民营企业进入银行业的好时机。此外,虽然中国银行业规模和利润都占据全球首位,但高速增长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未来进入“白银时代”抑或是“砸锅卖铁”时代还未可知。今年监管的节奏和力度虽有所调整,但长期来看强监管的趋势不会变,因而中小银行面临被兼并重组的危机,而对新兴的民营银行展业相对不利。

    一位西部地区民营银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他认为目前民营银行的申报热情下降并不是很明显,据他观察每个省份都还有民营企业在申请。

    这位行长坚持认为,有机会拿牌照,民企的积极性还是不会衰退,即便银行业跟随经济周期波动,但恰恰相反,越是经济形势不好,银行牌照越有价值。

    这位民营银行行长举例称,在互联网金融风生水起之时,不少民营企业涌入,结果缺乏从事金融行业的经验,搞得一地鸡毛,最终才幡然醒悟:原来还是银行好。银行牌照意味着很多存贷业务可以更加放开手脚去做,并且还意味着可以进入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

    股东退意背后

    不过民营银行筹建大潮中,的确有人在萌生退意。

    2015年3月,云南鸿翔一心堂药业公告称,考虑到设立民营银行的成本和风险等因素,决定退出参与设立云南沿边小微银行。因此一心堂成为首个主动退出民营银行筹建的案例。

    2016年7月,朗玛信息和益佰制药双双发布公告称,拟不作为主发起人筹建贵安科技银行。“在推进民营银行的筹建过程中,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民营银行筹建细则进一步细化,民营银行最低注册资本提高至20亿元人民币。”公告表示。

    2016年7月,建研集团和蒙发利均发布公告表示退出参与筹建商汇银行,原因分别是考虑到参与民营银行发起设立事宜的实施成本、潜在风险等因素退出,以及公司聚焦并全力推动主业健康稳健发展的经营目标考虑。

    2017年11月13日,亚宝药业发布《关于终止筹建民营银行的公告》称,鉴于银行业监管部门对民营银行的相关政策进一步细化,民营银行最低注册资本提高至20亿元等准入条件,使得山西同昌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相关筹建工作已无法继续推进。

    上述只是停止筹建民营银行案例中的一小部分,而在获批的银行中,也有股东退出的情况。

    比如安徽新安银行在2017年开业大限之前,发起人之一的安徽联华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称由于企业自身原因决定退出;而福建华通银行在获得批筹前,福建永荣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福州中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两家股东相继退出,使得华通银行将注册资本由原来的30亿元调整至24亿元。

    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到,股东萌生退意,部分主观原因是对设立银行实施成本、潜在风险预计不足,客观原因是监管对民营企业的股东资质要求也在不断提高。

    对于有企业在中途退出,上述民营银行行长认为主要原因在于企业经营不善,没有达到申报民营银行的监管要求,特别是股东企业必须连续三年盈利的硬性要求,“没有企业会主动退出的,进入股东之列就已经很难了,除非是实在没有办法”。

    静待政策转机?

    但是从成立之后的运营来看,如果没有树立差异化竞争优势,民营银行仍难以从全国四千多家银行中脱颖而出。民营银行“一行一店”、缺乏吸储获客方式、获得资金来源单一都是掣肘之处。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业内的呼声不仅仅是放开“一行一店”限制,还有允许资产证券化以降低资金成本。还有民营银行呼吁放开股东至多持股30%的股权比例限制。

    近期监管部门就向民营银行释放了利好消息,今年9月监管层下发了一份试点民营银行业务常态化和开展新业务的“58号文”,拟允许营业满三年,且所在地省政府出推荐函的民营银行,试点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和员工持股计划,也可以在注册地的城市开设新的网点和分支机构,即放松“一行一店”的限制。目前满足开业3年以上的,是首批5家民营银行微众银行、华瑞银行、民商银行、金城银行和网商银行。

    “这是民营银行们一直在争取的,‘一行一店’的掣肘一破,以后会有助于开拓客源,而允许员工持股也会优化企业内部管理和激励机制,这都会强化民企成为银行股东的意愿。”上述民营银行行长表示。

    (编辑:李伊琳,邮箱:liyil@21jingji.com)